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宣统皇帝》第3.4.13节


“既是为国为民,我们决无二话!”

部下是一片声的赞同。

“好!”冯玉祥命令。“兵回北京。”

冯玉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率部火速进京,第二天孙岳已派人监视曹锟的卫队和吴佩孚的留守部队,而同时,冯玉祥的军队在午夜开进北京城,孙岳命令大开城门,冯军旅长鹿钟麟不废一枪一弹,一夜之间占了北京。

“完了!全完了!”

曹锟一觉醒来,发现自已的周围全是冯军。

当天,冯玉祥通电全国,宣称要召开全国和平会议,电请孙中山北上主持全国统一大计。冯玉祥的军队也改为国民军,经李大钊介绍,苏联驻华大使拉罕派顾问团帮助训练国民军。

溥仪如惊弓之鸟,冯玉祥在北京政变胜利的消息让他魂飞魄散!他从报纸上看到了曹锟解散国会、免去吴佩孚一切职务的命令,又看到了曹锟任命曹郛为总理,建立新内阁的消息。

“这肯定是在冯玉祥的刺刀下签署的命令!”溥仪吼道,“冯玉祥是个暴徒!”

他急命召开御前会议。

养心殿里,王公和师傅齐集这里,端康太妃的灵柩前已空无一人。

溥仪道:“紫禁城内城守卫队已被国民军缴械,调出了北京城,神武门上也换上了国民军的岗哨,景山上也不是守卫队,我用望远镜看过了,那里也是密密麻麻的国民军。冯玉祥一向对大清仇恨,如今如何是好?”

荣源道:“皇上的耽心是对的,要赶快想办法逃跑。这冯玉祥在张大帅复辟时就参加什么讨逆军,要不是段祺瑞的命令快,他那时就已打进紫禁城。就是这些年,他有时通电要把皇上请出紫禁城,有时又对古物文物议论纷纷,那些有关紫禁城的法案就是他鼓动起草的,现在,没有人约束他了,总统成了工具,他一定会对紫禁城不怀好意的。”

载沣道:“这这也太过惊慌了,有优待条件在,他冯冯玉祥能干干什么?”

绍英道:“今天我派人去慰问景山上的国民军,据报他们还是非常友好的,至于调出守卫队,那原是曹锟、吴佩孚的人,冯玉祥调他们也未必是针对咱的。”

溥仪仍余悸未息,道:“庄师傅,你和公使团联络一下以备有变,我我最不相信这些军阀,他他们心血来潮,什么事也能干出来。”

“好吧,我和英国公使及公使团团长荷兰公使欧登科联络一下,相信他们一定会保护皇上的。”

“别耽搁,马上就去办吧——另外,若能现在就出城,就不要等到明天。”

载沣又道:“优待条件为世界公公认,怕什么,就是孙文来,也也该承认,不要这么慌着要离宫。”

荣源道:“可是宫城外面的许多王公已经躲进东交民巷去了。”

载沣道:“都是什么货色,早几天还以皇上为荣,现在却先逃跑了!不过我也以为王爷的话是对的,没有什么可惊慌的。再说,万一有事,庄师傅那里也是有办法的。”

溥仪略微有点放心,御前会议就这么结束了。

溥仪在众人走后拉着庄师傅的手说:“别听他们的,你先去和分使团联络一下。”

“皇上放心,我这就去。”

溥仪又交待了一句:“能逃尽快地逃。”

黄郛的总理办公室里,会议在连夜进行。

冯玉祥道:“那个小朝廷,亡我之心不死,图谋复辟,又盗卖国家珍贵的文物,他们竟然把国家宝物当成当然的私有物,妄加处理。特别是近一个时期,沽名钓誉,企图扩大影响,不惜把我中华的珍贵文物拿去作政治贿赂,其拙劣的手段,卑鄙的企图真是令人发指!决不能再让这些贼留在宫中了,不然,紫禁城中的瑰宝将会丧失殆尽!”

孙岳道:“警备司令部已获悉庄士敦正与英荷公使联络,溥仪有逃跑的企图,所以我们的行动不宜迟缓,应尽快进行。不然,可能造成巨大损失。”

“那个庄士敦,最不是玩艺儿,甘愿作溥仪复辟的工具。”警察总监张璧愤然道。

李煜瀛是作为社会知名人士而被邀参加这次会议的,他也愤然道:“他是在淘金!他从溥仪的赏赐中获取了巨额财富。”

总理黄郛道:“事不宜迟,明天上午就采取行动,今晚就把清室的优待条件修改好。”

冯玉祥道:“就按总理的布署去办,今晚作好一切准备,明早动手。”

到了天亮,清室优待条件修改过了。

黄郛道:“明天由警备总司令鹿钟麟、警察总监张璧和李煜瀛先生前往故宫执行新的清室优待条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张璧道:“这是一件大事,需要带多少军队和警察?”

鹿钟麟道:“军士和警察各20名就够了。”

冯玉祥道:“不要带多少人,20名也就足够了。”

众人又把细节讨论了一番,便吃了早餐。饭后,太阳已露出脸来。

鹿钟麟、张璧和李煜瀛来到紫禁城神武门,即刻命令把电话线割断,又对宫外及宫门的国民军作了一番布置。然后率军、警备20名进入神武门。如狼似虎的40名军警,个个拿着德国造20响短枪,每过一道门就缴下值岗卫兵的武器,留下一个监视他们不许走动。一行人一路走到养心殿,绍英已闻知此事,跑到养心殿前,鹿钟麟命令在此停住,向绍英出示了国务院通过的优待条件道:“我等奉大总统和内阁命令,保护逊帝溥仪先生在2小时内出宫!”

绍英扫了一眼修改的优待条件,面如土色。一会儿老羞成怒,指着李煜瀛道:“你你不是故相李鸿藻的公子吗?何忍做出这种背叛旧主的事来?”

李煜瀛并不答话,只是一脸微笑。

绍英又指着鹿钟麟道:“你不是故相鹿传霖的一家吗?为什么这们逼迫我们?”

鹿钟麟道:“你要知道,我们这是执行总统和国务院的命令,是为了民国,同时也是为了清室,如果不是我们,你们就休想这样从容了,也容不得你在这里说三道四的。”

绍英道:“我大清入关以来,宽宏为政,没有对不起百姓的事,况优待条件尚在,怎么能够这么办呢?”

鹿钟麟声色俱厉地道:“你这是替清室说话。‘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至今百姓们仍记忆犹新。前次张勋复辟,颠覆民国,这不是明显公然地毁弃优待条件吗?可见是你们先撕毁的优待条件。当时全国军民一致要求严惩复辟祸首,到现在还是一个悬案。最近,溥仪先生和太妃及内务府大臣们带头偷盗国家宝物,把宝物视为私有,任意处置,已引起举国公愤。群情激动,要采取极端措施,其势汹汹,就要动手,如果不是我们劝阻,早就有鲜血溅到宫墙上,你看,景山的大炮正张着大嘴巴呢。”

已有人来报告绍英:“万岁爷不在养心殿,到储秀宫去了。”

鹿钟麟道:“总管大人,记住:两个小时!”

绍英气歪歪的走了。

“达令,北京饭店的西餐真是可口,今天再订一桌吧。”溥仪坐在椅子上,婉容刚刚梳洗好。

婉容道:“正宗的西餐还是洋人做得好,天津的租界里的比这好多了。赶明儿有机会到天津,我带皇上到餐馆去。”

“你张口天津,闭口天津,我不免对天津神往起来——今后啊,我一定去天津!”

此时,一个太监递过来一个苹果,溥仪接手里,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咬了一口。

“皇上,皇上啊……”

绍英带着哭腔跌跌撞撞的进来。

“怎么了?这么慌张?”溥仪转头看看皇后,见她正准备吸大烟,便有点责怪绍英的意思。

“皇上,”绍英哭了起来,冯玉祥派军队来了,还有李鸿藻的后人李煜瀛在里面呢?说民国要废止优待条件,拿来这个,叫叫皇上签签字……”

啪——,溥仪的苹果落到地上,苹果渣子从张开的嘴巴里掉了一地。婉容和其他的人吓得抖成了一团。

溥仪哆哆嗦嗦地接过绍英手里的公文,见上面写道:

大总统指令

派鹿钟麟、张璧交涉清室优待条件修正事宜。此令。

中华民国十三年十一月五日。

国务院代行国务总理黄郛

修正清室优待条件

今因大清皇帝欲贯彻王族共和之精神,不愿违反民国之各种制度仍存于今日,特将清室优待条件修正如左:

第一条 大清宣统帝即日起永远废除皇帝尊号,与中华民国国民在法律上亨有同等一切之权利;

第二条 自本条件修正后,民国政府每年补助清室家用五十万元,并特支出二百万元开办百姓贫民工厂,尽先收容旗籍贫民;

第三条 清室应按照原先优待条件第三条,即日移出宫禁,以后得自由选择居住,但民国政府仍负保护责任;

第四条 清室之宗庙寝陵永远奉祀,由民国设卫兵妥为保护;

第五条 清室财产归清室完全亨有,民国政府当为特别保护,其一切公产应归民国政府所有。

              中华民国十三年十一月五日

这个清室条件倒让溥仪宽松地出了一口气。说道:“比我想像的要好多了。”

绍英道:“他们说要在两个小时内全部搬出!”

这才打在了溥仪的疼处:东西怎么办?他跳起来道:“这怎么办?我的财产呢?太妃们呢?”他急得直打转,“快打电话找庄师傅,找公使团来干预!”

“电话线断、断、断了!”荣源这时跑过来答道。

“去人找王爷来!我早就说要出事!偏不叫我出去!找王爷!找王爷!”

“出不去了,”宝熙道。“外面把上了人,不放人出去了。”

“给我交涉去!”

“嗻!”

敬懿、荣惠太妃听到了消息,号陶大哭,她们如疯了一般,死也不愿意离开。

“让我们陪伴端康吧!”敬懿此时竟对端康好了起来。

绍英来到养心殿门口,道:“端康太妃的灵枢停在那里,敬懿、荣惠两太妃又不愿离开,还是宽延此时日吧。”

张璧一拍腰间的手枪,道:“恐怕他会急得发火。”

鹿钟麟说:“你们不要拖延时间,我们是有规定的,溥仪先生和他的妻子们每人所带的东西只能是他们的两个外人所能带得动的,其余的东西,一律不准带!你们赶快把溥仪及他妻子的汽车开到御花园,耽误时间对你们的安全是不利的。”

绍英道:“已耽搁这么长时间,后妃们的行动又慢,这么短的时间,无论如何也不够。”

“好吧,刚才的时间算在内,三个小时,”鹿钟麟又把时间延长了一个小时,他随即对外面大喊,“告诉外边,千万要耐住性子,再延长一个小时,事情是可以商量的,先不要开炮放火!”

鹿钟麟这么一叫,又掏出一块手绢向景山上打了个手势,吓得绍荣等人面如土色,此时溥仪已来到了养心殿,听了鹿钟麟的话,吓得差点又栽到地上。他哆哆嗦嗦地道:“快快收拾东西,快快把印玺交给他们……”

此时,朱益藩和陈宝琛进来了,让皇上不要慌张,出了宫以后,事情还有商量。

“庄师傅呢?”

陈宝琛道:“他们独不让庄师傅进来,庄师傅到大使馆去了。”

载沣此时也跌跌撞撞地进来,溥仪忙迎上去道:

“王爷,这怎么办哪?”

听了溥仪的叫声,像挨了定身法似的,他被定在那里不动了,许久,才道:

“听听,听旨意,听旨意……”

溥仪气得一扭身进了里屋。

“啪——”一声枪响划过紫禁城的上空。

绍英忙道:“快快,再过二十分钟,景山上就要开炮了……”

荣源吓得比兔子跑得还快,钻进了御花园的山洞。

皇后、淑妃们来了,她们都带了两个太监,太监的身上都背了厚厚的包袱。一会儿,溥仪走出养心殿,他的后面,李玉亭和一个随侍也各带了重重的包袱,鹿钟麟见带的东西没有超出规定,便走上前道:“我奉命保护溥仪先生及家人撤出紫禁城,先生,要去哪里?”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鹿钟麟有意无意地摸了一下手枪,又道:“溥仪先生,到什么地方去?先生看哪里最安全?”

溥仪道:“去北府。”

“上车!”

鹿钟麟一挥手,手拿短枪的军警一拥上前,围在了溥仪及婉容、文绣的四周,一行人往御花园行去。

来不及多看几眼这祖宗留下的紫禁城,来不及多看几眼这朝夕生活过的地方,溥仪钻进了汽车,婉容和文绣,王爷和绍英也上了汽车。

立时,每位司机旁边钻进一位军警,而车两边的踏板上则各站了两名警察。

几个满脸污泥,头如鸡窝,衣衫褴楼的太监站在神武门旁,见溥仪的汽车来了,大骂:

“报应啊!皇上,你也有今天?”

“报应!报应!”

溥仪的头扭在一边。

汽车如风驰电掣一般,一会儿开到了醇王府。

大家下了车,鹿钟麟道:“溥仪先生,你今后是打算做皇帝,还是要当个平民?”

溥仪答:“我愿作一个平民。”

“好!”鹿钟麟道,“那么我们就保护你。”说罢和溥仪握了握手。

张璧道:“既是个公民,就有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将来也可能被选做大总统呢!”

溥仪连忙道:“我本来早就想不要那个优待条件,这回把它废止了,正合我的意思,所以我完全赞成你们的话。当皇帝并不自由,现在我得到自由了!”

听了这话,周围的民国士兵们都鼓起掌来。

溥仪出宫后,对宫内的宫女和太监等均任其自由迁出宫外。同时,国务院下令组成了清室善后委员会,对清宫的历代文物进行清点、登记、整理、保管。故宫归属于国家。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宣统皇帝 作者:刘德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