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清太宗全传》2.1节 创建后金国的骁将


一、后金的建立

皇太极是建立后金的开国功臣之一。他父亲努尔哈赤自万历十一年(1583年)起兵后,经过三十多年的艰苦奋战,正式建立了后金政权。皇太极成长起来,在他父亲指挥和率领下,勇敢地参加了统一女真的战斗,被他父亲视为兄弟子侄中最值得依赖的一员骁将。

后金是在中国境内从明朝统治下的女真人逐步统一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国家政权。万历十五年(1587年)努尔哈赤统一了建州各部女真之后,筑费阿拉城,就有了一个政权的统治中心。随着军事征服的胜利和政治影响的扩大,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努尔哈赤又从费阿拉城迁到赫图阿拉,筑城建垣。后金正式建立时,这里就作了都城。以此为中心,统治南自鸭绿江,北达黑龙江,东濒大海,西到辽东明朝边墙的广大地区。境内有满、蒙、汉及朝鲜族等。从费阿拉到赫图阿拉,实为后金建立确定了根本重地。

原来在女真人中行师出猎,照依族寨而行,有十人总领制度,到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经努尔哈赤改编,创建了八旗制度。当时规定,每三百人立一牛录额真管属。于是十人总领制度变为三百人的牛录制度;作总领的牛录额真正式成了官名《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2,2页。。初建时仅有四个牛录,以黄、红、蓝、白四色旗加以区别。后来征服和招降了更多的人口,三百人为一牛录的制度不变,而牛录之数增加。到建国前一年(1615年),进一步发展为八旗。已有的四种颜色的旗叫四正色,后增加的黄、白、蓝三种颜色的旗都镶红边,红旗镶白边,叫四镶色。总共合起来正黄、正红、正蓝、正白、镶黄、镶白、镶蓝、镶红就是完整的八旗。这是牛录制度的扩大和发展。其八旗制度的正式编成过程是:

太祖削平各处,于是每三百人立一牛禄厄真,五牛禄立一扎拦厄真,五扎拦立一固山厄真。固山厄真左右立美凌厄真。原旗有黄、白、蓝、红四色,将此四色镶之为八色,成八固山。《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2,9页。

牛禄厄真或写作牛录额真,即佐领,扎拦厄真或写作甲喇额真,即参领。固山厄真或写作固山额真。满语固山,汉译为旗,固山额真,即旗主。美凌厄真或写作梅勒额真,即副将。牛录额真之下设代子、章京。章京四人,分领男丁三百,编成四达旦,每达旦的人,行则同行《满文老档》,太祖卷4,55页。。八旗制度是社会组织,也是军事制度。最初编入八旗的是满族人。先有满洲八旗,皇太极即汗位以后才陆续增编汉军八旗和蒙古八旗。正式编成八旗,就把努尔哈赤占领地区的人口全部包括了进去。“以旗统人,即以旗统兵”,“凡隶于旗者,皆可以为兵”《清朝文献通考》,卷179。。从八旗里抽取兵丁,参加作战。对他们有严格的组织纪律要求,努尔哈赤曾规定,行军时,若地广则八固山并列,队伍整齐,中有节次;地狭则八固山合一路而行,节次不乱。军士禁喧哗,行伍禁杂乱。作战时,披重铠甲执利刃者为前锋;披短甲善射者自后冲击;精骑立于别处,不要下马,随时准备应付紧急情况《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2,9页。。八旗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提高了战斗力,使原来的生产组织成了正式军队,这为后金的建立又创造了一个必要的条件。

地区不断扩大,人口日益增加,政治、军事、司法等头绪多,任务重,努尔哈赤不可能事必躬亲。为了进行有效的统治,一要建立各种制度;二要任用各级官吏。万历十五年(1587年)六月二十四日,努尔哈赤“定国政”,立刑法:“凡作乱、窃盗、欺诈,悉行严禁。”《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1,8页。这是较早的制定的重要统治制度,包含着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奴隶主私有财产。到了正式建国前夕,努尔哈赤感到急需治国的能臣,提出必须“多得贤人”。他下令:“若有临阵英勇者,赐以官赏;有干国忠良者,用以佐理国政;有博通古今者,用以讲古今;有才堪宴宾客者,用以宴宾客,各处搜罗可也。”《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2,8~9页。努尔哈赤很懂得一点用人的道理,他说选择人才,不要求全,所谓“全才者”,天下有几人?对于一个人来说,才能有长短,做事有工拙。有的人能打仗,是“阵中之勇”,让他理政,则“拙而无用”;有的人适宜于治国,让他领兵打仗,则难以取胜。任人必须“皆随其才”《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2,9页。。这时他“又立理政听讼大臣五员,都堂十员,太祖五日一朝。”凡事,都堂先审理,其次上达五大臣,五大臣进一步核实,再上达于诸贝勒,最后达于努尔哈赤。如此循序问达。这又为后金的建立奠定了行政、司法制度的基础。

尽管这样,努尔哈赤也明白,民以食为天,人民“缺食必至叛散”《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1,6页。,要建立一个国家还必须有可靠的物资保证,要有物质基础。因此他很注意发展生产。起兵之初,他靠明朝发给的敕书,同明朝进行贡市贸易。万历十五年以后,每年又得到明朝给的八百两银子和十五匹蟒缎。后来着重发展本地区的生产,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三月“始炒铁,开金银矿”《满洲实录》,卷2。。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下令,各牛录出男丁十人、牛四头,开荒屯田《满文老档》,太祖卷3,27页。。粮食多起来,造仓积粮,设仓官十六人,吏八人《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2,8页。。后金是建立在努尔哈赤统治区的农业、手工业和商业都有了进一步发展基础上的国家政权。

在走向建立一个新兴的国家政权的道路上,基本的物质基础和各种制度逐渐齐备。所差的就是国家和最高统治者的称号尚未确定,也没有自己的独立纪年。由于权势的猛烈膨胀,他在本部落内以及和明朝、蒙古与朝鲜的来往中,称呼都很混乱。万历十七年朝鲜人已知道努尔哈赤在建州部内“则自中称王”《李朝实录》,宣祖卷23,6页。。万历二十四年朝鲜南部主簿申忠一出使建州,亲自听到努尔哈赤部下称他为“王子”申忠一:《建州纪程图记校注》,20页。。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蒙古喀尔喀等五部又尊努尔哈赤为昆都仑汗(汉译恭敬之意)《满文老档》,太祖卷3,28页。。对努尔哈赤所建立的政权叫什么名称,一时也是混乱的。后金建立前,努尔哈赤已自视有国,有时称金《满文老档》,太祖卷3,28页。,有时称“女真满洲国”《满文老档》,太祖卷3,37页。或“女真国建州卫”申忠一:《建州纪程图记校注》,22页。。但是,努尔哈赤长期坚持接受明朝的任命,他称王、称国的时候,给朝鲜的文件,仍盖着“建州左卫之印”申忠一:《建州纪程图记校注》,22页。。万历二十九年,努尔哈赤自称“女真国龙虎将军”《李朝实录》,宣祖卷142,19页。。所有这些,反映出努尔哈赤要求打破仅仅接受明朝对他的任命,但一时又无法寻找出恰当的国家政权和个人称号。

名不正则言不顺。努尔哈赤所处的现实,需要在政权建设上更加完善。也就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诸子积极拥护和支持建国上尊号,尤以皇太极等主张最力,他们认为没有统一的国名和统治者的尊号不利于巩固已有的胜利和进一步发展。皇太极等选定一个喜上加喜的日子,就是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正月初一日,为努尔哈赤上尊号。这是新年元旦,这天来到的时候,努尔哈赤五十八岁,他们为他举行了庄严隆重的仪式。先是皇太极等诸贝勒、大臣们开会议论说:我国没有汗时,忧苦极多,蒙天保佑,为使人民安生乐业,给降下一位汗,我们应给抚育贫苦人民、恩养贤能、应天而生的汗奉上尊号。大家一致赞成。

议定后,皇太极作为四贝勒,同他的三个兄弟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为首的八旗诸贝勒、大臣,率领众文武官员,在四面四隅的八处站立。八旗八大臣从众人中走出来,捧着文书,跪在前面。八旗诸贝勒、大臣率众人跪在后面。阿敦虾(虾,侍卫之意)立于汗的右侧,额尔德尼巴克什(巴克什,学者之意)立于汗的左侧,从两侧前迎八旗八大臣跪呈的文书,奉于汗前,置在桌上。额尔德尼巴克什在汗的左前方站立,宣读上尊号为:奉天覆育列国英明汗。尊号一呼出,跪着的诸贝勒、大臣都站起来,汗也从坐着的御座上站起来,走出衙门,向天三叩首。叩首完毕,汗回到御座。八旗诸贝勒、大臣,各依年齿,向汗叩首三次,祝贺新年《满文老档》,太祖卷5,67、68页。。全部仪式在赫图阿拉城内努尔哈赤的宫室举行。迄今尚有尊号台遗址在,俗称金銮殿。

以努尔哈赤上尊号为标志,一个新的国家政权在中国大地的东北建立起来。这个国家的名称就叫金,或称后金。年号则为天命王在晋:《三朝辽事实录》,卷1,又计六奇:《明季北略》,卷1,“大清朝建元”。。努尔哈赤是这个国家名副其实的最高统治者。后金是清朝的前身,这个名称在历史上曾通行一时。天命四年(1619年)朝鲜人看见努尔哈赤发行的文件上盖着篆写的“后金(国)天命皇帝”七个字的大印《李朝实录》,“光海君日记”,卷139,15页。。在文献和文物上也都有反映参见陈登原:《国史旧闻》,3分册,390页。。后金的建立是以努尔哈赤为首的满族贵族奴隶主的巨大胜利和成功。他们掌握这个国家政权,对广大的奴隶进行统治和奴役。

二、得力的助手

在后金建立前后,皇太极是努尔哈赤的得力助手,在开创后金和治理这个国家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努尔哈赤拼命追求权力,但是当他把巨大的权力握在手里的时候,并没有飘飘然忘乎所以。他小心谨慎,紧紧抓住用智慧和血汗争得的这一切。他坚持同周围的功臣宿将,有时是地位低下的部众商议军国大事,然而他敏感、多疑,喜欢像皇太极那样的忠臣孝子,不容任何人对他的地位和权力进行挑战。在创建后金国的过程中,为巩固和加强他的地位与权力,他处理了两个人的问题。这对皇太极的未来有重大关系,因而引起皇太极的关心与协助。

一是皇太极的叔父速尔哈赤。速尔哈赤是努尔哈赤之同母弟。努尔哈赤兄弟五人,他居长,三弟速尔哈赤、四弟雅尔哈赤为同母所生。还有庶弟穆尔哈赤、幼弟巴雅喇为庶母和继母所生。速尔哈赤比努尔哈赤仅仅小四岁,他幼年差不多同努尔哈赤有一样的生活经历。万历十一年以后,有时和努尔哈赤一起,有时是自己单独的驰骋在统一女真的战场上,冲锋陷阵,屡建功勋。由于他英勇善战,曾被努尔哈赤赐号“达尔汉巴图鲁”《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2,3页。达尔汉作“打喇汉”。。巴图鲁,汉译意思就是勇士。

速尔哈赤渐渐名闻中外。他在明朝人的心目中,地位与其兄努尔哈赤相等。他们称努尔哈赤为都督,也称速尔哈赤为都督。万历二十五年七月,他到明朝进贡,历史便记载:“建州等卫夷人都督、都指挥速儿哈赤等一百员名,纳木章等一百员名,俱赴京朝贡,赐宴如例。”《明神宗实录》,卷312,11页。因为他排行第三,明朝人也称他为“三都督”黄道周:《博物典汇》,卷20,“四夷”附奴酋。。在明朝人看来,速尔哈赤同努尔哈赤一样,势力越来越大,威胁明朝的安全。明辽东总兵李成梁之子李如柏曾娶速尔哈赤女为妾,生第三子,李如柏作了镇守辽东总兵官,当地就流传歌谣:“奴酋女婿作镇守,未知辽东落谁手?”《明神宗实录》,卷582,1~2页。朝鲜也经常把速尔哈赤与努尔哈赤相提并论,注意他们的动向。他们了解到,努尔哈赤称王时,速尔哈赤则称船将《李朝实录》,宣祖卷23,6页。。朝鲜通事河世国等到努尔哈赤所在地,努尔哈赤在家招待时行礼,设宴;再到速尔哈赤家,一样行礼、设宴。各有赏给。差别是努尔哈赤屠牛,速尔哈赤宰猪。兵力不同,努尔哈赤麾下万余名,速尔哈赤麾下五千余名《李朝实录》,宣祖卷69,17页。。万历二十四年申忠一所见“奴酋诸将一百五十余,小酋诸将四十余”,而“服色与其兄一样”申忠一:《建州纪程图记校注》,24页。。在朝鲜人的眼里,速尔哈赤是女真中仅次于努尔哈赤的第二号人物。

问题不完全在于速尔哈赤的势力与地位可比努尔哈赤,而是他们的关系并不亲密无间。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走向称王建国,需要更加集中权力,速尔哈赤同他的矛盾尖锐并暴露了。万历二十七年九月征哈达,速尔哈赤自告奋勇,请战说:“可令我为先锋,试看如何?”努尔哈赤命令他领一千兵前进,行至哈达城,遇到哈达兵出城拒战。速尔哈赤按兵不动,对努尔哈赤说:“敌兵出城抵御!”努尔哈赤斥责他说:“这次出来打仗,难道是因为敌人城里没有防备吗?”又“怒喝”速尔哈赤:“带你的兵向后去!”即让他继续进攻。当时速尔哈赤的兵,进路受阻,绕城而行,敌人从城上射箭,军中伤者很多。后来终于把城攻占了《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2,1页。。努尔哈赤如此大发雷霆,就是要打击速尔哈赤对他不忠、不合作和不服从调动。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东海瓦尔喀斐优城头目策穆特赫摆脱乌拉布占泰的控制,率众来降。努尔哈赤命令弟速尔哈赤同子褚英、代善并大将费英东、扬古利、常书、侍卫扈尔汉、纳齐布等领三千兵往迎。出发时,夜黑天阴,忽然军旗上连连闪出一道道白光,众将官无不惊奇。速尔哈赤说:“我从小打仗以来,未曾见过这种怪事,想必是凶兆!”正要退兵,褚英、代善不同意,强行领兵进至斐优,收降环城屯寨五百户而归。路上,乌拉布占泰出动上万大军邀击,被褚英、代善打败。速尔哈赤领五百人在山下逗留,还有常书、纳齐布别领百人跟着他。褚英、代善胜利凯旋。常书、纳齐布领兵不战,论罪当死。速尔哈赤为其求情说:“杀了他们二人,与杀我是一样的。”努尔哈赤饶了二人的命,改死为罚《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2,3页。。但是,对速尔哈赤作了一个重大决定,即“自是上不遣舒(速)尔哈齐(赤)将兵”《清史稿》,卷215,“舒尔哈齐传”。。

努尔哈赤不能继续宽恕他的弟弟,速尔哈赤也不甘心忍受这位兄长的惩罚,散布不满的话说:“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于是同他几个儿子商议,逃到了黑扯木。努尔哈赤大怒,杀了速尔哈赤两个儿子,夺了全部财产。速尔哈赤勉强承认错误,返回原处,努尔哈赤还给了他们被夺的财产。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速尔哈赤死,时年四十八岁《满文老档》,太祖卷1,12页。。速尔哈赤之死,引起很大震动,明朝专门派人以较高的礼节吊祭。现存一份明代残档记载了这件事:

钦差游击陈,为夷酋病故,请明吊祭事:据通事尹保二据市夷说称:夷酋速儿哈赤,于八月十九日病故……到职。据此,看得夷酋病故,相应吊祭。案查万历卅三年二月三十日,速酋妻故,已经前任守备佟,动支夷税银两,制办桌席二十张,白羊牛只等物,差人吊祭,循环可据。今本酋病故,比伊妻又加……向来中国宣谕,无不听命,似应比例行祭,詟……职未敢擅专,拟合移会。为此合具手本,前赴……钦差分守道王处,请照施行。

〔万历三十九年〕九月日辽宁省档案馆藏《明档》“屏风档”003。

文献反映出速尔哈赤同明朝关系密切,“中国(明朝)宣谕,无不听命”。他势力大,不服从调动,还亲明,必然引起努尔哈赤的嫉恨,对他不信任,不重用,羞辱他的人格,直至使他很快死去。努、速兄弟的矛盾,实是争夺权力的斗争。努尔哈赤利用自己的优势,战胜了一个对他地位和权力形成最大威胁的竞争者。这一胜利,对皇太极未来的政治前途也有深远的意义。

再一个是皇太极的长兄褚英。如果说因为辈数、年龄和直接的利害关系等,在努尔哈赤同速尔哈赤的斗争中,皇太极的作用不明显的话,到了努尔哈赤解决褚英的问题时,皇太极的表现就不同了。

褚英是努尔哈赤的元妃佟甲氏所生,比皇太极大十多岁。他早已投身沙场,统率过千军万马,先被赐号洪巴图鲁,后又赐号阿尔哈图图门,汉译为“广略”《清史稿》,卷216,“褚英传”。。他在政治上有抱负,想有朝一日,做一国之主,掌握生杀予夺大权。他高傲,自信,但是心胸狭窄,锋芒毕露,不大得人心。

在努尔哈赤那里,捷报频传,统一女真的大业方兴未艾,正式称汗建国指日可待。然而事业越接近成功,他本人的年岁越老,政事越多,精力越觉得不够用。他在想找个助手,也是计划百年之后江山不毁。努尔哈赤是个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有深刻了解的人,他知道中国历代统治者中间通行的嫡长子继承制度,认为这个制度可以避免在政权转移时发生骨肉相残,保证社稷江山在一家一姓中世代相传。在努尔哈赤选择助手和继承人时,想到了嫡长子继承制度。他想:我如果孑身一人,没有儿子们,也就罢了;现在我有儿子们,理应让他们执政。这样想下去,他遇到了难题,思想很矛盾。这就是:让褚英执政,明明知道他心胸狭窄,不能宽厚待人;不让他执政吧,他又是长子,抛开长子,让弟弟出来执政,那不造成混乱吗?反复思考,决定还是任用长子褚英执掌国政。他还幻想,褚英即使有缺点,也可能在执政中克服,变心胸狭窄为宽宏大量。决定一经做出,便让褚英代他管理政务。

褚英辜负了努尔哈赤的希望。他执政以后,心术不正,处事不公。因此使与努尔哈赤同甘共苦的五大臣互不团结,努尔哈赤“爱如心肝”的皇太极等四个儿子也非常苦恼。更为严重的是,褚英背着父亲,指使弟弟们对天发誓。誓词说,长兄如何说,我们即如何办,有什么话,也不要告诉父亲!褚英还提出,父亲死后,要把父亲分给弟弟们的财产重新分配,凡是和自己关系不好的弟弟、大臣,他做了汗以后统统杀掉。四弟弟、五大臣受到褚英的欺凌和威胁,他们秘密商议说:“他说汗死后不养我们,我们的生路就要断绝,还是把我们的遭遇报告以后再死。”议决后,他们不怕报复,把褚英的事口头告诉了努尔哈赤。听了他们的反映,努尔哈赤说:“空口无凭,我也记不住,要写在纸上送来。”四弟弟、五大臣每人写了一份受苦情报,呈送给努尔哈赤。

褚英执政,搞得众叛亲离。为了妥善处理褚英,努尔哈赤召见他,把四弟弟、五大臣写的材料给他看,对他说:“这是你的四弟弟、五大臣对你罪行的控诉,看后,说说你的想法,如需要申辩,也可写出来。”褚英表示:“没有什么可说。”努尔哈赤看到事实俱在,褚英无理可辩,狠狠训斥了他。努尔哈赤说:“考虑到我年纪大了,不能打仗,不能断理国事,必须让儿子们执政,让长子执政,否则,国人会议论纷纷。可是我让你执政,你身为一国之主,却不能宽宏大量,平等待人。你使四弟弟、五大臣受欺凌,不和睦,怎么还能让你执政呢?我让你同母兄弟二人执政,给你们国人各五千家,牧群各八百,银各一万两,敕书各八十道,高于你们所有的弟弟。你还不满足,竟然要从弟弟手里索取东西,要杀掉你认为不好的弟弟、五大臣,还逼着他们到处立誓,不准揭发你的问题。像你这样狭隘自私,只有把你占有的人口和财物拿出来,和弟弟们的合在一起,平均分配。”说完这些话以后,再也不信任褚英了,征乌拉多次用兵不派褚英去,命令他只留守和在家住着。

褚英对努尔哈赤如此处置,很不服气。他向自己四个仆从说:“和弟弟们平分人口,我宁可死了也不干,你们和我一起死吗?”四个仆从应声回答:“贝勒你要死,我们要随之死。”从此褚英不仅不关心努尔哈赤出征的胜败,甚至写上诅咒父亲、弟弟和五大臣的咒语,对天焚烧。还对仆从说:“我们出征乌拉的兵失败才好,那时我就不让父亲和弟弟们入城。”一个仆从跟着褚英这样干了之后,诚惶诚恐,生怕被发觉处死,就写下了遗书自缢了。他的死,引起另外三个同伙大惊,向努尔哈赤告发说:“曾说和贝勒一起死,是事实;书写咒语对天焚烧,也是事实;说各种各样的坏话,也都是事实。”努尔哈赤遏制不住愤怒,恨不能杀掉这个不肖之子。想到这样对后代影响不好,便没有动杀机,而在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监禁了褚英。两年以后,努尔哈赤鉴于褚英的存在,对国家、诸弟及大臣们均极不利,不能为一个儿子危害大家,于是下了最大决心将褚英处死。死时他三十六岁《满文老档》,太祖卷3,33页。。

皇太极忠实地维护努尔哈赤的地位和权力,坚持同褚英作斗争。他不能容忍褚英的偏执、狭隘和大胆妄为。皇太极参加了密议,冒着生命危险向努尔哈赤揭发褚英的罪行,并且写了书面材料。这对处死褚英是极关键的,他实际是帮助努尔哈赤铲除了又一个政敌。

当然,皇太极对褚英的斗争,于他自己的命运和前途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他的忠诚无疑是使努尔哈赤对他更加钟爱和信任。这从后金建立以后皇太极地位上升和作用增大可以得到证明。

后金建立伊始,皇太极就在努尔哈赤身边参与重大决策。他被称为和硕贝勒,是八旗的旗主之一,同其他的和硕贝勒,“共议国政,各置官属”《清史稿》,卷114,“职官志”。按:皇太极原掌白旗,即位后掌两黄旗,实际是将原掌白旗改为黄旗。。努尔哈赤共有子侄数十人,天命之初为首的和硕贝勒共有四人。此四人的名字及地位次序是: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四贝勒皇太极。因为这四个贝勒高于诸贝勒,所以又称他们为四大贝勒。贝勒可译为王,因而历史记载上也常常称四大贝勒为大王、二王、三王、四王。

在四大贝勒中,皇太极虽然位在最末,而在同辈兄弟中已经是出类拔萃的了。皇太极在努尔哈赤众子中,按年龄排在第八。四大贝勒中的代善、莽古尔泰是他的亲兄弟,都比他年长,阿敏是速尔哈赤之子,他的叔伯兄弟,也比他年长。褚英是努尔哈赤第一子,又有军功,必然排在他之前。褚英的垮台,是皇太极地位的一次上升。皇太极还盖过阿拜、汤古岱、塔拜、阿巴泰等年长的诸兄弟,主要是他能征善战,治国有方,得到努尔哈赤的器重。在政治上,四大贝勒并不完全以排列先后表示作用大小。皇太极排在最末,不是说明他的作用比不上另外三大贝勒。天命六年(1621年)二月,“太祖命四大贝勒按月分直。国中一切机务,俱令直月贝勒掌理。”《清太宗实录》,卷5,3页。皇太极为四大贝勒之一,参与管理国家机务,既“按月分直”,就表明他与代善、阿敏、莽古尔泰轮流执政,发挥了同等的作用。

天命时期是努尔哈赤南面独尊的年代。他在军事、政治、经济及文化等方面,以杰出的才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开创并巩固了后金政权,为有清一代奠定了大业的根基。同时,皇太极作为努尔哈赤的得力助手,在通往权力顶峰的道路上,也是大踏步前进的年代。他“赞襄大业”,素孚众望,既不肯久居人下,也不甘心与同辈平起平坐。他深知四大贝勒中,他最有希望成为努尔哈赤的继承人。阿敏的父亲有罪而死,本人也有牵连孟森:《清太祖杀弟事实考》,见《明清史论著集刊》上册。,主要是他非努尔哈赤亲子,谈不到继承问题。莽古尔泰是努尔哈赤继妃富察氏所生,因为庶出,没有太大希望。四大贝勒中只有代善与皇太极争衡的条件相当。而代善主要是年长,功多,论能力则很平庸,还不断犯错误,在努尔哈赤那里也不能得到始终的欢心。皇太极是努尔哈赤绝对信任的。皇太极专主的一名大臣叫伊拉喀,他对皇太极从不尽心竭力,还诉苦说:“四贝勒无故的不抚养我,想回到抚养我的汗那里去。”努尔哈赤与诸贝勒、大臣议论:“这个伊拉喀原来在我处,跟我在一起时没有为我出力,养之无益,使我怀恨,增加许多烦恼。我宽大为怀,不思旧恶,任他为大臣,给了我的儿子。伊拉喀既不尽力,又控诉四贝勒无故不养,岂不是在我父子间进行挑拨?”当即下令杀了伊拉喀《满文老档》,太祖卷5,79页。。这个伊拉喀的被杀是努尔哈赤的决定,说明皇太极是得到他父亲的充分信任和大力维护的。

皇太极智勇双全,他早就用上心计,同代善争胜。和代善相比,他处处显得精明强干,循规蹈矩,不像代善那样庸庸碌碌,放荡不羁。褚英死后,代善在兄弟中位列第一,称大贝勒。努尔哈赤曾说,等他死后,把小儿子们和大妃(大福晋)给大贝勒代善抚养。这位大妃有些趋炎附势,知道大贝勒代善可能继其父登上后金汗的宝座,便对他特别倾心。她不顾母后的尊严,竟屈身给代善送饭,送了两次,代善吃了两次。给皇太极送饭,送一次,收下了没有吃。此外,大妃还一天两三次派人到大贝勒代善家,本人也在黑夜两三次出院去。在诸贝勒、大臣于汗家集会时,大妃乔装打扮,金珠盛饰,故意在大贝勒代善面前卖弄风情。诸贝勒、大臣对此都以为有失体统,想向努尔哈赤报告,又畏惧大贝勒代善和大妃的权势。这些丑闻被努尔哈赤的一个小妃代因扎首先做了揭发。努尔哈赤不愿因为同大妃的暧昧关系而加罪于大贝勒代善,就借着窃藏金帛的名义,抄了大妃的家。本想处死大妃,鉴于需要她抚育年幼的三子一女,“姑宽其死,遣令大归”《满文老档》,太祖卷14,214~220页;又《满洲老档秘录》,“大福晋获罪大归”。。大妃给大贝勒代善和四贝勒皇太极送饭,反映了二人都有突出的政治地位。他二人的表现,一个吃,一个不吃,性质大不同。从这件事上,也可以想到,努尔哈赤会认为皇太极比代善更值得重用。

此后发生的几件事也证明皇太极和代善经常处于同等的地位,都能处理重大问题。二贝勒阿敏的弟弟宰桑古,受到哥哥的虐待,衣食困难,一点不关心,不照料。宰桑古就向大贝勒代善和四贝勒皇太极告状,“各诉说了二三次”《满文老档》,太祖卷16,251页。。天命六年(1621年)朝鲜满浦佥使郑忠信深入后金,详细侦察努尔哈赤为首的统治集团内部情况,他得知:努尔哈赤有子二十余人,领兵者六人。长子早亡,其次是代善,再次是皇太极,依次而下的是莽古尔泰、汤古岱等。代善“特寻常一庸夫”,皇太极“英勇超人”。郑忠信还了解到,皇太极“内多猜忌,恃其父之偏爱,潜怀弑兄之计。”其他四子,无足轻重。郑忠信进一步掌握的情报说,努尔哈赤有一名从弟,叫阿斗(阿敦),此人“勇而多智,超出诸将之右”。努尔哈赤曾暗自问他:“诸子中谁可以代替我呢?”阿斗说:“知子莫如父,别人怎么说?”努尔哈赤说:“讲讲无妨。”阿斗说:“当然是智勇双全,人人都称赞的那个了。”努尔哈赤说:“我知道你指的是谁。”他指的那个人就是皇太极。代善听到这番话以后非常恼恨。后来阿斗对代善说:“皇太极与莽古尔泰、阿济格要谋害你,事机紧迫,应有所防备!”代善看见努尔哈赤时痛哭流涕。努尔哈赤觉得很奇怪,问其原因,他把阿斗对他说过的话重复说了一遍。努尔哈赤立即召来三个儿子询问,他们都否认有那些事。努尔哈赤愤怒已极,责问阿斗,认为他两面三刀,制造矛盾,将他戴上镣铐,投入牢房,没收全部家产。

皇太极在天命时期的助手作用发挥得极成功,他协助努尔哈赤巩固和发展了后金国家,维护了努尔哈赤的集权统治。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为自己以后继承努尔哈赤开创的大业一点一点铺平了道路。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清太宗全传 作者:李治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