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49回 朱元璋麾军破恶阵 元顺帝化装出燕京


树林之中答话之人是谁呀?正是北侠唐云,也就是徐方的师父。这老英雄一生诙谐,最爱闹着玩儿。他跟景玄真人罗老道,那也是至交。

唐云单手举着阵图,走出树林,奔罗老道而来。

罗道爷见阵图落在唐云之手,这才将心放下。并且,高声叫骂道:“无量天尊!你个矬贼,真损哪!除你之外,别人不干这事!”

“哈哈哈哈!”唐云大笑一声,说道,“老弟老兄的,开个玩笑嘛!我怕你把阵图丢了,才替你保管。”

简短捷说。这四个人寒暄了一番,便回到明营。

这阵儿,早有门军禀报了朱元璋。

朱元璋听说来了两位世外高人,欣喜万分。亲自带领文武,将他们接进大帐。

众人分宾主坐定身形,内侍急忙献过香茗。接着,朱森朱永杰便把探阵的详情,讲述了一番,并把阵图献到朱元津面前。

朱元璋手捧阵图,左瞅瞅,右看看,看着,看着,猛然间一拍龙书案,说道:“这回可好了。朕有了阵图,破阵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接着,朱元璋召集景玄真人罗老道、北侠唐云、老隐士罗虹和罗决,以及全营众将,对照阵图,共议破敌之策。

说书人交待:这金龙搅尾阵内,有好多秘密机关。不过,大都是借鉴前人的战法而设置的。诸如什么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门兜底阵……这些阵势,对于久经疆场的明将来说,早已司空见惯,所以,不难攻克;唯独阵内的铁甲连环马和水阵,明将未曾破过。前不久,罗氏弟兄进营,训练了五百精兵,已将铁甲连环马攻破。如今,唯一棘手的,就是这个水阵了。

朱元璋与众人对照阵图,合计了多日,终于共同商议出破阵的办法。

这一日,朱元璋升坐大帐,分兵派将,命他们去做应战准备。第一支令箭,传给了朱沐英、丁世英、武尽忠、武尽孝、固大英、汤琼、郭彦威等六六三十六名上将,让他们分别领兵,攻打大阵;第二支令箭传给了常茂、常胜、于皋、胡强、朱森、徐方,让他们按照阵图所示,带领军兵,奔黄河上游,截断水阵的水源;第三支令箭,传给常遇春和胡大海,让他们准备翻天桥、飞铁鸟、火枪、火炮,带领军兵,随时接应。

众将官领命,分头准备而去。

这一来,明营之中可热闹了。只见那些将官,各带领着自己的人马,不分昼夜,滚黏在一起,共同磋商破阵之法。那罗老道、唐云、罗虹、罗决也不闲着,这儿走走,那儿看看,这儿指点指点,那儿说道说道,耐心传授技艺,忙得不亦乐乎。

又过了几日,明营之中传出了大好消息。什么?元帅徐达的伤症痊愈了。众人一听,无不为之拍手叫好。

徐元帅根据阵图所示,一路路盘问了破阵之法。众将官见问,滔滔不绝地倾吐了自己的打法。徐元帅见万事俱备,便与皇上朱元璋和军师刘伯温商议,决定即刻兴兵。

单说这一日,天将放亮,明营之中击鼓升帐。众将官一个个顶盔贯甲,挂剑悬鞭,一溜小跑,涌进中军大帐。

此刻,元帅徐达早已稳坐在交椅之上。他扫视四周,发布军情:“众将官!今日出征,非比寻常。只有大破金龙搅尾阵,才能北赶大元。望尔等同心协力,疆场立功!”接着,又把打阵的办法,详尽地讲述了一遍。

明营众将听了,人人擦拳摩掌,个个跃跃欲试。

徐达将一切安排就绪,大喊一声:“出发!”

“喳!”

众将官走出帐外,各领自己的兵马,总共五十万大军,像洪水一般,奔金龙搅尾阵涌去。霎时间,把周长三百余里的凶阵,困在垓心。

紧接着,喊杀声,战鼓声,融为一体,震天动地。

单说无敌将常茂。他领着常胜、于皋、胡强、朱森、徐方等人,催马来到了黄河岸边,定睛一看,见元兵又要开闸放水。

常茂急了,高声叫嚷:“呔!想要脑袋的,就给茂太爷把闸放下!”说罢,操起禹王神槊,奔元兵冲去。

其他将官也不怠慢,像刮风一般,也尾追而去。

这些守闸的元兵,哪是他们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他们杀了个片甲无存。

与此同时,各路人马也奋力杀敌。顷刻之间,便将元兵杀了个落花流水。

再说元营。大王胡尔卡金见军情紧急,忙将二王胡尔卡银、四宝将脱金龙、大殿下虎牙召至帐内,声嘶力竭地叫嚷道:“快快传令军兵,拼命对敌。我要在这黄河岸上,跟朱元璋决一雌雄!”

脱金龙见大势已去,急忙规劝道:“大王,大阵被破,已成定局,咱切不可盲目硬拼。常言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眼下,只可突围。先到北六省将养元气,单等缓过手来,再与他决一胜负。”

二王胡尔卡银等人,也再三相劝。

胡尔卡金无奈,只好传下口旨,全线撤退,北渡黄河。并且,命沙克亮准备船只。

沙克亮领命而去。

这时,处处是枪声、炮声,人声鼎沸,好像天塌地陷一般,把胡尔卡金吓得毛骨悚然,魄散魂飞。

“报!”一个军兵跑进大厅,禀报道,“启禀千岁,大事不好!”

“何事惊慌?”

“那……那沙克亮是个奸细!”

“此话怎讲?”胡尔卡金急切地问道。

“回大王,他……他把船只都调走了。并且,挑起了大明的旗号。”

“哎呀!”胡尔卡金顿足捶胸,“哇”!一口鲜血,喷在地上。

众将急忙把胡尔卡金架出大厅,逃往渡口。

幸亏虎牙抢回一部分船只,才保护着大王、二王上了小船。

元兵在撤退的这一天,那可太惨了。怎么?人多船少啊!元兵因为上船,往往互相残杀;渡船因为超载,不断翻个儿、沉没。就这样,元兵死伤了五万余众。

胡尔卡金站在船头,望着明军将士.咬牙切齿,高声叫骂道:“朱元璋,徐达!尔等休要得意。我一日不死,定报此仇!”

就这样,元兵如漏网之鱼,惊弓之鸟,仓惶向北逃窜。

再看朱元璋。他率领五十万明军,分九路横渡黄河,乘胜追击,紧紧咬住元兵不放。他们昼夜兼程,一口气把元兵赶出有六百余里。

这一日,朱元璋领兵追到雁庆关,与这里的守将丘彦臣,展开了一场血战。

丘彦臣有倒拉八匹马的神力,绰号八马将军;有三国猛将典韦之勇,人们又送其绰号叫赛典韦。他统精兵三万,在此镇守。他见元兵败进城来,忙率精兵出城。打了几次冲锋,才将明兵抵住。

朱元璋见明军人困马乏,也倒退十里安营扎寨。

胡尔卡金龟缩在城中,一筹莫展。他忙给元顺帝发出紧急表章,求朝廷速派援兵。

不几日,八百里紧急折报,送往北地燕京,落到元顺帝的龙书案上。

元顺帝是个罕见的暴君。终日吃喝玩乐,从不过问政务。朝里的大事,都由宠臣——左班丞相洒敦执掌。

这个洒敦,仗着皇上的宠信,专门结党营私,悬秤卖官,把朝政搞得一塌糊涂。

近来,前敌失利的消息,像雪片一样飞到燕京。元顺帝听了,也不由心惊肉跳起来。

这一日,他正在后宫与嫔妃们寻欢作乐,忽见内侍臣送来了胡尔卡金的折报。元顺帝看罢,不觉大惊失色,自言自语道:“啊呀!看来,孤王的江山难保啊!”他略定心神,命侍臣击鼓撞钟,升坐宝殿。

元顺帝升坐金銮宝殿,将折报详细讲述了一番。文武百官听了,只吓得面如灰瓦。

洒敦略定惊魂,出班奏道:“陛下,休要惊慌。自古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别看朱元璋打过黄河,可他一时半时还到不了咱燕京。我们有三川六国九沟十八寨的人马,怕之何来?请把此事交与微臣,我自有良策击退明军。”

元顺帝一听,忙说:“就请洒爱卿多多费心。”

“不过……”洒敦说,“臣是个文职官员,手中无有兵权啊!陛下,您看这该如何是好?”

元顺帝不假思索地说道:“这有何妨!孤王封你为二路兵马大元帅,节制各路大兵,这不就得了?”

洒敦眼珠一转,摇摇头说:“只怕不那么简单。胡尔卡金、胡尔卡银和脱金龙,若不听我调遣,那该如何?”

“孤王赐你尚方宝剑一口,有先斩后奏之权!”说罢,摘下宝剑,赐与洒敦。

“多谢陛下!”

“洒爱卿!眼下军情紧急,不可耽搁。速作准备,驰援前敌去吧!”

“是!”洒敦胸前挂上二路之帅印,回到相府。

洒敦有俩儿子,一个叫洒龙,一个叫洒凤。洒龙今年四十多岁,官拜五城兵马司。这小子鬼头鬼脑,倒也有点儿道道。晚上,乘没人的时候,偷偷去问洒敦:“爹,您怎么讨这个旨呀?那四宝将脱金龙、大殿下虎牙,都不是朱元璋的对手,您到两军阵前,岂不是飞蛾扑火吗?”

洒敦一听,手捻须髯,狂声大笑:“哈哈哈哈!儿啊,看起来,你还是不学短练哪!”说到此处,他往左右看了几眼,压低嗓音,吐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儿啊,你看出没有?咱大元的江山完了!”

洒龙说:“爹,真能这样?”

“这还能假!四宝大将脱金龙都挡不住朱元璋,还有谁能破敌?从雁庆关到燕京,把驻守的军兵划拉到一块儿,也不足五万哪!你挨个儿数数,能打仗的战将还有几个?唉,元朝气数已尽,非改朝换代不可了。”

洒龙不解地问道:“爹,既然如此,那你怎么还……”

洒敦说:“哎,这正是你短练之处。儿啊,元朝不行了,咱就改弦易辙,扶保明朝。眼下,你我父子先赶奔前敌,接管了兵权。而后,再跟朱元璋讨价还价。想那朱元璋正在用人之际,必定会重用咱父子。到那时,朱元璋坐天下,咱岂不也是开国的元勋吗?孩儿啊,狡兔三窟,何况人乎?”

洒龙听了爹爹的这番言语,顿开茅塞,啧啧嘴说道:“高,高,您真是神人哪!爹,咱什么时候起程?”

“事不宜迟,明日就走。”

老洒敦打定主意,立刻命家人收拾东西,准备奔赴前敌。并且,他又把他的同党——兵部尚书扎尔芦达,秘密唤到府中。

洒敦对扎尔芦达说明了自己的打算,并且对他嘱咐道:“早晚有一天,明兵要打到燕京。那时,你要听我指挥。我让你献城,你就献城。只要你跟着我走,决不会吃亏。”

扎尔芦达点头领命。从此,便在暗中拉拢余党,准备献城,暂不细表。

单说洒敦。他匆忙点兵三万,浩浩荡荡,出离燕京,奔雁庆关进发。

这几天,胡尔卡金、胡尔卡银、脱金龙、虎牙,他们心急如焚,正等着救兵呢!听说元兵来到,急忙列队迎接。并且,亲自把洒敦接进帅府大厅。

洒敦稳坐一旁,旁若无人。只见他撇着嘴,眯缝着眼.捧出圣旨,高声喊道:“圣旨到!”

胡尔卡金等人一听,急忙撩衣跪倒在地,高声说道:“万岁,万岁,万万岁!”

洒敦站起身形,双手捧起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圣旨的意思是:命左班丞相洒敦为二路元帅,到前敌执掌兵权。同时,免去脱金龙的元帅之职。违者,尚方宝剑有先斩后奏之权。

脱金龙一听,犹如凉水浇头,立时就傻眼了。心里说,皇上啊,你怎能如此行事?你对别人不知,对洒敦还不晓?他除了吃喝嫖赌、贪污受贿,有什么能耐?对于领兵带队,他更是一窍不通啊!让这样的人执掌兵权,还不得把江山断送掉?但是,旨意上明明白白是这么写的,谁敢抗旨不遵呢?无奈,将帅印交付给洒放。

嚄,洒敦这回可有职有权了!只见他挺着胸,绷着脸,流露出一种七个不服、八个不愤、五十六个不在乎的神态。

时过三天,洒敦修书一封,备厚礼一份,派儿子洒龙,偷偷赶奔明营,去面见洪武万岁朱元璋。

朱元璋正在大厅与元帅、军师议论军情,忽有蓝旗来报:洒敦派使者前来。众人一听,不由愣怔起来。

刘伯温料事如神。他笑了笑,说道:“主公,喜讯来了,你我君臣应如此这般,来它个顺水推舟。”

朱元璋听了,眼睛一亮,忙传下口旨:“好,快快有请!”

霎时间,红毡铺地,鼓乐齐鸣。元帅、军师率领众将,亲自将洒龙接进大帐。

此时,洒龙甭提有多美了。心里说,我爹真乃神人也,果然不出他所料。他脚踩着红毡,来到朱元璋面前,撩衣倒身下拜,口尊:“皇帝陛下在上,外臣洒龙施礼了。祝陛下万寿无疆,万万岁!”

这小子挺会说话,拜年的话儿直往外端。

朱元璋亲离宝座,双手相搀:“爱卿免礼,平身落座。”

接着,又设摆了盛宴。

席间,洒龙将洒敦的亲笔书信,交给朱元璋。

朱元璋接信在手,展开现瞧。密信的大意是:我洒敦料知,元人气数已尽,明主当兴,天下将属洪武万岁。我父子愿保明主,戴罪立功。就眼下而论,从雁庆关到燕京,所有的关隘、渡口、城乡、市镇,皆在我的治下。若万岁能收留我父子,我洒敦保你不用见仗,唾手可得燕京。

洪武万岁看罢,心中大喜,朗声说道:“爱卿!”

洒龙见朱元璋叫他“爱卿”,更美得不知东南西北了,忙应声道:“万岁!”

“你父子既然有此忠心,寡人十分欢迎。回去禀告你家爹爹,孤现在就加封他为一字并肩王。待将来得了天下,我二人再均分江山。”

洒龙一听,心里合计,什么,现在就封了个一字并肩王?啊呀,这比保大元还合算呢!于是,趴在地下,“砰砰”直磕响头。

朱元璋心情高兴,又钦封洒龙为一品护国公,封洒凤为定国公。同时还答应,待得下江山,再官升三级。

洒龙受宠若惊,急忙把礼物呈上。朱元璋定睛一瞧,哟,有定风珠三颗,夜明珠五颗,避水珠八颗,避火珠十颗。还有黄金、珠宝、珊瑚、玉翠……这些礼物,价值连城啊!

朱元璋也不客气,将礼物一概收下。临行时,又问洒龙:“什么时候可以献城?”

洒龙恳切地说道:“请万岁放心。我爹说过,三天之内,一定献城。”

“好!”

洒龙回到雁庆关,见了爹爹,如实述说了一番。洒敦一听,捻须大笑:“哈哈哈哈!儿啊,你看如何?人心都是肉长的。咱给姓朱的办事,他能亏待了咱爷们儿吗?这就是为父比别人的高明之处啊!”

“是啊,您做得太好了。不过,人家叫咱三天以内就得献城。”

“嗳!哪用三天?明日即可!”

洒敦兵权在手啊!一支令箭,便可调动全军。若有违令者,便用尚方天子剑相逼。因此,他是随心所欲,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四宝将脱金龙,从免职那天起,就觉着来头儿不对。他在暗中观察,果然发现洒龙暗去明营。晚间,他偷偷对胡尔卡金、胡尔卡银说道:“洒龙暗去明营,必有隐情。看来,洒敦要卖国呀!咱们在他手下,非受害不可。干脆,三十六遭,走为上计。”

商量已毕,在当夜晚间,胡尔卡金他们带了五百亲兵,偷偷离开雁庆关。

洒敦见他们溜了,心中十分高兴。为什么?把他的肉中刺给拔了。因此,行动起来,更加肆无忌惮。当即,传下军令,大开城门,迎朱元璋君臣进关。

洒敦见了朱元璋,不知怎么亲热好了。左一声主公,右一声皇上,叫不绝口。

朱元璋与他寒暄一番,携手挽腕,步入帅厅。因为洒敦被加封为一字并肩王,所以,跟朱元璋平起平坐在一起。

这一下儿,可把雌雄眼常茂气了个够戗。心说,皇上你真糊涂。那洒敦是个什么东西,怎么那样抬举他呢?哼,这种人是墙头草,哪头儿风大随哪头儿,将他留在身边,早晚是个祸害。所以,他跪到朱元璋面前,大声喊叫:“陛下,不能留他,咱跟洒敦有血海深仇!”

朱元璋听了,把脸一沉,怒声喝斥道:“唗!胆大的常茂,怎能辱骂洒爱卿?若再妄加言语,我定重治你诽谤之罪!”

哟,看那意思,朱元璋对洒敦是无限信赖呀!常茂无奈,噘着大嘴,退了下去。

这时,就听朱元璋冲洒敦问道:“此处奔北地燕京,都路过什么地方,怎样打法?”

洒敦答道:“主公非知。从此地到燕京,所经过的州城府县,守将俱是我的徒弟。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倒戈投降。”

洒敦说得果真不假。朱元璋一路上兵不血刃,就来到了燕京城外。百万雄兵,欢呼雀跃。一个个摩拳擦掌,等待破城。

朱元璋将连营扎在城外,与军师、大帅一起,商议攻城之策。

到了八月十五这一天傍晚,明营之中突然响了三声号炮。霎时间,左有常遇春,右有胡大海,正中有徐达,共统领雄兵五十万,战将几百员,一起杀进燕京城内。

那位说:燕京四门紧闭,明军能冲进去吗?能。为什么?洒敦早已秘密捎信给扎尔芦达,与他约好时间,让他开放了城门。

明军进城,乐坏了城中的黎民百姓。他们拿着笤帚、铁锨、菜刀、棍棒,纷纷冲上街头,带着明军,追赶元兵。所以,明军没用多长时间,便顺利地占领了外城。

此时,元顺帝的皇叔——横海王王宝宝正在城中督战。他见明军来势凶猛,冒死杀开一条血路,进了内宫,向元顺帝报信儿。

元顺帝听了王宝宝的禀报,才知自已被洒敦出卖。气得他五内俱焚,高声叫骂道:“都怪孤王有眼无珠,听信了这个奸佞。有朝一日将他抓住,定把他碎尸万段。”

但是,后悔也来不及了。王宝宝说道:“陛下,休要再埋怨了,臣愿保驾西行。”

元顺帝听罢,口打咳声,说道:“唉,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元顺帝算毒辣到家了。他临行之前,又传下一道圣旨:召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上殿见驾。

这些娘娘,只吓得抖衣而战。她们跌跌撞撞,跪倒在金阶。

元顺帝看罢,说道:“众位爱卿,咱君臣就要离别了。本想带你们一起逃走,可是,在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儿,男女多有不便。倘若明兵杀进宫中,对你们更无好处。你们陪王伴驾多年,俱是有功之臣,孤王不能亏待尔等。来呀,赐你们自尽身亡,到天上等我去吧!”

口旨传下,谁敢不遵?霎时间,悬梁上吊的,投河觅井的,抹脖子的,服毒的……比比皆是。整个皇宫,哭声大恸。片刻工夫,就死掉一千多人哪!

元顺帝见嫔妃们已死,这才了却了心思。他急忙带好金镶玉玺,身着微服,将自己乔装成黎民的模样。

此时,王宝宝已给他备好了一匹大马。君臣二人乘跨坐骑,带了少数亲兵,溜出后宫,直奔东门而去。也该他倒霉,他们刚到在门前,迎面正遇上了开明王常遇春。

常遇春奉了军师之命,在此把守,为的就是捉拿元顺帝。因此,对来往的行人,盘查得尤为认真。

王宝宝一看,大吃一惊。心里说,这该怎么办呢?嗳,拼了算啦!他打定主意,双脚点镫,一晃掌中的独角娃娃槊,冲常遇春砸去。

王宝宝哪是开明王的对手?没用几个回合,被常遇春一枪刺于马下。王宝宝一死,那些亲兵也乱成一团。有的倒戈投降,有的钻进了胡同。

元顺帝一看,这可傻眼了。他长这么大也没出过皇宫,连东西南北都找不着了。只见他抱着个玉玺盒子,哭丧着脸叫道:“啊呀,谁来保驾?”刚说到此处,又一想,这话可不能说!我现在已乔装改扮,若被人听到,那不是不打自招吗?但是,四外都是明兵,叫朕往哪里去呀?想到此处,不由苶呆呆发愣。

欲知元顺帝能否逃出燕京,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