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55回 盘蛇岭再镖显神通 两军阵常茂施妙计


常茂在盘蛇岭前,跃马横槊,要会无名的小将。

那位说,这个小英雄是谁呀?听说书人慢慢道来。

此人姓田名再镖,家住在太原府西三十六里的田家寨。大哥田再仁,二哥田再义,他是老三,小名叫田三儿。父母在世之时,家道富豪,骡马成群,也算是殷实的人家。他两个哥哥,帮着父亲管理田园,一年四季,打里照外,忙得不可开交。

这田再镖可跟他哥哥不一样,他从小酷爱武术。什么使枪弄棒,打拳踢腿,没事的时候,自己就瞎蹦跶。不管村里来了练武艺的、变戏法的、玩狗熊的,田再镖那是非看不可。看完之后,回到家中,模仿人家的架式,就折腾起来。

他俩哥哥,对他的所做所为,十分反感,经常跟父亲说:“爹,你要好好管教老三,让他念书识字,学学算盘,将来长大成人,好管理咱们的产业。像他这么练武艺,瞎蹦跶,放荡惯了,他还能有个好哇?”

父亲对于小儿子,格外疼爱,因此,随便答道:“嗳!再镖还小,爱蹦跶就叫他蹦跶去吧。反正,咱们家有的是钱,也不在乎这点儿。”

老大、老二听罢,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光阴似箭。田再镖长到十三四岁,练得更凶了。有时候,还把教师爷——什么神拳李,花枪三,请到家中,供吃供喝,跟人家学能耐。这些老师当中,有的有真能耐,有的纯粹是骗人。反正,教上一阵儿,糊弄俩钱就拉倒。尽管如此,田再镖的能耐也是与日俱增啊!

田再镖十五岁那年,父母双亡。从此,便由大哥、二哥执掌家业。

这回,田再镖可受气了。花钱受限制,行动受约束。俩哥哥只叫他专心务农,不让他混入江湖。

田再镖这孩子,从小就很有主见。无论兄长怎么阻拦,他是不理那一套。到时候,照样请教师,照样奉送银两。为此,这小哥儿三个,常常争吵得面红耳赤。

后来,大哥二哥相继娶了媳妇。这俩嫂子,对田再镖的所做所为,也十分不满,经常在丈夫面前吹风,说他的坏话。俩哥哥架不住枕边风,牙关一咬,便决定分家。于是,请来族长,把地照、房财分开。

田再镖十分高兴。为什么?他心里合计,这回,独门独户,自己当家作主,再不受别人管了。从此,他把有名的教师,请来了十几位。那真是“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啊!每日谈枪论棒,习练武艺。

田再镖最喜欢大枪。有个教师花枪李得知此事,十分高兴。亲自走上门来,传授技艺,并且对他说道:“枪,乃兵刃之中的贼。枪扎一条线,敌将最难抵挡。盘古至今,有无数英雄,都以大枪而闻名天下。你要勤学苦练,学到真实的本领。”

从此,田再镖便四外找枪谱,四外拜名师,在枪上狠下开了功夫。虽然花了不少银两,可是,学到了不少本领。

俗话说:“坐吃山空。”田再镖只顾学武艺,花钱如流水。不到一年,就把分得的银两折腾光了。不过,他并不可惜,索性把房、地全部卖掉,照旧练武。直到后来,连饭都吃不上了,他这才为难起来。无奈,厚着脸皮,到兄长家登门告贷。结果,吃了嫂嫂的闭门羹,徒手而归。

田再镖回到家中,心里十分懊丧。唉,今非昔比,没料到一母同胞,也变得如此无情。看来,得长志气。不然,愧对祖先哪!他左思右想,终于拿定了主意。他一赌气卖掉了剩余家产,买上纸马香课,跪到父母的坟前,默默祷告:爹娘,在天之灵多多保佑,保孩儿学好能耐,为咱祖上争光。祭祖已毕,离开了故乡。

田再镖离开田家寨,便在外头漂流。这一天,来到太原府内。他定睛一看:只见大街上,红男绿女,拥挤不动;车马行人,熙熙攘攘;铺户整齐,买卖兴隆。看到这里,心中非常高兴,这么繁华的闹市,还愁找碗饭吃?可是,外出谋生,得有本领。士农工商,他哪样都不懂,没过几日,就把兜里的钱花光了。这阵儿,他才觉得,“在家事事好,出门处处难”哪!不由心灰意懒,发起愁来。

这一天,他心情烦躁,走进饭馆,喝开了问酒。一边喝着,一边合计,我已立志学武,纵有天大的困难,也不灰心。眼下,最好能访到名师,否则,将一事无成呀!

正在这时,有一老叟坐在他面前。经过一番攀谈,这位老者明白了他的心意。于是,对他言讲:“太原府东面,有个周家寨。那里有位著名的英雄,叫神枪大侠周坤。他若愿收你为徒,那算你福分不浅。孩子,你何不前去试试?”

田再镖听罢,顿时振奋起来,急忙说道:“多谢老伯指点。”说罢,深鞠一躬,急忙离开饭店。

田再镖来到大街上,用仅有的纹银,买了四样点心,赶奔周家寨。进村后,经村民指引,来到周坤府前,急忙叩打门阍。

时间不长,有个小孩儿,打开府门,细瞅几眼,问道:“哎,你找谁呀?”

田再镖忙凑上前去,问道:“请问,周老快客在家吗?”

那小孩儿略一迟疑,反问道:“你找老侠客何事?

“我要拜他老人家为师,烦请你往里禀报一下。噢,请把点心也带给他老人家。”说罢,将礼物递上前去。

这个小孩儿听了,冲他一笑,说道:“请你把礼物收回去吧,我家老爷根本不会武术。”说罢,“咣当”一声,将门关闭。

田再镖一看,犹如冷水浇头啊!他心里说,哎呀,这是怎么回事?那个老伯说得有根有瓣,难道还哄我不成?看来,人家是不愿收我为徒。嗯,常言说,心诚则灵。我就呆着不走,非见到这位高人不可。于是,他拎着点心,就在门前转游,一直等到天黑,连饭也没吃,也没见人出来。他眼珠一转,索性坐在了台阶上。心里说,反正,你准有开门的时候,若有人开门,我就跪着叫师父,到那时,你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

田再镖坐了整整一夜,还未见有人开门。直到次日天明,才听见院内传来脚步声响,接着,“咣当”一声,府门大开。

田再镖定睛一看,来人四十多岁,是个院公的打扮。只见他正拿着笤帚,低下头去,打扫庭院。田再镖略一思索,走上前去,苦苦哀求道:“这位大哥,我借问一声,老侠客在家吗?我是特意来求见他的,从昨天一直等到了现在。请您发发善心,给我送个信儿吧!”

那人抬起头来,说道:“你想干什么?”

“我要拜师。”

那人又说道:“笑话。我家老员外根本不懂武艺,向来没收过徒弟。你打哪儿来,快回哪儿去吧!”说罢,“咣当”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这阵儿,田再镖也明白了,嗯,人家确实是不收徒弟啊!不过,我费尽了辛苦,好不容易才找到高人,岂能轻易失之?于是,他又稳稳地坐在了台阶以上。

就这样,一直等到第三天清晨,还是未见来人。他忍着饥,忍着渴,把点心摆到台阶以上,自己索性跪到了门前。

日再镖的这些举动,过路行人也莫名其妙。他们纷纷围上前来,询问道:“哎,你这是怎么回事?”

“这儿又不是庙,跑到这儿上什么供呀?”

众人指手画脚,问短道长。田再镖旁若无人,默不作声。

日再镖一直又等到下午。忽然阴云密布,“喀嚓”一声惊雷,下起了瓢泼大雨,把他浇得跟落汤鸡一样。就是这样,他跪在地上,也纹丝未动。心里说,若不收我为徒,我情愿跪个钉糟木烂。

单等雨过天晴,已经又是次日清晨了。田再镖又饥又渴,再加上被雨一淋,当时就病倒门前,不省人事了。院公一看,忙给老英雄周坤送信儿。

其实,周坤早就得到了禀报。怎么?那个小孩儿早跟他述说了一切。不过,像登门拜师这种事,周坤一年不知要遇多少回,已经习已为常了。每次都是这样,将来人拒之门外。为什么他不收徒弟呢?因为他伤心了。老英雄曾费了不少心血教徒弟武艺,结果,一个也未教成,而且,还有些人打着周坤的招牌,去为非作歹。因此,他一怒之下,发下誓言,不再收徒。

今天,他听说此人不仅跪在门前,迟迟不走,而已被雨淋得还昏了过去。周老侠客深受感动,这才带领家人,出门瞧看。等他来到门外,定睛一瞧,但见泥水之中,确实躺着一人。老英雄动了恻隐之心,忙命人把田再镖抬到屋内,为他更衣。接着,又给他服了药丸。

时间不长,田再镖苏醒过来。

周老侠客又命厨房做了挂面汤,田再镖一连吃了四碗。立时,只吃得满头大汗,容光焕发。紧接着,跪到周坤面前,直磕响头。

周老侠客拉着他的双手,仔细观看,但见这孩子,身材匀称,五官端正,实在讨人喜欢。他将回再镖按坐在一旁,便攀谈起来。

田再镖哭诉了前情。老英雄听罢,很受感动,说道:“孩子,你想拜师学艺,能下苦功吗?”

田再镖一听,忙说:“能下,什么苦功都能下。”

“能豁得出去吗?”

“能,什么都能豁得出去。”

老英雄略停一时,说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好吧,咱们先试试看。你若能学好,我就收你为徒,你若学不好,我就将你打发回家。走,咱先到院中演练演练。”说罢,领再镖走到院内。

田再镖并不胆怯。他从兵刃架上取下花枪,练习了一番。

神枪大侠周坤看了,不由大吃一惊。心里说:哟,这孩子的能耐不错呀!看他这条枪,上封、下扎、里撩、外划,“啪啪啪”挂定风声,神出鬼没呀!再说,伸手动脚,也有独到之处。看罢,便问道:“你的能耐是谁教的?”

田再镖说:“杂巴凑呗!这个也教,那个也教,我各取其长,便练成了这个样子。”

周坤听罢,忙说:“好!你有这些功夫,再练起来,不用多久,就入门儿了。”

打这以后,田再镖就跟周坤学起了枪法。

光阴似箭,转眼就是一年。经周坤仔细观察,见田再镖很有出息,不仅刻苦练功,而且忠诚老实。因此,就决定正式收他为徒。

这一天,周坤将武林中的好友请来,设罢香案,祭告天地,收回再镖为闭门弟子。从此,这爷儿俩更是形影不离。周坤把毕生练就的枪法,毫不保留地教给了再镖。这套枪法,一共八八六十四路,既有霸王的一字摔枪式,也有罗家、杨家、高家枪法的精华。除了教枪法门路,还教兵书战策。因此,没用多久,田再镖就文武双全了。

可是,美景不长。又过了一年,老恩师得病身亡。在临死前,留下遗嘱,把自己的宝马照夜玉狮子和宝枪,传给田再镖。田再镖含悲忍泪,掩埋了恩师的尸体,料理完丧事,便骑马挎枪,离开周家寨,浪迹江湖。

一天,他游游逛逛,来到盘蛇岭前。

书中交待:盘蛇岭上,有一位寨主,名叫花花太岁李冰。这小子性情暴躁,干尽了坏事。他领着一千多名喽兵,经常打家劫舍。

这一天,他正在聚义厅饮酒,喽兵禀报,有人骑马来到山前。李冰急忙放下酒杯,领喽兵来到山下。他定睛一看,见田再镖这匹坐骑,实在眼馋。于是,忙摆兵刃,奔田再镖杀来。

田再镖恼羞成怒,只用一个回合,就把他刺于马下。

喽兵一看,急忙跪到田再镖马前,叫他上山来当寨主。

日再镖心中合计,嗯,眼前我走投无路,正好到山上存身。今后之事,慢慢再说。于是,他便成了盘蛇岭的寨主。

田再镖当寨主,与花花太岁李冰可截然不同。他告诉喽兵,要公买公卖,自种自吃。除贪官污吏、士豪劣绅而外,不得随便打劫。经过他费心整顿,两年的工夫,盘蛇岭焕然一新。喽罗变成了义兵,深受百姓拥戴。

前不久,元顺帝逃离燕京,路过此地。那时,许给田再镖许多好处,并说:“你若能扶保元朝,孤封你为将军之职。”

日再镖听罢,心里说,我是中原的子民,能扶保异族吗?不能。于是,他假意应允道:“容我见机而行。”

打这以后,元顺帝经常派人前来,为他送粮送饷,供他军中的一切。田再镖心里说,切不可急于行事,我倒要暗中探听探听。若明军替天行道,能救黎民出水火,我就扶保大明,若明军还不及元军,我再扶保元顺帝。

这一次,元顺帝派使臣上山,让他阻截明兵。田再镖点头,欣然受命。别看他表面答应,其实,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嗯,这正是我与明军接触的好机会,到两军阵前,我再做定夺。因此,他命令喽兵,把路面破坏,阻截明军,之后,又率兵来到两军阵前。田再镖来到疆场,施展开了浑身的武艺,所以那么厉害的于皋,也没把他打败。

书接前文。常茂想收降田再镖,二次来到疆场,抡起大槊就砸。田再镖也不怠慢,忙摆花枪招架。霎时间,枪来槊往,又战到一处。打了一百多个回合,也未分出输赢胜负。

此时,只见常茂的蒜头鼻子上,沁出了汗水;田再镖也不轻松,鼻洼鬓角也出了热汗。整个疆场,二马蹚翻,“嗒嗒嗒嗒”,荡起一片烟尘。

朱元璋稳坐雕鞍,神脖子往前观看,既赞美常茂,又赞美田再镖,不住声地喊叫:“好,好!啊呀,朕若能收下这员虎将,可是不幸中的万幸呀!”

胡大海与全营众将,也都夸赞不绝。

这阵儿,一百二十个回合过去了,常茂还未取胜。这雌雄眼可就有些沉不住气了,心里话,哎呀,茂太爷打出世以来,还没费过这么大的劲呢!看来,单凭禹王神槊万难取胜。他一低头,看见了自己的暗器——龟背五爪金龙抓。心说,嗳!我怎么聪明反被聪明误,把这个玩艺儿忘了?干脆,给他来一下儿算了。于是,眼珠儿一转,虚晃一招儿,拨马就跑。

日再镖不明就理,疾追不舍。

常茂人往前边败,耳往后边听。估摸田再镖追到了身后,他忙把禹王神槊交于左手,腾出右手来,“哗楞”!拽出龟背五爪金龙抓,朝田再镖扔去。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