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58回 朱元璋派将传书信 田再镖率兵闯元营


田再镖来到铁狮子近前,一不慌,二不忙,骑马蹲裆式站好,左手抓狮子腿,右手扳底座,较足丹田气,大喊一声:“起!”只见“噌”地一下,把铁狮子举过头顶。

四周的人看了,鼓掌如雷:“好,好神力啊!”

常茂比谁都吵吵得欢:“好神力,比韩驸马可强多了!喂,你们说是不是呀?”

“可不是嘛,举得真好!”

韩金虎听了,觉得很不自在。

马娘娘见田再镖胜过了东床驸马,挺不痛快。心中暗想道,驸马若就此甘拜下风,我脸上也无光啊!再说,今后他怎么在人前站立呢?想到此处,眼珠一转,急忙传下凤旨:“田将军,快将铁狮子举过来,哀家有话要讲。”

那位说:马娘娘这是干什么呢?她是想拖延时间,让田再镖举着狮子,当众出丑。若能那样,令箭岂不交给她的爱婿韩金虎了?看来,马娘娘的胸怀狭窄。都是为国选贤,何必如此呢?

田再镖见马娘娘传下风旨,不敢不遵。只见他举着千斤铁狮,咬着牙,瞪着眼,一步一挪,终于来到了她的面前。

马娘娘没话找话,随便说道:“再镖啊,你力大无穷,不愧是一员虎将,但不知你家住哪里啊?”

诸位,田再镖举着这么重的铁狮子,能说出话来吗?但是,不说又不行。他只好强咬牙关,回答道,“启奏娘娘,我是太原人氏。”

“噢!你弟兄几人呀?”

“我弟兄三人。”

“这就是了。再镖,你成亲没有啊?”

这个马娘娘,问起话来,没完没了。

再看田再镖头上的汗珠子,跟黄豆粒儿一般,嘀嘀嗒嗒往下直滴。两条腿、两只胳膊,都哆嗦开了。

常茂在一旁看得明白。心里说,马娘娘啊,你这是干什么?再这样下去,还不把田再镖累死?再说,若弄不好,也容易把他自己砸死呀!于是,他大声喊话:“再镖兄弟,举不动就放下说话。”

此刻,田再镖也确实举不动了。他一边回答娘娘的问话,一边思忖道:娘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田再镖抢先锋也好,包打前敌也好,还不是为到柳河川解救开明王吗?想不到你嫉贤妒能,竟到了如此地步。他刚想到这儿,正好常茂又喊了一嗓子。心里话,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干脆,我放下算了。想到此处,扭转身形,就想把铁狮子放回原处。可是,由于他举得时间太长,双手都不听使唤了。“呼”地一下,这铁狮子冲马娘娘就砸了过去。

文武百官一看,吓得“嗷嗷”乱叫,一个个都紧闭了眼睛。

马娘娘见势不妙,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铁狮子砸来的一刹那.她“噌”倒在地上。紧接着,来了个就地十八滚,“骨碌碌碌”,从桌案底下滚了出去。与此同时,“喀嚓”铁狮子落下,把龙书案砸了个粉碎。

马娘娘是死里逃生啊!只见她面如白纸,浑身栗抖。时过片刻,定了定惊魂,站起身来,颤声吼叫道:“唗!大胆,放肆!陛下,因再镖居心不良,他要刺王杀驾啊!”

刚才这一番折腾,朱元璋看得明白,也把他吓出了一身虚汗。后来,见马娘娘平安无恙,他的心才落到肚内。不过,对田再镖却恼恨在心。听马娘娘这么一说,更是火上浇油。他一怒之下,“啪”!手拍龙胆,怒声喝斥道:“唗!田再镖,你要造反不成?来人,把他推出去,碎尸万段。”

“是!”

刀斧手得令,往上一闯,打掉他的头盔,扒掉他的甲胄,抹肩头,拢二臂,五花大绑,推揉出去。

韩金虎见了,暗中得意。心里说,哼,把他千刀万剐,我才痛快呢!

其实,他跟田再镖并没有仇。只因能为上有差别,就嫉贤妒能。

闲话体提。田再镖被绑,急坏了满营将官。常茂凑到胡大海身旁,说道:“二大爷,你得说话呀!这么不讲理的事,你能看着不管吗?”

其实,早把胡大海气坏了。只见他站起身来,把草包肚子一腆,高声叫道:“刀下留人!”话音一落,晃动身躯,来到了朱元璋和马娘娘面前。

老胡这个人,向来不拘什么君臣礼仪,张嘴就是老四。只见他来到朱元璋面前,瞪起牛眼,高声喊叫:“我说老四,哪有你这么干事的?田再镖身犯何罪,为什么把人家碎尸万段?”

朱元璋说道:“二王千岁,刚才你也在场。田再镖故意行凶,难道你没看见?”

“话可不能这么说,田再镖与马娘娘有何仇何恨,他怎么能故意行凶呢?咱们说话可不能信口开河,得凭良心呀!你没见吗?他举着那么重的东西,胳膊都哆嗦了。他本想将狮子放到平地,不料身不由己,才将它误砸到娘娘面前。再说,我弟妹也够戗,没事的时候,你唠八天八夜,那也可以,人家举那么重的东西,你却没完没了地问话,这不成心要人家的好看吗?你说田再镖刺王杀驾,我不赞成。我倒认为,有人想看田再镖的笑话。”

胡大海这张嘴,可不让人。“当当”几句,把马娘娘说了个面红耳赤。她略定心神,说道:“二哥,你说谁看田再镖的笑话?”

“我不知道。谁干的,谁心里明白。”

常茂一看,紧走两步,来到近前,说道:“皇上,娘娘,方才我二大爷说的,句句都是实话。田再镖举着那么重的东西,又呆了那么长时间,他确实是举不动了。因此,一滑溜,才无意落到娘娘面前,根本不是故意行凶。我看呀,纯粹是场误会。既然是误会,就不应定为死罪。万岁,娘娘,你们消消气儿,把田再镖放回来得了。眼下正是用人的时刻,斩杀大将可于你们的江山不利呀!”

常茂怕胡大海再与皇上顶牛儿,才出来给他们和稀泥。

全营众将听了,“哗啦”一声,都跪倒在龙书案前,为田再镖求情:“万岁、娘娘开恩,饶过田再镖才是。”

朱元璋也不是糊徐之人。这件事情的发生,他也暗自埋怨马皇后。眼下,见这么多人为田再镖求情,心里也就活动了。于是直给马娘娘使眼色。

马娘娘带公主、驸马来到前敌,也是为出力报效啊!刚才她那样难为田再镖,并没安什么坏心,只不过想让驸马出头露面罢了。如今,她见田再镖那么大的能为,心中也十分高兴。为什么?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想到此处,不由对自己的所做所为,也后悔起来。因此,她见朱元璋给她使眼色,正好就坡下驴。所以,对朱元璋说道:“陛下,你就看着办吧!”

“好!”朱元璋对群臣文武说道,“各位爱卿,刚才确实是一场误会。娘娘受了虚惊,讲了些过头的言语,也情有可原。既然话已讲清,把田再镖放回就是。”

于是,田再镖被带到大帐。只见他跪倒在皇上、娘娘面前,叩头施礼道:“适才险些伤了娘娘,臣死有余辜。请陛下、娘娘治罪。”

朱元璋听罢,十分高兴,微微欠身说道:“再镖,刚才之事,已水落石出。来人,为他解去绑绳。”

“谢万岁、娘娘不斩之恩。”

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田再镖顶盔贯甲,归班站立。

此时,朱元璋心想,眼前军情吃紧,还得派人给常遇春送信哪!于是,又与全营将军,商议起来。

众将官悄声议论道:“若派韩金虎,田再镖不服;若派田再镖,韩金虎不服。”他们没有良策,只好低头不语。

常茂不愧是久经杀场的英雄,脑子里有九九八十一个转轴儿。他略一思索,对朱元璋启奏道:“万岁,此番送信,非同一般。依我看来,派一个人也行,派两个人也可。叫他们一个攻东路,一个攻西路。哪路先到柳河川,便是正式的先锋官。”

朱元璋一听,觉得有理,忙对日再镖和韩金虎说道:“二位爱卿,你们看常茂之言如何?”

日再镖说道:“臣遵旨!”

韩金虎也说道:“臣遵旨!”

接着,军师便向他二人传下了令箭。

韩金虎和田再镖,一样的血气方刚,一样的争强好胜。于是,他俩心中就铆上劲了,非要把功劳抢到手不可。

军师又为他俩派随从的大将。

常茂眼珠儿一转,把年轻的将官叫到旁边。嘀咕一阵,做了安排。就见武尽忠、武尽孝、常胜、固大英、汤琼、郭彦威等十来个人,来到龙书案前,一齐躬身施礼道:“主公、军师,我等愿随田先锋出征。”

常茂、胡强、于皋、朱沐英、于世英这帮人,也来到近前,说道:“陛下,我们乐意保护驸马爷!”

马娘娘一看,十分高兴,心里说,常茂是无敌将军,他手中的禹王神槊,可打遍天下。有他出征,驸马就平安无事了。

其实,她可想错了,那常茂是另有打算。

诸事料理已毕,各路小将顶盔贯甲,罩袍束带,挂剑悬鞭,带好兵刃,跟小老虎一般,来到辕门以外,飞身上了战骑。

临行前,军师刘伯温再三嘱托:不论谁见到开明王,千万要告诉他,明晚三更,以信炮为号,里应外合,大破元兵。军师又想到,韩金虎与田再镖,都是新进连营的将官,常遇春并不认识。为此,他请朱元璋下了诏旨,每人一份儿。进了柳河川,面交开明王。

这二人将诏旨揣到怀内,这才带领上将,各引兵三千,提枪上马,杀出白阳关。

说书人一张嘴,表不了两家的事情,先说田再镖。他与武尽忠、武尽孝、常胜、汤琼、固大英、郭彦威等十几个小弟兄,从东路边走边唠,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天荡山下。花枪将田再镖立马横枪,抬头观瞧,嚄,好大的天荡山哪!好像一个笔架,矗立在对面。这座山中间,有两个豁口,看来,若到柳河川,必须从那里通过。如此说来,那儿肯定有重兵把守。他再往天荡山前一瞧,只见无军的连营,一道挨着一道,跟大海的波涛一般,一眼望不到尽头。再仔细一瞅,连营内外,元军多如牛毛,他们各持兵刃,刀枪似麦穗,剑戟似柴蓬,看得令人眼花缭乱。

田再镖看罢,把马的肚带连紧几扣,把蒙面纱巾往脸上一蒙,把花枪往空中一举,高声喝喊道:“弟兄们,冲啊——”

霎时间,三千多只“小老虎”,“嗷”地一嗓子,就向无营冲去。

元人早有戒备。他们在连营前边,光战壕就挖了三道。每道战壕宽有两丈,深有两丈,里边都灌满了水,沟底还安有毒蒺藜和尖刀,只要掉进去,保准没命。另外,在这壕边上,还密布着蒺藜、障碍。要想过去,比登天还难。除此而外,他们在连营里边还修了一道土围子。这道土围子厚有五尺,高有丈五。上边设有箭眼,元兵日夜在这儿巡逻。刚才,营外来了三千多明军,人家能看不见吗?因此,急忙跑进头层防线,禀报这里的主将。

主将名叫完颜阿乌龙,是大金川的太子。胯下赤兔马,掌中金钉枣阳槊,是一员猛将。

完颜阿乌龙得报,不由暗自发笑。心里说,明兵几千人马敢来攻打天荡山?哎呀,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他披挂整齐,亲自领兵带队,上了土围子。等他站稳身形,撒目一瞅:可不是吗!明营的军队,像扇子面一样,冲了上来。跑在最前边的,有十几匹战马。由于战马太快,马蹄子后面荡起了一溜尘土。

完颜阿乌龙看罢,狂声大笑道:“嘿嘿嘿嘿!飞蛾扑火,自来送死。快,放箭!”

霎时间,箭似飞蝗,奔明兵射去。这一来,明军的伤亡可太大了。不论是骑兵,还是步兵,成排成排地往下倒。

田再镖只顾冲锋,不幸肩头上也中了一箭。他紧咬牙关,把箭拨出。坏了,扽出一块肉来。霎时间,鲜血如注,往外流淌。

田再镖身为大将,还在乎这个?只见他双脚点镫,打马如飞,就冲进了元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