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清太宗全传》1.1节 神话溯源流


崇德八年(1643年)八月九日(公历9月21日)夜里,秋风萧瑟,星光清冷,盛京(沈阳)城沉浸在梦乡之中。二更刚过,清宁宫内皇太极端坐在南窗下御榻上,安然地合上了双目,与世长辞了。他的轰轰烈烈的一生,同他此刻停止最后一口呼吸的寂静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九月二十一日,他被安葬在昭陵。臣民们根据他生前的文治武功,尊谥为“应天兴国弘德彰武宽温仁圣睿孝文皇帝”,庙号太宗。

清太宗本人和他的事迹,恰似一幅丰富多彩的历史画卷。本书将把这幅画卷生动有趣地展示出来……

一、脍炙人口的神话

巍巍长白山,风采多姿,美丽壮观。她是东北第一名山,也是历史上曾经为人们敬仰的神山。长白山高二千六百九十一米,绵延千余里,主峰耸峙于我国吉林省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接壤的边境上。山顶不生草木,冬天积雪,夏天云雾缭绕,一望皆白,所以称为长白山,简称白山。长白山系火山,山上有喷火口留下的湖,日久积水,名为龙潭,就是众所周知的天池。天池四周环山,像镶嵌在半空中的一块晶莹的碧玉,惟东北面有一缺口,叫做闼门,池水经此外流,在一千二百五十米处,形成六十八米高的长白瀑布。大自然的这一奇妙天工,为长白山增添了动人的色彩。

松花江、图们江、鸭绿江,这三大江都发源于长白山。松花江自山北泻出,向北流,与黑龙江汇合,直入北海。图们江自山东北泻出,向东流,转入东海。鸭绿江自山东南泻出,向西流,注入辽东的南海。长白山天池东北六十里外有一布库里山,山下有一池,名叫布勒瑚里,池水澄碧,清波荡漾,湖光山色,风景如画。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上三位仙女飘然来到这里。大的叫恩古伦,二的叫正古伦,三的叫佛库伦。姐妹三人到布库里山下的布勒瑚里池洗澡。已经高兴地嬉戏完了,正要出水登岸,忽然有一只神鹊飞来,嘴里衔着一颗朱果,放到了佛库伦的衣服上。三位仙女上岸以后,佛库伦看见朱果红彤彤,亮晶晶,又新鲜,又美丽,拿起来,爱不释手,放在哪里也不放心,犹豫再三,还是含在嘴里。她忙着穿衣服,不觉把朱果咽进肚里,因此怀了孕。当她的两个姐姐穿好衣服,冉冉升起时,她却难以飞上天了。望着两个姐姐,她焦急地说:“我感到肚子沉重,不能同你们一起走了。怎么办?”两个姐姐安慰她说:“我们是吃过灵丹妙药的,相信不会有危险,你这是天授妊娠,等你生产以后,身子轻了再飞回来也不晚。”说完,姐俩翩翩消逝。与姐姐别后不久,佛库伦生了一个男孩。这孩子生下来就能说话。又没过多久,他已经长大成人。佛库伦对儿子说:“你是奉天之命生在人间的,天要生你,就是命令你去平定乱国,你可以到那里去。”她还把自己从天而降,神鹊衔朱果及吞吃后怀孕生子等来龙去脉,一一对儿子说了。接着给儿子一只小船,让他顺流而下。这些事做完了,佛库伦凌空而起,转眼间,踪影不见。

佛库伦去后,她的儿子按照母亲指示的方向,乘着小船,来到了有人居住的地方。他舍舟登岸,折柳条为椅,端端正正独坐其上。当时在长白山东南鄂谟辉那个地方,有一个鄂多理城,住有三姓的人。他们互争雄长,终日杀伤。这天,正赶上一个人到河边取水,看见这个不平凡的人物,相貌奇异,举止庄重。他回到闹得大乱的地方告诉大家,说:“你们不要争下去了,我在取水的地方遇到一位奇人,看样子是有来历的,为什么不去见一见呢?”三姓的人听他一说,停止了争斗,都去看这个人。一看,果然是个非凡的人,惊讶地问其来历。他答复说:“我是天女佛库伦所生,姓爱新(汉语金的意思)觉罗(姓的意思),名叫布库里雍顺,天生我就是来平定你们的大乱的。”他把母亲教他的那些话详细说了一遍。大家都很佩服,说:“这样的人,不能让他走。”说着,几个人互相交叉握手,作成轿形,抬着他回来。三姓的人再也不争了,共同推举布库里雍顺为首领,给他娶了百里的女子为妻,这个国家号称满洲,布库里雍顺就是这个国家的始祖。《清太祖武皇帝弩儿哈奇实录》,卷1,1页。以下简称《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北平故宫博物院印行。其中人名、地名依着《满洲实录》(汉文本)改为通行写法。

《清太祖武皇帝实录》是清太宗即位后主持编纂的清代早期的历史文献,以浓墨重笔描绘了满族始祖起源于长白山的脍炙人口的神话。中国历史悠久,古代许多民族都有关于本民族起源的神话。传说殷人的始祖契,他的母亲简狄,是帝喾的次妃。一天,三人同到河里洗澡,见玄鸟(燕子)降下一卵,简狄吞下去,怀孕生了契。契长大成人,帮助夏禹治水有功,被封于商,所以《诗经》说:“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秦人的始祖大业,母亲叫女修,正在纺织时,玄鸟掉下一卵,女修吞了之后,生子大业。司马迁:《史记》,“殷本纪”、“秦本纪”。满族的始祖与殷人及秦人的始祖来历,说法如此相似,反映了满族早就和中国境内的兄弟民族有密切的联系。同时,也说明在历史上,他们走过了共同的“知母不知父”《吕氏春秋》,卷20,“恃君览”。的原始母系氏族社会阶段。所谓神鹊,不过是原始社会的一种图腾崇拜。从仙女佛库伦到布库里雍顺本人,反映的正是满族先世由原始社会的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时期的历史。

但是,关于满族起源的神话,不仅清朝官方将其载入史册,而且早在满族先世女真人居住的许多地区的人民中间也广为流传。天聪九年(1635年),清太宗派霸奇兰、萨穆什喀领兵收复黑龙江上游地区,获得巨大胜利。在带回来的降人中有一名叫穆克什克的人,他讲述了同清朝官书记载一样内容的神话。他说:我的父、祖世代生活在布库里山边的布尔和里池。我们地方没有档子官方存贮的案卷,清代称为档子。边远地区无纸,往往将文字书写在刻好的木片上,往来传递,称为牌子,存贮年久,叫档案、档子。见杨宾:《柳边纪略》。,

古来传说,在布尔和里池,三个天女恩古伦、正古伦、佛库伦来沐浴。最小的天女获得神鹊送来的果子,含在嘴中进入肚里而受了孕,生下布库里雍顺。他的同族便是满洲国。那个布尔和里池周围百里,距黑龙江有一百二三十里。我生了两个儿子后,从布尔和里搬走,住到了黑龙江的纳尔浑地方。《汉译〈满文旧档〉》,辽宁大学历史系印本,57页。穆克什克讲的这个神话报告给了清太宗,这同《清太祖武皇帝实录》中的神话,山水、人物、名称及故事情节一模一样,只有地点不同。然而,对我们来说,二者都有意义,穆克什克讲的神话尤有特殊意义。它证明黑龙江两岸真正是满族的故乡。满族同东北固有的肃慎、邑娄、勿吉、靺鞨、女真等族有悠久的历史渊源。白山黑水之间的广阔地域,是这些古老民族和满族生息的摇篮。

把原在黑龙江地区女真人中流行的神话,作为发源于长白山一带的真实历史,那是随着清太宗的祖先由北而南逐渐迁徙的结果。在清代官方文献所载神话中出现的三姓,应当是来源于黑龙江的三姓(今依兰县),鄂多理即斡朵怜,也是黑龙江地区早有的女真部落,清太宗的祖先就属于这个部落。长白山东北的布库里山、布勒瑚里池(园池),是清太宗祖先南迁以后,按照故乡的名称,给这些山水后起的名。鄂谟辉,系指朝鲜境内的阿木河,即会宁地方。现在我们站到布勒瑚里池的东南方,尚可看到一条几乎干涸了的河道,人们称它为弱流河。这条河可以通向图们江,远至朝鲜会宁。清太宗的祖先确实一度到过会宁。这就是说,长白山东北的这个地理条件,不但具备仙女洗澡的天池,而且有布库里雍顺乘舟远航的河流和请他光临的三姓居民。至于佛库伦吞食的朱果,更属长白山的特产。一个关于满族起源的神话就这样构筑起来了。借此神话不仅可以为清太宗的祖先戴上了一层神圣的光圈,而且使得清太宗本身的权威性大大加强。

清太宗利用一个神话,强调“满洲”古已有之,还说曾作为确定的“国”号。其用意在于宣扬他自己是天生的君主,君权神授。而历史事实是,满洲如在布库里雍顺时有了这个名称,那只能是民族部落的名字。即使史书上把它写成国家的称号,也不是我们现代人观念中的国家政权。满族作为一个民族共同体,是在清太宗的父亲清太祖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女真、海西女真(扈伦)及其他各部女真的基础上形成的。随着满族的形成和不断扩大,满洲越来越成了本民族的专称。天聪九年,清太宗特别发布谕旨:我国原有满洲、哈达、乌喇、叶赫、辉发等名,向者无知之人,往往称为诸申。夫诸申之号,乃席北超墨尔根之裔,实与我国无涉,我国建号满洲,统绪绵远,相传奕世。自今以后,一切人等止称我国满洲原名,不得仍前妄称。《清太宗实录》,卷25,29页。《清太祖武皇帝实录》讲到布库里英雄(即布库里雍顺)其国定号满洲,注明“南朝(指明朝)误名建州”。这反映了满洲与建州,是来自不同方面的自称与他称,都是指的民族,不是正和“误”的问题。当时他们的国号已称金(后金),让人们仍称满洲原名,指的只能是民族名称。后来清朝乾隆皇帝钦定《满洲源流考》,再次指出“满洲本部族名”《满洲源流考》,卷1,“部族”1。。满族共同体形成以前,可能有一个部落叫满洲,但是布库里雍顺作为原始社会时代的人物,是不会建立一个阶级统治的满洲国的。

清太宗明令禁止本族人称诸申。其实肃慎、女真、诸申都是同音。越禁止越说明满族是从肃慎、女真发展而来。肃慎是尧舜时代就居住在东北地区白山黑水之间的民族,并与中原建立了从属关系。舜时北方朝贡的有“山戎、北发、息慎”《史记》,卷1,“五帝本纪”。,息慎即肃慎。周朝统治者称“肃慎、燕、亳,吾北土地”《左传》,昭公九年。。说明肃慎曾从属周朝。当时肃慎人以渔猎为生,使用“楛矢石砮”,一种木制的弓柄和石制的箭镞。他们拿这个向中原王朝进贡。有一个故事说:孔子周游列国,在陈国遇到一群隼鸟飞到了国君的宫廷,身上带着一尺多长的楛矢石砮,死在那里。陈湣公不知其缘故,便急忙派人去请教孔子。孔子博闻多识,答复他们说:“这些隼鸟来自很远的地方,楛矢是肃慎人制造的。过去周武王灭殷,势力扩大到九夷百蛮,命令各以本地名产朝贡,于是肃慎就贡了楛矢,石镞长一尺八寸。为要光大武王长女的美德,把肃慎贡来的楛矢赐给了她。她许配给舜的后人胡公,而封在陈。同姓分给珠玉是重视亲属关系,异姓分给远方贡物是让他们不忘服从王室。你们可以到旧的府库里去找一找。”果然照孔子所说的去找,在金柜里找到了肃慎贡的楛矢石砮。《国语》,卷5,“鲁语”下。  但是,肃慎毕竟距满族形成比较遥远。清太宗所属满族的直接先世是女真。女真这个名称出现于五代或唐朝女真之名起于五代,见马端临《文献通考》;又《满洲源流考》引《大金国志》谓唐贞观时已有女真之名。。他们是由肃慎之后的不同时代的邑娄、勿吉、靺鞨发展而来。11世纪初女真完颜部在阿骨打领导下建立了金朝。这个朝代强盛时统治了东北和华北的广大领土。金代女真人的社会比过去有长足进步。特别是进到东北南部和华北等地的女真人,同汉族在生产与生活上逐渐接近和完全一致,“猛安与汉户,今皆一家。”《金史,卷88,“唐括安礼传”。金被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灭亡后,大多数女真人同汉族融合了。

元代的女真人被列为“汉人”之中,身份低于蒙古和色目。他们主要居住在东北的故乡。在东北设辽阳等处行中书省,其下开元路,设于吉林省农安,管辖古肃慎之地。中叶以后,分开元路置合兰府、水达达等路,专管松花江和黑龙江下游南北地区。这里“土地旷阔,人民散居”,元初设桃温、胡里改、斡朵怜,脱斡怜、孛苦江等五个军民万户府。他们“分领混同江南北之地,其居民皆水达达女直之人”女真也称女直,因在辽朝避兴宗讳。兴宗名耶律宗真。。这些女真人的生活水平较为低下,“各仍旧俗,无市井城郭,逐水草为居,以射猎为业。”《元史》,卷59,“地理志”2。元朝的统治办法是“设官牧民,随俗而治”《元史》,卷59,“地理志”2。。但是,社会生产力的进步,阶级斗争的发展,带来了历史前进的活力,促使他们再次创造超越一切先世的空前的伟业!

二、大明的臣民

从太宗开始,清朝统治者无不推崇孟特穆为创建一代大清朝有功德的老祖宗,尊他为肇祖原皇帝。肇者,始也。原者,源也。都是开始的意思。祖宗由他开始,当皇帝也由他开始。他们说,布库里雍顺以后,经过数代,他的子孙暴虐,部属叛变,攻破了鄂多理城,把他的子孙杀死,惟一幸存者是个小孩凡察。他从城里逃到野外,眼看追兵赶到,恰巧飞来一只神鹊,落到头上,追兵误认为鹊落到了枯树上,就没有再追捕,凡察得免一死,从此满洲后代皆以鹊为神。有的甚至说努尔哈赤就姓“雀”李肯翊:《燃黎室记述》,卷21,载“奴酋姓崔,癸未生”。此“崔”应作“雀”。。孟特穆是凡察的孙子,为人机智勇敢,他为祖先报了仇,拯救了自己的家族。后来他定居在赫图阿拉(满语,横岗的意思),一代一代传下来,直到清太祖、太宗。

孟特穆,或称猛哥帖木儿。元末明初,他和阿哈出同是建州女真中最著名的人物。元朝合兰府、水达达等路的五个军民万户府,阿哈出是胡里改军民万户府的万户,猛哥帖木儿是斡朵怜军民万户府的万户。他们的原居地,一在松花江与黑龙江汇合处南岸的富锦,一在松花江与牡丹江合流的依兰[日本]和田清:《明初的满洲经营上篇》,见《满鲜地理历史研究报告》第14期。。大约从元末明初开始,他们由遥远的原居住地逐渐南移。因为失去了元朝强有力的统治,加上女真社会内部奴隶制的发展,各部间的矛盾冲突越来越多,有时也遇到外来民族的侵犯,所以他们再也不能死水一潭照老样子生活下去了。

明朝建立以后,东北广大地区遍布着女真人。但是比较集中的是在松花江至黑龙江流域的地区。按照居住的地区及社会生产水平不同,明朝把他们分为建州、海西和“野人”三大部。建州是唐代就有了的一个名称,建州女真主要是指居住在牡丹江流域的女真人。海西因海西江而得名,海西江指松花江的一段,因此海西女真就是居住在松花江下游的女真人。“野人”是个贬词,“野人女真”,指的是松花江以北和黑龙江下游两岸社会发展缓慢,距明朝比较遥远的女真人。明朝从洪武年间就开始招抚女真并在他们居住的地区建立统治。

明朝在女真地区建立的统治制度是军事组织性质的卫所和都司。卫所的建置始于明太祖,盛行于明成祖。明初在女真地区建立了一百八十多个卫所,其中一百七十七个是成祖永乐时期(1403—1424)建立的《明史》,卷90,“兵志”2。。不仅如此,正是永乐时期在今黑龙江下游特林一带还设立了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简称奴儿干都司),统辖当地女真,任命官吏,征收赋税。其设置经过是:

永乐七年(1409年)闰四月己酉:设奴儿干都指挥使司。初,头目忽刺冬奴等来朝,已立卫。至是复奏其地冲要,宜立元帅府,故置都司。以东宁卫指挥康旺为都指挥同知,千户王肇舟等为都指挥佥事,统属其众。岁贡海青等物,仍设狗站递送。《明太宗实录》,卷62,10页。

明朝通过在女真地区设置都司卫所,任命他们的各部酋长为都督、都指挥、指挥、千百户、镇抚等,赐给敕书、印信,在当地建立起有效的统治。明朝每发给一个敕书,就建立一个隶属关系。敕书上写明领取者的姓名、官衔、颁发日期,被任命者必须妥善保存,不能丢失,不能涂改,女真大小头目以此作为行使权力的凭证。到明朝进贡时,随身携带,经过的路上和进京都要接受检验。

猛哥帖木儿和阿哈出都得到了明朝的任命。建州卫是洪武时建立的《明史》,卷90,“兵志”2。。建州卫军民指挥使司的第一任指挥使就是阿哈出。那时他已迁移到奉州(今吉林市南)。这个阿哈出在永乐时备受重用,他的女儿嫁给了明成祖,他本人成了皇后之父。《李朝实录》,太宗卷8,30页。学习院东洋文化研究所刊本。明成祖通过阿哈出扩大对女真的统治。由于他忠实地为明朝效力,特被赐姓名李诚善(或说李思诚)《明英宗实录》,卷30,5页。。当阿哈出被任命为建州卫指挥使时,猛哥帖木儿已率领本部落迁徙到了朝鲜北部的庆源、镜城地区多年了。明成祖为了加强对女真的统治,一再派人招抚猛哥帖木儿。永乐三年(1405年)的敕谕说:“尔可亲自来朝,与尔名分赏赐,令尔抚安军民,打围放牧,从便生理。”《李朝实录》,太宗卷9,8页。明成祖的招抚政策很成功,尽管猛哥帖木儿饱尝流离迁移之苦,仍于当年九月三日首途南京。明成祖高兴地授予他为建州卫指挥使,赐给印信、鈒花、金带,还赐给他妻子幞卓、衣服、金银等《李朝实录》,太宗卷11,10页。。猛哥帖木儿从此成了明朝统治女真的地方官。他把全家带到了建州卫地。永乐十年(1412年)明朝设立了建州左卫,猛哥帖木儿又当上了第一任的建州左卫指挥使建州左卫设置时间,说法不一,此依《明史》,卷90“兵志”2。。他同明朝的关系更加密切。永乐十四年(1416年)猛哥帖木儿入北京朝贡,明太宗赐宴招待了他。

但是,蒙古的铁骑扰乱了猛哥帖木儿的安宁。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经过几年的平静之后,由于躲避“达达”(蒙古)军马袭击,猛哥帖木儿又来了个大迁徙。他率所部分批迁到了朝鲜阿木河地区,也就是以前曾居住过的地方《李朝实录》,世宗卷20,11页。。猛哥帖木儿继续忠于明朝,接受其任命,为其出力。宣德八年(1433年),他已被升为建州左卫右都督,接到明宣宗的敕书,要他协助明朝派遣到朝鲜的使臣裴俊等,把高早化等六十九家召回复业。猛哥帖木儿遵照大明皇帝的圣旨,支持和保护裴俊等。而就在这次行动中,裴俊路遇“野人围射”,猛哥帖木儿拼命救护,裴俊等得以安全返回,猛哥帖木儿及其子权豆并管下大批人遭到杀害,忠骨抛于他乡《李朝实录》,世宗卷62,17页。。这对建州左卫女真是一次极为惨重的打击。从此他们部落星散,到处飘零。

给建州左卫带来转机的重大时刻,是15世纪中叶,他们迁到了浑河上游并与建州卫合居一处。当时阿哈出之孙李满住盛极一时,为建州卫最著名的女真首领。他领导本部落,活动在东北东部山区,他们利用一切便利条件发展农业、手工业以及商业交换,也从事一些渔猎活动。在各部落间,他多次组织共同行动,加强了部落间的联系。在明朝允许的情况下,他一度迁到婆猪江(鸭绿江支流佟家江),后因强邻侵犯,要求于辽阳草河落户,不成,便举家迁到了浑河上游灶突山下《明英宗实录》,卷43,7~8页。。建州左卫猛哥帖木儿父子被杀后,猛哥帖木儿之弟凡察及子童仓带领部众一直想返回祖国东北,正苦于无着落,李满住帮了他们的忙。李满住同他们的关系很密切,童仓是李满住的女婿,李满住本人又娶了权豆的寡妻。李满住一再要求让他们迁到他的居地。经过明朝准许,凡察、童仓等历尽艰辛,来到了李满住居地灶突山下。灶突山就是烟筒山,满语称为呼兰哈达。在浑河上游苏子河南岸,现在辽宁省新宾县。这里形势险要,有山有水,还有广阔的沃土良田,他们聚居在这个地区,为满族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猛哥帖木儿死后,其弟凡察成了建州左卫的实权人物。但是,在动乱时,建州左卫的卫印丢失,明朝又给他一个新铸的卫印。猛哥帖木儿有一子名董山,是童仓之弟,父死时尚幼,后来他成长起来,得到属下人的拥护。他报告说,旧的建州左卫印在他手里,明朝要求上交新铸的卫印,以防止一卫两印,凡察不交。又要求上交旧印,董山也不给。这就是董山与凡察发生的轰动一时的争印事件。两个人都想掌建州左卫大印,官司越闹越大,明朝就在正统七年(1442年)从建州左卫中又分出了一个建州右卫,以董山为建州左卫都督同知,凡察为建州右卫都督同知,分别掌管左、右卫。合建州卫,这便有了建州三卫。这是明朝一贯的统治原则,即“分而治之”,让他们互不统属,彼此对抗,明朝在上统一驾驭。

李满住及董山时期,女真社会奴隶制有了进一步发展。当时他们已大量使用铁器,利用奴隶从事生产。奴隶有抢掠来的,也有买来的,在奴隶主的驱使下,种地、伐木、舂米,女的还要为奴作妾。他们过着极其痛苦的生活。李满住及董山等奴隶主为掠取奴隶和财富,经常到汉族居住的地区和邻近的朝鲜进行骚扰。这引起了明朝的反对和镇压。成化三年(1467年),明朝与朝鲜对李满住及董山等女真聚居的营寨,发动了空前规模的大围剿。明军五万,合朝鲜援军一万,分路进攻,势撼山岳,声震天地。从九月二十四日出兵,经一个月的杀戮,建州女真死者千余人,所有积蓄,荡然一空赵辅:《平夷赋》,见《全辽志》,卷6。。董山投降后被明朝押到广宁(辽宁省北镇县)处斩姚希孟:《建夷授官始末》,载《明经世文编》,卷501。。朝鲜军在中枢府知事康纯、鱼有沼等率领下,直攻到婆猪江兀弥府(辽宁省桓仁县境),杀了李满住及其子古纳哈等数百人《明宪宗实录》,卷50,2~3页。。明朝人称这次作战为“成化丁亥之役”。建州女真经过这样残暴的“犁庭扫穴”,元气大伤,几十年以后才得复苏。

大战过后迎来了暂时和平。明朝虽然取得了胜利,却也知道女真正在兴起,不敢高枕无忧。为了防御女真东山再起,加强了抚顺、清河、叆阳等城堡的守卫,并且开始在抚顺到凤城一线修筑边墙。其后又在抚顺到开原一线继续修筑了边墙稻叶岩吉:《明代辽东の边墙》,载《满洲历史地理》,第2卷。。此外,对李满住及董山的后代仍允许他们承袭官职,照旧作明朝的臣民。

清太宗等追尊为兴祖的福满,其父锡宝斋篇古(石报奇),明朝史籍称为失保。他在董山等被杀后,于正德元年(1506年)请求袭升其叔父及从兄之职为都指挥佥事。除福满称“都督福满”以外,清太宗的曾祖觉昌安(叫场)、祖父塔克世(他失),都曾相继为明朝建州左卫的都指挥。觉昌安是一位有才有智的卓越人物。他在本家族受欺凌的困难情况下,率领长子礼敦,联合全族的人,消灭了两家仇敌,成为苏子河以西二百里内的部落首领。他同明朝也有频繁的交往,曾亲到抚顺马市贸易觉昌安(叫场)到抚顺马市贸易,可见辽宁档案馆藏《明档》乙105号。。后来觉昌安父子被明朝的辽东总兵李成梁所部误杀,在他们的寨内有敕书三十道,这都是做都指挥所得的敕书。努尔哈赤起兵之后,明朝因误杀了他的祖父及父亲,允许他袭职为都指挥,把三十道敕书全部还给了他孟森:《清史稿中建州卫考辨》,见《明清史论著集刊》下册。。那时努尔哈赤对明朝表现得极为忠顺。

明末以前二百年间,是女真发展的重要时期,清太宗的祖先在这个时期里经历了艰苦曲折的道路。但总的一直是在明朝统治下,在建州卫及建州左卫掌握一定的权力,相沿二百余年,始终是大明的臣民。《清史稿》隐约否定猛哥帖木儿即孟特穆,暗暗不承认清朝统治者的祖先曾隶属于明朝,已经比清代人更倒退了。清朝乾隆皇帝尚且肯定他的祖宗曾受明朝龙虎将军封号,而且说明那时清朝初起,明朝尚未削弱,这种事不足奇怪《满洲源流考》,卷首,“上谕”。。事实上不止一个乾隆皇帝如此,清代官书往往在孟特穆和福满的名字上头加“都督”二字,称“都督孟特穆”和“都督福满”。“都督”二字显然是官职名号。谁给他们的官职呢?无疑是明朝。明朝发给清太宗祖先的敕书,一直保存到崇德四年(1639年),经清太宗下令在笃恭殿前才统统烧掉《清太宗实录》,卷47,19页。。清太宗很了解他祖先的来历,所以明崇祯皇帝曾提到后金原来是明朝的附属臣民,后来起兵叛变,独树一帜。清太宗回答说:“我们原为明朝臣民,不仅皇帝您这么说,即我也不否认。”《清太宗实录》,卷19,36页。可见满族原为明朝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成员,他们居住的东北地区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如果现在还有人坚持清朝统治者的祖先未曾隶属于明朝,那就在尊重历史事实方面连古人都不如了,当然是大错特错的[苏联]麦利霍夫:《满洲人在东北》居然否认女真、努尔哈赤家族与明朝的隶属关系,篡改历史莫此为甚。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清太宗全传 作者:李治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