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43回 陈友谅带路访高人 朱元璋应亲纳贤士


朱森朱永杰听罢徐方的话,晃掌中三皇剑,就扑奔陈友谅。

这时,就见陈友谅笑嘻嘻说道:“阿弥陀佛!二位将军,休要误会。此处不是讲话之处,走,我领你们去见主公。”

徐方听罢这番言语,正在发愣,忽然见树林里又走出一人。谁?朱元璋。只见他走到近前,说道:“徐将军,不要多疑,我与陈王兄早已和好,咱们是一家人哪!”

徐方一听,忙跪倒磕头:“万岁,微臣救驾来迟,望乞恕罪。”

朱永杰也忙收兵刃,跪倒在朱元璋面前:“皇兄,愚弟叩见!”

“你是何人?”

“我名永杰。”接着,将往事述说了一番。

朱元璋听罢大喜:“这真是‘祸兮,福所倚’,朕大难不死,又遇见王爷和族弟。看来,这倒可喜可贺了。”

众人一听,不由开怀大笑。

讲到此处,说书人还得补叙几句。前文书讲过,南汉王陈友谅兵败九江口,被朱元璋恩放。他离开鄱阳,迁居河南,在“三佛寺”当了主持。陈友谅为什么当和尚呢?他有他的打算,想当年,联军共举义旗,为的是北赶大元,一统天下。而今,我却背信弃义,干下了如此蠢事。这还有何脸面活在人间?因此,他脱离红尘,素不理人间俗事。平时,闲来无事,就习练拳脚。别看他上了年纪,可那功夫倒比当初强得多;烦闷之时,就走三山,踏五岳,四处云游。他嘴里说不理人间俗事,可是口不应心呀!在云游途中,就探知朱元璋兵发黄河岸。为此,他放心不下,也赶到那里打探军情。果然,听到朱元璋在黄羊观身遭不测。他心急如焚,这才夜人观中,趁混乱之际,将朱元璋救出。

闲言少叙。朱元璋君臣正在开怀大笑,忽见西南暴土扬尘,跑来一队战骑。等他们来到近前一看,原来是常茂、胡强、朱沐英、丁世英领兵而来。朱元璋把经过一说,众人纷纷过来,向陈友谅道谢。

陈友谅说道:“阿弥陀佛!此地离三佛寺不远,屈尊各位大驾,请到那儿详谈。”

朱元璋满口承诺,带领众人,奔三佛寺而去。

众人来到三佛寺一看,嚄,好雄伟的古刹!但只见,山门雄壮,大殿巍峨。佛坛法座,白玉莲花为台;丹陛云墀,黄金铺就平地。钟鼓楼高,殿角动春雷之响;浮屠塔峻,天际飘仙梵之音。僧众袈裟华丽,寺院果然非凡。

陈友谅将朱元璋他们接进禅堂。先让小徒儿端来清水,让他们梳洗净面。接着,又摆设素宴,热情款待。

席间,陈友谅问道:“王已乃金身大驾,此番亲离大营,意欲何往?”

朱元璋口打咳声,就把胡尔卡金“以阵决胜负”之事,详细述说了一遍,并说道:“朕此番离营,是为请高人罗虹、罗决,求他们前来助阵。”

陈友谅听罢,点头说道:“噢,原来如此。主公,这罗氏弟兄,贫僧认识。”

朱元璋大喜,问道:“王兄,你能否从中帮忙?”

“啊呀!”陈友谅扑棱着脑袋,说道,“主公,这罗氏弟兄,性情十分古怪。他们居住在三泉山,离此并不甚远,可是,贫僧与他们很少往来。据我所知,这罗虹、罗决从不谈吐志向,心中之隐实难令人琢磨。不过,我倒可做一指引,为主公带路。”朱元璋听了大喜。

次日清晨,众人用过斋饭,由陈友谅引路,便来到了三泉山。

陈友谅进到庄内,东拐西绕,走到一座漆黑大门跟前,停下脚步,说道:“这儿便是。”

此番搬请高人,朱元璋带了不少厚礼啊!他冲左右看看,便叫陈友谅叩门。

时间不长,走来个家院,打开大门,问道:“哎,你们找谁呀?”

陈友谅满面赔笑,迎上前去,说道:“阿弥陀佛!贫僧陈友谅,特来拜望你家主人。”

“噢,请稍等片刻。”说罢,家院把门关严,到里边送信儿。

片刻,就听院中脚步声响。接着,“咣当”一声,院门开放。

众人闪目往门内一看,啊呀,差点儿都乐出声来。怎么?这对老头儿,长得可太出人意外了。但只见上首这位:头大如斗,身高不满四尺,奔儿颅头,窝眍眼,鹰钩鼻,菱角嘴,山羊胡,黄眼珠;下首那位,跟他相差无几,只不过眼珠子发红。别看他们其貌不扬,但是,身前身后都有百步的威风,好像长着瘮人毛一般。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两位是武林高手。

陈友谅见罗虹、罗决迎出门来,往前紧走几步,忙打稽首:“阿弥陀佛!二位老英雄,贫僧陈友谅来得鲁莽,恕罪,恕罪!”

罗虹、罗决认识陈友谅。虽然接触不多,可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哪!这老哥儿俩见他施礼,也赶紧抱腕躬身道:“岂敢,岂敢。老佛爷,您这样施礼,可要折我们的阳寿了,哈哈哈哈!”说到此处,抬头看看众人,问道,“这些都是何人?”

“啊,待贫僧与英雄引见——那就是大明洪武万岁陛下!”

“什么?”俩老头儿听罢,不由一愣。疾步过来,就要磕头。

朱元璋急忙下马,将他俩拦住。接着,携手挽腕,步入院内。

朱元璋知道这哥儿俩性情古怪。带这么多人,七言人语的,怕把事弄糟。因此,将众人留在院里,他只与陈友谅随二位英雄进了大厅。

宾主落座,献茶已毕,罗虹便问道:“万岁,陈佛主,今日大驾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贵干?”

“嗐!”朱元璋口打咳声,说道,“老英雄,无事不登三宝殿。朕,乞求二位来了!”

“噢?万岁,您乃一国之君主,富有四海。老朽是普通庶民,能有何用?”

“嗳,老英雄言之差矣!眼下,元兵绝望挣扎,摆下了金龙搅尾阵,与明营赌斗输赢。对于此阵,我军将帅无底。朕与元帅、军师早知二位精通阵法。为此,特来慕名相聘。”说到此处,冲厅外喊话,“来呀,将礼物呈上。”

“遵旨。”亲兵答应一声,将礼盒抬进大厅。

朱元璋说道:“些许薄礼,不成敬意,望二位英雄笑纳。”

陈友谅起身离座,将礼盒打开一看:有金如意一只,翡翠鸳鸯钵一对,福禄寿三星人,还有各种绫罗绸缎,珠宝玉翠……算到一块儿,价值万金哪!

可是,这么贵重的礼物,罗氏弟兄连看都没看。罗虹说道:“万岁,刚才您讲话,言过其实了。我若有那么大能耐,还在此受穷吗?别说讲究什么阵法,就讲武术,我们也实属外行。不是我们不识尊敬,这贵重礼物受之有愧。还请万岁快快带走,另请旁人。”

好吗,这个倔老头儿,给朱元璋来了个烧鸡大窝脖儿。

朱元璋气度不凡。他厚着脸皮,又向人家哀求道:“老英雄,常言说,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您的经天纬地之才,乃世人敬慕,何必过谦?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鱼情看水情。望二位看在朕的分上,出山相助。”

陈友谅也不闲着,与朱元璋一唱一和,紧说好话。

这罗虹、罗决真叫古怪。任凭你磨破嘴皮,他们也无动于衷。后来,他们听得不耐烦了,猛地站起身形,把脸一沉,说道:“陛下,陈佛主,望你们免开尊口。来人,送客!”说罢,罗氏弟兄拂袖而去。

这时,就见走来几个家院,冲客人说道:“嘿嘿,我们主人有话,二位,请吧!”他们不光把人撵出,而且,连礼物也抬出厅外。

这阵儿,常茂、徐方、朱森、朱沐英、丁世英这些人,在院内正等着呢,就见万岁红着脖子,灰溜溜地被赶了出来。

常茂嘴快,来到皇上面前,问道:“万岁,此事如何?”

“人家不愿出头。”

常茂一听,“腾”!心头的怒火就攻上来了。他把雌雄眼一翻,说道:“什么?真来不识抬举。不就是会破个阵吗?皇上亲自登门相拜,又有茂太爷和众位英雄来请,这是往他脸上贴金。这种人哪,给脸不要脸,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众位,他既不知自爱,走,咱扒他的房子,抄他的老窝!”

小磕巴嘴朱沐英也说道:“对。这……这种人哪,就……就得给他点儿颜……颜色看。”

徐方也气坏了,高声喝喊道:“对!烧他的房子,扒他的窗户。”

陈友谅一看,吓了个够戗。心里说,哎呀,有这样请人的吗?纵然人家不出头,也不能引出这么多麻烦呀!他赶忙说道:“善哉,善哉,体要如此!”他劝劝这个,又劝劝那个,忙了个不亦乐乎。

最后,朱元璋拜托陈友谅,再找罗氏弟兄面谈。朱元璋心中暗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能白来吗?你再撵我,我也不走。这是跟我二哥胡大海学的,给他摆个肉头阵。

商量已毕,众人回到大厅,静候音信;陈友谅去到后屋,再请罗氏弟兄。

书要简短。过了好长时间,就见陈友谅乐呵呵地从后宅走来。

朱元璋赶紧迎上前去,询问道:“王兄,他们答应没有?”

陈友谅坐在一旁,说道:“阿弥陀佛!真不容易呀,总算应下了。”

朱元璋一听,顿时把悬着的心落到肚内:“啊呀,谢天谢地!”

“陛下,话不说不明,木不钻不透。经贫僧一再询问,总算把他们的心里话套出来了。原来,他们确实有为难之处。”

“噢?何事?”

陈友谅接着说道:“罗虹只身一人,前去破阵,倒无牵挂;可那老二罗决,膝下还有个姑娘,今年二十九岁,名唤素英。他去破阵,若被元人知道,必然前来报复。为此,留女儿在家,他放心不下。”

“这有何难。将姑娘也带到营中,不就得了?”

“贫僧也曾那样言讲。他说女儿身大袖长,出出入入,多有不便。”

“哎呀,这该如何是好?”

“主公不必着急。方才,我已见到了这位姑娘,她有一身的好武艺。什么长拳短打,马上步下,十八般兵刃,样样精通。贫僧跟她交言搭话,才知她谈吐不俗,果然胸藏锦绣。不过,就是身材短小,模样有点儿不济。刚才,罗氏弟兄跟贫僧言讲,只要明营有人跟素英成亲,他们马上便可出山。”

“哎呀!”朱元璋说道,“此话何不早讲?明营之中,战将如林。远的不说,眼前就有啊!”

那位说,朱元璋心里想着谁呢?小矬子徐方。这徐方出世以来,屡立战功,现在尚未娶亲。为什么?一则是战事频繁,无暇料理;二则是他模样难看,无人应亲。今天巧遇此事,这岂不是天作之合吗?

朱元璋打好主意,将徐方叫到身边,说道:“徐将军,方才陈三兄之言,俱已讲清。你应下这门亲事如何?”

朱元璋这几句话,可把徐方气了个够戗。心里说,你这不是拿我开玩笑吗?啊,就我配那样的丑八怪?哼,你也就是皇上得了,想说啥说啥,若换个旁人,我非骂他祖宗不可。于是,他强压怒火,说道:“陛下,微臣使的是金钟罩、铁布衫,不能娶媳妇。万岁,你另选旁人吧!”

这时,常茂走到徐方跟前,小声讲话:“你拉倒吧!皇上是金口玉牙,出言为旨。这门亲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要不,他就把你宰了!”

任凭众人相劝,徐方执意不从。

朱元璋招贤心切,不由动了肝火。他把脸一沉,冷冰冰地说道:“徐方,你可知抗旨不遵,该犯何罪?”

“这——”徐方无奈,这才说道,“既然万岁做主,臣百依百顺。”

徐方应下亲事,陈友谅又找罗氏弟兄晓说。罗决听罢,忙派人给小姐送信儿。

罗素英得信儿,又高兴,又担心。她忙打发丫环,暗中相看。

时间不长,丫环回来禀告,说徐方能耐出众,是个了不起的英雄;不过,身材短小,长相不济。

“噢?”姑娘一听,气冲斗牛。她立即跑到罗虹、罗决面前,好一顿折腾。

罗虹耐心相劝道:“常言说,一好遮百丑。徐将军武艺高强,能为出众。他与你相配,可也算门当户对。”

罗决也劝说道:“徐将军是明营的侯爵。成亲之后,你二人协力同心,共建功勋,也不枉为一世。”

罗氏弟兄婉言相劝,姑娘这才转忧为喜。双方交换表记,订下亲事。

诸事料理已毕,罗氏弟兄随朱元璋,告别陈友谅,带上金丝软藤枪,领着女儿罗素英,胯骑快马,赶奔前敌。

这阵儿,早有探马蓝旗将消息报与徐达和刘伯温。他们亮开全队,走出十里以外,隆重迎接。将众人接进军营,摆设酒宴,为朱元璋等人接风洗尘。

次日,朱元璋升坐宝帐,将文武群臣召至驾前,共议破阵之策。

洪武万岁说道:“罗老英雄,请将阵内奥妙,话讲当面,我等愿闻高论。”

罗虹一听,站起身形,抱拳施礼道:“各位,常言说,‘手大不遮天’。由我弟兄破阵,那可担当不起。据老朽所知,这金龙搅尾阵内,包罗万象。有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门兜底阵、五虎群羊阵、七星北斗阵、八门金锁阵、九子连环阵、十面埋伏阵,还有水阵、火阵、机关、消息儿……星罗棋布啊!这些俱是步古人之后尘,不足谈论。更有甚者,元兵仗着善骑善射之优长,在阵内暗布了铁甲连环马。这连环马疾似狂飙,猛如洪水,实难攻克呀!”

朱元璋一听,又忙问道:“罗爱卿,何为铁甲连环马?”

“据老朽所知,那老驸马驯服战骑数以百计。他把五十匹列为一排,马头安尖刀,马背披铁甲,马与马之间,用索链紧紧相连。似这等连环战马,共有十排。试看,这十排连环马一齐闯来,焉有咱军兵的命在?”

“啊呀!”朱元璋听罢,不由心头发凉,急忙问道,“这连环马如何破法?”

“无妨。”罗虹说道,“常言说,有宝就有破。请万岁传旨,待我弟兄速速练兵。”接着,便道出了大破连环马的办法。

朱元璋等人听罢,无不为之称奇。当即传下口旨,命罗氏弟兄操练破阵之兵。

罗氏弟兄先挑选了身形灵巧的精兵五百名,每人发钩镰枪一支,利斧一柄,传授跳跃、翻滚技艺和破阵之策。

非止一日,精兵练就,罗氏弟兄向皇上交旨。

朱元璋大喜,忙又与元帅、军师商量兴兵事宜。

简短捷说。次日,刚刚吃过晚饭,元帅徐达传下军令:“来呀,点鼓升帐!”

徐元帅率领雄兵,要大破金龙搅尾阵。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