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40回 矬英雄二探黄羊观 无敌将神槊砸刹门


小矬子徐方,二次赶奔黄羊观,这回他可留了神啦。为什么?寻找皇上,关系重大呀!若今天找不着,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三天再找不到,那就人头难保。为什么?军令无情啊!

简短捷说。徐方二次来到黄羊观,飘身形跳到院内,他侧耳一听,院内一阵大乱。

此刻,就听有人喊叫:“前院有没有?”

“没有!”

“后院搜了吗?”

“搜了!”

小矬子明白,准是他们发现我救走顾氏,在观内正寻找我呢!嗯,我先等会儿。想到此处,他隐身在石碑后边,屏气凝神,观察动静。

就在这时,不知何人,突然来到徐方身后,冲着他的枣核脑袋,“啪”!猛击了一掌。

徐方身形一蹦,回头一看,有道黑影从面前一晃,没了。

这下可把徐方吓坏了。心说,这是谁呢,为何这么快当?难道是庙里的人?不对!若是庙里之人,他发现了我,决不会跟我开这个玩笑;是自己的人?也不对。常茂他们是马上的将官,没有这么快的身子。那么,这到底是谁呢?想到这里,他一扑棱脑袋,起身奔那个黑影就追了下去。但是,晚了,那黑影儿已踪迹不见。

徐方无奈,二次来到院中。他再侧耳细听,就见大殿之中,传来了吵吵嚷嚷之声。

徐方略定心神,蹿到窗前,点破窗纸,往里一看,见屋内灯明蜡亮,把大殿照如白昼。正中间坐着个老道,此人身高过丈,肩宽背厚,膀奓腰圆。再瞅他那张脸膛,从脑门儿到下巴,足有尺半,比驴脸还长着一样;三角的眉毛,一对蛤蟆眼,往外鼓鼓着;狮鼻子,翻鼻子头;鲇鱼嘴,嘴角往下耷拉着;面如瓦灰;一部黄焦焦灼胡须,两只大扇风的耳朵;头戴九梁道巾,身穿八卦仙衣,腰系水火丝绦,背背双剑。面带杀气,如恶煞一般。

在老道面前,还站着俩人,低着头,垂着手,一动不动。但见这俩人:五短身材,背背单刀。那脸上,不是刀伤就是枪伤,疙里疙瘩,跟个活鬼相似。年岁不大,没过三旬。真是其貌凶悍,活像一对丧棒。

这阵儿,就听老道冲他们训话:“混帐东西!怎么瞪着两眼,就把人给守丢了呢?”

“师父息怒。我们去到后屋,见那伙女人趴在地上,叫被子蒙着。等掀开一看,已有三人吓得昏死过去。剩下的那两个人说,抓来的那个女的,被一个不速之客背跑了。我们也没闲着呀,紧找慢找也没找着。”

老道听罢,说道:“嗯!如此说来,十有八九是明营的人了。”

“谁知道呢!难道是为朱元璋来的?”

“哎!”徐方听到此处,心里说,有门儿!他又侧起耳朵,仔细窃听。

此时,就听那老道又说道:“嗯,你们去看一看,那朱元璋丢没丢?”

“是!”

两个人去不多时,回来禀报:“师父,他还锁在屋内,没丢!”

“去,把他给我带来!”

“哎!”

徐方一听,心里就“怦怦”跳开了。有心给常茂送信儿,一想,不行!现在,还没看出个水落石出。我若下山,在这段时间里出了变化怎么办?徐方不敢走,只好在这儿认真察看。

这时,就听外边有脚步声音。接着,把一个人架了进来。徐方凝神一看,那人脑袋上套着黑布套。等把布套解下,有两个人架着,将他按坐在一旁。徐方借灯光一瞧:正是洪武万岁朱元璋。

再仔细观觑,见朱元璋像没睡醒似地,还打着鼾声。

徐方看到这里,明白了,啊,大概他中了蒙汉药啦。

此时,老道对两个矬胖子一使眼色,就见他俩从腰中取出解药,喷在朱元璋鼻中。

时间不长,朱元璋明白过来。他睁开眼睛,定了定心神,只觉得脑仁生疼,心口恶心。往左右看了看,惊问道:“啊?!这是什么所在?”

这阵儿,就见老道把桌子一拍,高颂道号:“无量天尊!万岁,受惊了。您可认识贫道?”

朱元璋听罢,不由就是一愣。心里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尽量回忆着前情,记得常茂、丁世英、朱沐英、徐方、胡强,还有二十名亲兵.去追赶一个怪兽。自己一时高兴,也在后面猛追。但是,自己的马慢,追来追去也没有追上。当时他合计,我还回原地等着得了。于是,他又回到双羊路口。等了片刻,见对面来了帮人,以为是常茂他们,便赶紧提马向前。到在近前一看,不是常茂。为首之人是一双矬胖子,模样跟活鬼相仿,手中都拎着大刀。后头那些喽罗,全是黑纱蒙面,一看就是匪类。朱元璋有武艺在身,所以并不害怕。

这时,就见那两个矬胖子,上一眼,下一眼,仔细打量着朱元璋。打量了好大工夫,他们嘀咕了几句,突然冲朱元璋喊道:“哟,这不是皇帝陛下吗?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皇上陛下,我们给你施礼了!”说罢,躬身就是一礼。

朱元璋忙问道:“你们二位是谁?”

这俩人倒挺胆大,报出了真名实姓。上首那人说道:“我外号人称花面虎,名叫周顺。他叫青面虎周能,是我的胞弟。实不相瞒,我们奉师父所差,出来采个溜子。真是老天有眼,没想会碰上这么大的买卖。陛下,走吧,跟我们溜达一趟。”

朱元璋听罢,心中暗想,哟,他们要绑架呀!想到此处,火往上撞,一伸手,“锵啷”!摘下五钩神飞亮银枪,圆瞪龙目,怒声喝喊道:“唗!胆大蟊贼,竟敢如此狂为?尔等若明白事理,那就赶紧闪开,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若朕的亲兵回来,定要抓你们问罪!”

这俩家伙听罢,撇嘴一笑道:“哟,到底是当皇上的,一张嘴就是官词儿。哼,我说你问的什么罪?爷爷不怕犯法,怕犯法就不吃这碗干饭。”说到此处,冲喽兵一摆手,恶狠狠地高喊“弟兄们,抓!”

“是!”众喽罗答应一声,往上冲来。

朱元璋觉着不含糊,其实不行。为什么?第一,自当皇上以来,刀不血刃,养尊处优,力气头没了;第二,上了年纪。再加上喽罗人多势众,因此,没费多大工夫,三下五除二,喽兵就把朱元璋从马上拽了下来。朱元璋正要呼救,俩矬胖子忙拿出迷魂药来,就喷到了朱元璋脸上。霎时间,朱元璋就不省了人事。

周能、周顺二贼人,将朱元璋绑在马上,不敢走大道。他们先在山洞里呆了一天一夜,而后顺着羊肠小道,奔黄羊观而去。他俩一边走,一边合计,眼下的这个买卖,比历次都有油水。咱可以叫朱元璋出个字据,让明营带重金前来赎人;也可以将他送到元营,前去请功受赏。无论如何,这也是一本万利之事。快回去交给恩师,任由他老人家发落。想到此处,加快了步伐,一直把朱元璋带到庙内。

那位说,这老道是个什么人呢?这家伙姓时,名叫时碧辉,外号人称黄羊道长。想当年,他在陈友谅手下当过副将。这小子爱吃酒,爱打人,屡犯军纪,被赶出军营。从此,他便流落江湖,沦为土匪。

有一年,他来到锅盔子山黄羊观,不巧身患重病。原来庙内有个老老道,叫黄羊道人。这老道慈悲良善,就把时碧辉留到观内,从此,为他精心调治,不到一月,身体痊愈。

时碧辉这小子,真是一条毒蛇。他身体复原之后,到山前山后溜达了一遍,见黄羊观地处险要,便动开心思,打起了主意。

一天晚上,乘屋内无人,他来到黄羊老道面前,说道:“师父,你救了我的性命,我感恩匪浅。不过,我还要用用你这地方。师父你呢?早早升天得了。”说罢,对准老道的前胸,“噗”就是一刀,将老道杀死。

打那时起,时碧辉摇身一变,成了出家的道人。他冒名顶替,也叫黄羊道长。原来的几个小老道,架不住他的威胁、利诱,也就顺从他了。

你想,在那个年头,四处兵乱,狼烟滚滚,谁有工夫管这些呢?“民不语、官不究”嘛!因此,他也就逍遥于法外,把黄羊观这块道门净地,变成贼窝子了。

之后,他又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叫花面虎周顺,一个叫青面虎周能。这师徒三人狼狈为奸,欺压乡里,干尽了坏事。

这次,时碧辉叫周能、周顺下山采盘子、做买卖,结果把朱元璋捆架而来。他们在回来时,走到锅盔子山下,又顺手牵羊,劫了路顺德的车辆,将顾氏抢到庙里,打算做为押寨夫人。没想到被徐方等人发现,这才跟踪而至。

书接前文。老道时碧辉命人用药把朱元璋解醒,当时他对朱元璋说道:“万岁,你现在咬破中指,撕块龙袍,给徐达、刘伯温写封血书,叫他送来一千万两纹银,我便放你回去。少送一两,我就拉下你的耳朵,旋下你的鼻子;若敢不送,我就掏你的心肝,挖你的五脏。”

绑票这玩艺儿着实可恨。老道这一番言语,把朱元璋气得五内俱裂。心里说,我堂堂一朝天子,怎能受此凌辱?想到这儿,厉声答道:“恶道,你身披仙衣,口念法号,却干出了大逆不道的勾当。哼,单等天兵一到,朕叫你们活命难逃!”

时碧辉气了个够戗,忙说道:“无量天尊!朱元璋,你死到眼前,还说大话。若不给银子,我就把你送到元营,去请功受赏!”

徐方隐身在外边,耳里听着,心里合计,嗯,看来皇上死不了,因为他们在他身上有所贪求。既然如此,乘此机会,把常茂他们引来,以搭救皇上回营。想到这儿,起身就要走去。

就在这时,徐方身后又出现了一人。前文书说过,刚才曾有人打了徐方一个巴掌,还是这位。此人见徐方要走,伸出手来,“噌”!抓住了他的脖领子,像拎小鸡一样,“嗖”!顺着窗户就扔进了屋内。

徐方站稳身形,破口大骂道:“谁这么缺德?”

徐方突然出现在屋内,吓坏了群贼。他们忙一顿乱喊:“无量天尊,天尊无量!”心里说,这是哪位?他是怎么进来的呢?

再说徐方。这个人是真有能耐,否则,非被摔死不可;不过,扔的那位,心里也有数,准知道他摔不坏,否则,他也不那么扔。就见徐方使了个就地十八滚,雁云十八翻,“骨碌碌碌”,一个鲤鱼打挺,“腾”!站到当地。

这阵儿,徐方脸变色了,心也“怀怦”直跳。暗自合计,等我找到这个人,非跟他算账不可!不过,火烧眉毛,还得先顾眼前。只见他忙一伸手,“锵啷”拽出那对镔铁鸳鸯棒,指着老道时碧辉和各个蟊贼,怒斥道:“呔!杀不尽的山贼草寇,你们真是胆大包天,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抢我们皇帝陛下,真是死有余辜。万岁,休要担惊,微臣在此!”

朱元璋猛一抬头,看见了徐方,那真是喜出望外。他打起精神,高传口旨:“爱卿,快来救孤!”

“万岁放心,这就救驾!”

此时,这群山贼才听明白:闹了半天是明营来人了。不过,到底来了多少人马,他们可不摸底数。

老道时碧辉气急败坏,略停片刻,猛一伸手,“锵啷啷”拽出了杀人宝剑,飞身就扑徐方而去。

徐方心想,哎呀,我已与凶道会面,来不及给常茂他们送信儿了。干脆,单打独斗吧!想到此处,他四外一踅摸,见屋内不便于周旋。他眼珠一转,纵身跳到院内,点手唤老道:“牛鼻子!来来来,这个地方宽绰,快快前来送死!”

简短捷说。头一个,青面虎周能先蹦了出来。一晃掌中的魔刀,便直奔徐方。

这二人的个头儿差不多。打起仗来,武艺也是旗鼓相当。徐方心想,现在时间宝贵,不能耽搁。什么君子战、小人战,打赢就行。想到此处,他虚晃一棒,从兜囊中掏出枣核镖,猛一抖手,奔周能就扔了过去。周能只见眼前光华一道,不知什么玩艺儿,他正在愣神,枣核镖正好打在他的脑门子上,“啪”!钉进有一寸多深,周能赶忙撒手扔刀,坐到地上,往外就拔。还没等他拔出来,徐方就蹿到他的面前,手起棒落,“啪”!打得他当场丧命。

常言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刚才他俩格斗,周顺看得明白。兄弟弟身遭不测,气得“哇呀”暴叫道:“弟弟,你死得好惨哪!”转脸对徐方骂道,“好小子,你哪里走!”说罢,一压单刀,直奔徐方。

简短捷说。二人交手五六个回合,徐方又是一镖,“噗”!正钉在周顺的腮帮子上。周顺光顾划拉缥了,一个没注意,徐方又冲到近前,“啪”!结果了他的性命。

老道时碧辉看到这里,气得暴跳如雷:“无量天尊!这小子可真厉害呀,把我一双徒儿全给收拾了。让为师来给他们报仇!”说罢,抡双剑大战徐方。

徐方的能耐确实很大,但在韬略方面,却不如老道。时碧辉刚才在一旁观阵,就看出徐方的飞镖厉害。他心里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你会打暗器,我也并非不会。想到此处,他早就有了主意。他与徐方交锋,刚过了五六个照面,猛一转身,冲着徐方的面门,冷不丁一扬手,“嗖”!甩出一面迷魂帕,帕上冒出一股烟来。

徐方一见,明白,这旗上有熏香,就是蒙汗药。但是,他知道也晚了。香味往鼻孔里一钻,熏得他打了个喷嚏,双手扔棒,翻身倒地。

老道恶狠狠来到徐方眼前,用剑尖指着他的鼻子,大声骂道:“冤家,小奴才,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定拿你的首级,祭奠我徒儿的阴魂!”说罢,就要结果徐方的性命。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见黄羊观的两扇大门,“呜”!全倒塌了。紧接着,常茂、胡强、朱沐英、丁世英率领亲兵,冲进古刹。

书中交待:徐方二次入观探听消息,半天没回来,小兄弟们急得心如火焚。常茂打发一个聪明的军兵,到那儿听听动静。这个亲兵翻过大墙,跳到前院,伸着脖子一瞧,啊呀,打起来了!急转身形给常茂送信儿。

常茂听说徐方自己伸了手啦,暗自埋怨,这个矬家伙,怎么不打个招呼,就干起来了?难道说,你自己想抢功吗?他略一思索,怕发生意外,便急忙带领众人,来到黄羊观正门。因为他着急,把禹王神槊高高抡起,猛一使劲,“当”!把两扇北门砸开,飞马来到前院。

书接前文。众人冲到观内,徐方已经人事不省。常茂见恶道对着徐方,就要行凶,不由火往上撞,急忙催开战马,冲到恶道近前,抡起神槊便砸。

这老道见有人冲来,忙将身形闪躲一旁,打稽手定睛观瞧,哟,来的人可不少啊!时碧辉有点儿害怕,忙颂法号:“无量天尊,来者为谁?”

常茂大声答道:“茂太爷!明营大将常茂是也!”

“啊?!”时碧辉听罢,心想,坏了,最有能耐的人来了。看来,外边的兵一定不少,我这黄羊观难保。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嗯,我不如逃跑了吧2他正要逃走,可又一想,不!我有绝艺在身,怕他何来!恶道想到这儿,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只见他虚晃一招儿,飞身跳出圈外,一扬手,又把那面迷魂帕伸到常茂池们面前。

常茂他们不知底细,一吸鼻子,闻到一股香味儿。霎时间,喷嚏之声响成了一片;紧跟着,明营的将土全都摔倒在地。

此时,把恶道乐了个够俄,他高声叫道:“无量天尊!待我把你们的脑袋枭下,以报今日之仇!”说罢,举宝剑要杀常茂!

欲知常茂等人性命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