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57回 田再镖艺高胜虎将 韩金虎力大举千斤


日再镖自告奋勇,要到柳河川报信儿。不料,被一人拦住。谁呀?原来是刚来的东床驸马韩金虎。只见他手扶桌案,站起身来,歪着脖子,狂傲地说道:“且慢,我还有话要说。”

朱元璋见驸马说话,不好驳他的面子,说道:“金虎,有何话讲?”

“陛下,刚才听您议论,既要闯炮台,又要闯连营,这个差事非同小可。若派无名之辈,恐怕难胜此任。儿臣自幼受名人传授,高人指点,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才初来乍到,愿讨此令,到阵前立功。”

众将官一听,不由嗤之以鼻。

常茂听罢,气得直哼哼。心里说,山林大了,什么野兽都有啊!哪有这么狂傲的家伙?真能自吹自擂。嗯,万岁,我看你把令给谁!

此时,朱元璋也为难了,他瞧瞧刘伯温,看看众将官,稍停片刻,这才说道:“金虎,军中无戏言。能否与开明王送信儿,关系到几十万人的生命啊!”

“主公放心。臣没有金刚钻儿,也不敢揽瓷器活儿。”

军师见朱元璋有此心意,就要把令箭给他。

常茂一看,急忙挺身而出,大声嚷道:“等一等!军师,我说两句。”

韩金虎回头一看,原来是常茂,他心中很不痛快,把嘴噘起老高。

这时,就见常茂来到龙书案前,冲军师躬身施礼已毕,说道。“刚才驸马讨令,愿到阵前立功,这我非常敬佩。但是,究竟武艺如何,能不能担当此任?咱心中可没底。那回再镖是何等的英雄?一杆花枪,能纵横天下呀!依微臣之见,把令传给龙凤将军,保准万无一失。”

朱沐英、丁世英、于皋、胡强,也都一齐嚷嚷道:“今后立功的机会有的是,叫驸马以后再说;这次事关重大,把令箭传给田再镖吧!”

马娘娘一听,嫣然一笑,说道:“陛下,军师,驸马的能为,哀家我了如指掌,因此,才将他带到前敌,为您出力报效。他既然自告奋勇愿讨此令,那就叫他试试去吧!”

常茂忙说:“娘娘,这可不是弄着玩儿的,成败在此一举。若弄不好,几十万颗脑袋就得掉地啊!”

“这——”马娘娘一听,顿时满面通红。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互相争执起来。

军师见双方互不相让,略一思索,说道:“众将官都为战事操心,本军师十分敬佩。依我之见,咱别向灯,也别向火,不如让驸马与田将军比试比试,谁能耐大,就得此令。”

“好!”

“同意!”

韩金虎一听,把胸脯拍得“啪啪”直响,痛痛快快地说道:“好!俗话说,是骡子是马,咱牵出来遛遛!姓田的,走,咱到殿下比武。”说罢,迈步下殿,命亲兵抬枪鞴马,拉开了架式。

此时,日再镖很不痛快。心里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人家是东床驸马,自己是普通的战将。伸起手来,刀枪无眼。若有闪失,我怎能吃罪得起?于是,他迟迟疑疑,不愿较量。

常茂看出了田再镖的心思,说道:“兄弟,他既然愿比,咱可不能服输。若胜不了人家,情愿将大令交出。”

田再镖被逼无奈,这才迈步走下大帐,吩咐了一声:“鞴马抬枪!”

书中交待:大帐前面,就是一片空地,非常宽阔。二人在此较量,那是绰绰有余。

驸马与龙凤将军比武,谁不想看个热闹?因此,众将官蜂拥而至,围在了四周。尤其那马娘娘,她生怕驸马有个好歹,早早地带着公主,坐在了帐前。

二人准备停妥,便动起手来。只见那驸马韩金虎,一晃手中的虎头錾金枪,“砰砰砰”,先来了个金鸡乱点头,后来了个怪蟒出洞。众人一看,拍手叫绝。

前文书说过,韩金虎自进了皇宫,马娘娘对他十分宠爱,样样事情都顺着他来。韩金虎力大无穷,爱练武术,为此,马娘娘就四处派人,请高手,访名师。前后算来,不下一二百人。一人教他一招儿,他就能学一二百招儿。后来,韩金虎不满足了。马娘娘又撒下人马,从深山之中请了位老隐士,人送绰号神枪镇江南。此人姓周,叫周泰,他在皇宫呆了三年,掰着手教韩金虎大枪的功夫,因此,韩金虎能为猛增。尤其手中的虎头錾金枪,舞动起来,那真是龙飞凤舞,神出鬼没。

韩金虎有武艺在身,因此,他经常心中合计,可惜我是金枝玉叶,不能到疆场厮杀,若到了前敌,谁能是我的对手?哼,什么常茂、朱沐英、丁世英、于皋……他们都得拜我为师。他呀,早想在人前显能,露露自己的手段了!

今天,韩金虎总算如愿以偿了。只见他阴阳一合把,将大枪颤了三颤,摇了三摇,冲田再镖高声喝喊道:“田再镖,不快快过来,还等什么?”

田再镖听了,把掌中的花枪一颤,先抱拳拱手:“驸马,我田再镖乃是无名的小卒。虽也学过些粗拳笨脚,但是,武艺不精,疏漏百出。今天,愿在驸马爷的台前,多多领教,还望您手下超生,留我一条性命。”

“哈哈哈哈!”韩金虎大笑一声,说道,“你倒挺会讲话呀!既然你甘拜下风,那就快对军师说明,把令箭交给驸马爷算了!”

田再镖听罢,心里说,你真浑哪,连句客气话都听不出来。他微微一笑,说道:“驸马,既然主公传下比武的口旨,田某人不敢抗旨不遵。因此,只好在驸马爷面前走两趟了。”

“好,那你就伸手吧!”

“如此说来,在下就不恭了。”日再镖说罢,把花枪一抖,一扑楞,分心便刺。

韩金虎使了个怀中抱月的招数,急忙往外招架。霎时间,二马盘旋,战在一处。

常言说:“是亲三分向。”常茂这帮小英雄,把眼都瞪圆了。站在圈儿外,暗暗替因再镖使劲。

再看日再镖,面对驸马,招招架架,不敢下手。为什么?他有顾忌啊!人家是堂堂的东床驸马。他把我扎了,没事儿;我要扎了他,焉能吃罪得起?

再看韩金虎。他争强好胜,得理不让人。只见他一枪紧似一枪,一枪快似一枪,枪枪都奔向田再镖的致命之处。

诸位,这就是韩金虎的不对了。比武较量,为的是分个高低,讨令送信儿。他与回再镖无冤无恨,为什么要狠下绝情呢?

常茂在圈外瞅着,心里说,要这么比试,那可不行!他赶紧喊了一嗓子:“等一等。”

田再镖与韩金虎听了,忙策马跳出圈外。

韩金虎是一百二十个不高兴。心里说,常茂,你嚷嚷什么?真是仨鼻子眼儿,多出一口气!

军师也问:“茂,你因何拦住?”

常茂说道:“若这么比武,比不出个高低上下。你们看见没有?驸马爷心黑手狠,枪下无情,可那田再镖不敢还手啊!他的心思我明白,总是怕伤着驸马爷,万岁怪罪。军师你说,这怎么能行呢?”

军师笑了笑,说道:“嗳!比武场上,应各显神通。倘若失手伤了对方,万岁也不怪罪。”说到此处,转脸问皇上,“主公,您说对吗?”

朱元璋连连点头:“对。”

常茂一听,忙说道:“哎,万岁,我就等您这句话呢!不过,空口无凭,最好立个字据。你们看行不?”

“好!”

于是,韩金虎与田再镖,来到皇上和军师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上面写道:误伤对方,不究责任。

此时,常茂又偷眼观瞧马娘娘,只见她面沉似水,十分不悦。看到此处,心中合计,哎呀,这娘娘可不好对付呀!别看他俩立下了军令状,将来皇后要翻了脸,还是个麻烦。常茂把雌雄眼一转,抢过军令状,来到马娘娘面前,说道:“娘娘千岁,你看这军令状如何?”

马娘娘略停片刻,答道:“常将军,既然万岁、军师允许,哀家还有何话说?”

常茂说道:“明白,还是娘娘千岁明白。”话音一落,冲韩金虎、田再镖摆了摆手,高声喝喊道,“比武开始!”

嚄,常茂成了主持人啦!他把田再镖拉到一边,低声嘱咐道:“兄弟,别害怕,把你的本领使出来吧!”

“不劳嘱咐。”

二人操枪上马,又战在一处。

这回,日再镖跟刚才可不一样了。只见他精神抖擞,手疾眼快,把花枪舞动得上下翻飞。众人看了,无不喝彩。

再看韩金虎。几个回合过后,他就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别看他受过名人传授,武艺高强,那得分跟谁比。他跟田再镖较量,那可是戴草帽儿亲嘴儿——差远了。四十多个回合过后,只见韩金虎盔歪甲斜,热汗直淌。

田再镖一边迎战,一边与他商议:“驸马,咱们点到为止。依我看,你把令箭让给我吧!都是为国家效力,何必苦苦争斗呢?”

韩金虎把大环眼一瞪,高声吼叫道:“胡说!我没败在你手下,凭什么把令给你?”

田再镖又说:“驸马,你休要逼人过甚。若再比下去,可没你的好处。”

“难道我怕你不成?废话少说,着枪!”韩金虎说罢,“砰”!又是一枪。

日再镖一看,可气了个够戗。他把大抢拨开,又对韩金虎说道:“驸马,既然你执迷不悟,我可要下手了!告诉你,我要在你左大腿根扎一枪。若扎错地方,算我无能。”

韩金虎气得“哇呀”暴叫道:“休要大言欺人!”

这可不是因再镖说大话。刚才,二人交锋几十个回合,他已看出了韩金虎的能为。只见他双臂一抖,“啪啪啪”使了个盖顶三枪:扎脑门儿,挂两眼,把韩金虎累得手忙脚乱,大枪只顾在眼前扑拉了。那日再镖眼珠一转,冷不了把枪一转个儿,对准他的左大腿,“噗”就是一枪,霎时间,鲜血直流。

韩金虎坐立不稳,栽于马下。

说到此处,咱必须交待清楚:田再镖这一枪,扎得并不算深。韩金虎只受些皮肉之苦,不碍大事。当然,田再镖是没成心伤他,不然,有十个韩金虎也死过去了。

这韩金虎也真怪。本来,他伤得不重,可是,他捂着伤口,故意大喊大叫:“哎哟,可疼死我了。”一边喊着,一边在地上打起滚儿来。

马娘娘和公主在旁边一看,她们的心都要碎了,急忙喊叫道:“啊呀,快看看驸马的伤势!”

“是!”

一旁军医官拥上前去,把驸马抢回。扒掉衣甲一看,伤情不重。他们给驸马敷了药面儿,喂了止疼丹药,一切料理完毕,便跟皇后说:“请娘娘放心吧,没事儿!”

马皇后听罢,这才长出了一口粗气。不过,她却忌恨起田再镖来。心里说,比武较量,点到为止。你逞什么能耐,怎么忍心下此毒手呢?不过,马娘娘再生气,也不能越理行事。为什么?方才已立下军令状,白纸黑字,写得清楚呀!

此刻,军师十分高兴,他把大令举起,朗声说道:“田再镖,命你闯营送信,不得有误。”

“遵令!”田再镖精神抖擞,走上前来,就要接令,

韩金虎见了,把大环眼一瞪,高声喊叫道:“等一等!传他令箭,本驸马不服!”

军师一愣,问道:“驸马,你已败在田再镖手下,为何还不服?”

韩金虎无理搅三分,说道:“刚才我一时疏忽,才中了他的暗算。这个吗,显不出能耐高低。现在,我要跟他比试比试力气。”

朱元璋一看,挺不高兴。心里说,如今,急等着派兵,磨盘压手呀!老在这儿磨蹭,岂不要延误战事?于是,冲韩金虎说道:“日后,立功机会甚多,你就不要再纠缠了。”

马娘娘向着韩金虎,她能服气吗?她眼睛一转,冲朱元璋说道:“陛下,闯营送信,如履薄冰,必须选派有能为之人。依哀家之见,还是让他二人比比力气,以确保送信成功。”

朱元璋听罢,略一合计,便传旨比试力气。

先说韩金虎。他摘头盔,卸铠甲,换成短衣襟,小打扮,把浑身上下收拾利落,便冲大帐走来。

那位说,刚才他不是受伤了吗?只是皮里向外点了那么一下儿,无碍大事。刚才韩金虎乱喊乱叫,那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

书中代言:大帐两旁,各摆铁狮子一尊。这狮子高有五尺,踩着绣球,歪着脑袋,造型十分生动。连底座带狮子足有一千余斤。

韩金虎来到铁狮子近前,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伸出右手,扳住底座,丹田一较劲,好!把铁狮子扳活动了。于是,他站起身形,甩甩胳膊,踢踢双腿,摆出副骑马蹲裆式的架式,一只手将狮子腿攥住,一只手把铁底座抓牢,这足平生的力气,大喊一声:“起!”随着吼叫,把铁狮子抱到怀里头。他缓过口气,瞪双目,咬牙关,一翻腕子:“起!”真不含糊,把铁狮子举过了头顶。

马娘娘一看,禁不住喝彩:“好神力,好神力!”

韩金虎略停一时,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铁狮子放回原处。就这几下儿折腾,把他累出了一身热汗,连衣服都湿透了。

侍从急忙为他递过毛巾。韩金虎边擦汗,边说道:“田再镖,这回该看你的了!”“驸马见笑了!”田再镖来到铁狮子前面,观察片刻,伸出双臂,就要动手。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