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宣统皇帝》第4.2.2节


其实,郑孝胥和罗振玉怕的是随着婉容的到来,陈曾寿和胡嗣瑗也会到这里,听说陈宝琛也要来,这些人在溥仪身边,不仅会坏了大事,也会和他们争功!他们一手造成的这种大好局面,怎好拱手让给他人!现在皇上马上就要就位了,作为功臣,自己肯定会位在首辅,但要是陈宝琛那样的人来到这里,可就说不准了。所以,他们和日本人串通一气,牢牢地把皇上和其他人隔离开来。对日本人来说,溥仪是一个工具,对郑孝胥等人来说,他更是个工具!

众人散去后,工藤铁三郎端来一杯茶,溥仪掀开盖子,大惊失色,道:“这茶茶颜色有点不正!”

工藤铁三郎二话没说,端起茶一饮而尽。

停了一会儿,工藤铁三郎道:“皇上以后的茶饭饮食都由奴才代尝!”

溥仪被深深地感动了,许多天来,工藤铁三郎对他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他的勤奋和小心远远超过了李玉亭和祁继忠。

“工藤,我就赐给你个名字,叫‘忠’!”

“嗨!”

工藤忠跪地叩头,泪流满面的道:“我是个孤儿,自幼流落到满洲作浪人,后为川岛浪速收留,本没有名姓,大家见我忠厚威猛,都叫我‘铁三郎’今天皇上赐我名字,有如父母给了我做人的荣耀,更何况皇上是君临天下的帝王,我这荣耀是光宗耀祖又流芳万古的!”

当晚,工藤忠向川岛芳子报告道:“我已取得宣统帝彻底的信任!”

“干得好!”川岛芳子夸赞他一番,“我会好好犒劳你的。”

工藤忠走过来搂住她的腰道:“我永远是你忠实的奴仆。”

“别急,我向参谋部发报报告这里的事情。”

工藤忠和川岛芳子是多年的老交情了,在芳子的授意下,溥仪的身边,已没有了什么人。

“皇上,让我伺候您吧。”

正是深夜,工藤忠不知去了哪里,李玉亭和祁继忠更是不见人影儿。

“你——”

“我们都是爱新觉罗的后代,只有我们才是向往复辟的!无论如何,我们要夺回失去的一切!特别是要洗雪祖陵被掘的奇耻大辱!”

这些话正说在溥仪心坎上,特别是最后一句,更让溥仪热血沸腾!

溥仪本就喜欢男色,见了眼前的男装丽人怎不动心?当川岛芳子为他脱下靴子解下裤带,他早已把持不住,芳子更是如烈火一样扑向他,跨在他身上。

“十四格格……”溥仪从来也没有这么畅快过,因为这是第一个女人向他如此大胆地疯狂,不顾一切地疯狂……

“叫我金璧辉,叫我璧辉,我身上的血是爱新觉罗的血!”

“璧辉……”

川岛芳子更疯狂了,她终于使他的男人象征物昂然起来,她急忙玉户相迎,虽然刹那间溥仪有点把持不住,老到的身经百战的川岛芳子已料到这一点,急忙抓住它塞向……

二人相拥在一起……

“我要为你生一位皇子!”

溥仪既惊骇又喜悦,道:“能吗?”

“怎么不能,全在里面呢,所以我那下面垫上枕头,会流向更深处的。”

溥仪哭了起来,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把那插入女人的……虽是极短极短的一瞬,但这种暴烈,这种在里面恣肆横流的快感,这种满足,是生平第一次。更何况,他多么渴望得到一个皇子啊!

溥仪这些天并不寂寞,反而有了男人的尊严,他在考虑如果真的这么和谐,金璧辉有了孕,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她娶过来!

工藤忠独自向关东军参谋部土肥原去了电报。土肥原指示他:配合川岛芳子,若川岛芳子真的成功,绝胜过婉容生下皇子!

“这孩子我更希望是你的。”金璧辉躺在金璧东的臂弯里道。

“不论是谁的种,他都是我最亲爱的孩子。可是,璧辉,你意识到了吗?我们以前也很和谐,你没有什么措施,你怎么会没有什么动静呢?”

金璧辉的心一下子凉得如北极的冰窟,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她作为幼年时川岛浪速那淫邪的举动,那粗大的长长的阳具折磨得她死去活来的情景……

“璧辉你怎么了……”

金璧东叫了许多声,她才回过神来,她,已是欲哭无泪。

随着金璧辉例假的如期到来,板垣也从沈阳来到了旅顺。

板垣比土肥原更矮,也更青、更白,他剃了一个光光的头,差不多和他的脸一样白里带青。

板垣道:“这个国家名号叫满洲国,国都设在长春,长春改为新京。国家由五个民族组成,即满、汉、蒙古族、日本族和朝鲜族。日本人在满洲花了几十年的心血,法律地位和政治地位自然和别的民族相同,比如同样可以充当新的国家官吏。”

板垣从皮包里拿出《满蒙人民宣言书》以及五色的“满洲国国旗”。

溥仪气得发抖,他复辟的梦破灭了。但还极力地克制着自己,道:“这是个什么国家,难道是大清帝国吗?”

板垣的脸上充满了微笑,小眼睛眯得如一条线,他回答:

“这不是大清国复辟,东北行政委员会由张景惠主持,熙洽君,臧式毅君,马占山君等七人都签了字,一致推戴阁下为新国家的元首,就是执政。”

听着从他嘴里响出个“阁下”来,溥仪的血顿时翻涌到脸上,在他的心里,东北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三千万的人民都抵不上那一声“皇上”呀!他大声道:

“满洲人心所向不是我个人,而是大清的皇帝,若是取消了这个称谓,满洲人心必失,请关东军重新考虑这个问题!”

板垣青白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他们又争论了两个多小时,最后,那张脸上再也笑不出来,扔出了像那光头和白脸一样清冷的话:

“阁下再考虑一下吧,关东军的意志是坚决的!”

晚上,郑孝胥、郑垂和罗振玉围在溥仪旁边。

郑孝胥道:“臣早说过,不可伤日本的感情,刚才板垣说了,若皇上不接受军部的条件,就只有用对待敌人的手段答复,皇上看怎么处理此事?”

溥仪瘫在沙发上,他能说出什么来?

郑垂走到溥仪面前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识时务者为俊杰。咱君臣现在在日本人手心里,不能吃眼前亏,不能像张作霖那样,要通权达变。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罗振玉道:“日本人和张景惠、熙洽他们都是不讲信义的人,说好的帝制,如今又反悔了。”

郑孝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绿水!做元首和做皇上只是名称不同而已,臣跟随皇上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皇上能登上这个位子吗?若皇上不答应,前途凶险,臣也只好卷铺盖回家了!”

郑垂道:“日本人说得出做得出,他们要真的以敌对的态度对待皇上,恐怕真的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了。不过,我总以为,现在答应日本军部,将来慢慢地再培植力量,凭日本人建立咱自己的军队,到那时不愁没有办法。”

罗振玉垂头丧气地道:“事已至此,悔之至及,只有暂定一年为期,如逾期仍不实行帝制,到时即行退位,看以此为条件,板垣怎么说。”

溥仪不得不妥协,对郑孝胥道:“回板垣的话,就这么说吧。”

郑孝胥高兴已极,到了板垣那里,道:“皇上同意了。”

“那么还有许多的条件要签字呢。”

“我来签!”

“阁下能代表皇上吗?”

“能!”

“好!有关矿山、港口、新政府的人员及运作,阁下都可以代表皇上签宇吗?”

“能!我不是在沈阳已和三宅参谋长议好了吗?”

郑孝胥觉得,只要跟定了日本人,为日本人效命,总理的位子就到手了,他可以代皇上签字。至于皇上那里,他有的是手段!

板垣放纵地笑着,道:“今天晚上就和溥仪阁下一起来参加宴会吧,你只要真诚与大日本帝国合作,我们一定会考虑你在新政府中的地位的。别忘了你在沈阳和刚才反复说过的话!”

郑孝胥心里想的是高官厚禄,这许多年来他的奋斗目标就是这些。他在庆幸,必跟溥仪,利用溥仪的方略制定得多么英明!他以后一定会成为名垂千古的宰相!

所以,当溥仪派他们到天津时,他已和三宅光治参谋长签订了协议书,把满洲国的政治、经济、文教、军事主管的权力和土地、矿山、森林、铁路、港口等等权力,完全移让给日本。

当晚,在板垣的宴会上,郑孝胥父子满面春风,板垣则纵声大笑。板垣召来了一大批日本妓女,给每个赴宴者都配上了一名,而板垣自己则左拥右抱。

溥仪坐在那里,两眼呆滞,板垣青白的脸,青白的头总是在他的眼前晃动着。板垣接受每个人的敬酒,不时地劝“溥仪阁下”尽情享乐。突然,他一抓一个妓女的裆部,那妓女惊叫一声,板坦笑得更厉害了。

“你的,做教书做教授的干活?”

那个妓女向溥仪鞠躬道。

溥仪并不回答她,她又问道:“那么先生是做买卖的干活?”

谁知,这些话被板垣听到了,他把一口酒吐到了这妓女口里,道:“不错,他是做买卖的干活,是做大买卖的!”

溥仪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肃亲王府的,祁继忠道:“皇上,您真的醉了。”

溥仪道:“我疯了!”他看了看左右,道:“十四格格呢?”

“奴才不知道她到什么地方去了,听说她已奉参谋部的命令去接皇后主子去了。”

其实,十四格格正在王府的另一间房子里。

工藤忠道:“芳子,你怎么不到皇上那里去了?”。

芳子苦笑着道:“我已检查过了,我不能生育了!”

工藤忠大惊,道:“你也不必悲伤,我是浪人,我知道什么是人生。”

“来吧!”芳子撕开了自己的衣服,“让我们品尝人生的欢乐!”

长春,其实已叫新京。

1932年3月9日,溥仪穿着西式大礼服,在执政府典礼大厅举行就任执政仪式。

参加仪式的日本方面的人员有:满铁总裁内田康哉,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参谋板垣等。参加仪式的中国人则五花八门。有奉系人物张景惠、减式毅、熙洽、张海鹏、张燕卿、谢介石、丁鉴修、于冲汉、袁金铠、冯涵清、赵欣伯、韩云阶等。溥仪的旧僚有郑孝胥、罗振玉、宝熙、胡嗣瑗、陈曾寿、万绳栻、商衍瀛、佟济煦、前盛京副都统三多,以杀害秋瑾闻名的赵景祺,蒙古王公贵福、凌升、齐默特色木丕勒等。

溥仪的前面是工藤忠,后面则紧随着祁继忠。人们走进大厅后,关了门,仪式开始,大家一阵欢呼,一阵鼓掌,全体向溥仪三鞠躬。之后,臧式毅和张景惠向溥仪献上“执政之印”,郑孝胥代念“执政宣言”,文曰:

“人类必重道德,然有种族之见,则抑人扬己,而道德薄矣;人类必重仁爱,然有国际之争,则损人利己,而仁爱薄矣。今立吾国,以道德仁爱为主,除去种族之见,国际之争。王道乐土,当可见诸实事。凡我国人,愿共勉之。”

郑孝胥念完,便是宣布新国家政府的人员名单:

国务院总理郑孝胥、民政部总长臧式毅、外交部总长谢介石、军政部总长张景惠、财政部总长熙洽,实业部总长张燕卿、交通部总长丁鉴修、司法部总长冯涵清、文教部总长郑孝胥(兼)、奉天省长减式毅(兼)、吉林省长熙洽(兼)、黑龙江省长程志远、立法院院长赵欣伯、监察院院长于冲汉、最高法院院长林棨、最高检查厅厅长李槃、参议院议长张景惠(兼)、参议袁金铠、罗振玉、贵福等,国务院秘书官郑垂、郑禹、侍从武官长张海鹏。特命驹井德三为国务院总务厅长。

随后,内田康哉代表外宾祝词,罗振玉代读执政的答词。

答词完毕,大厅的各门打开,人们涌出来,顺走廊往西拐,出门是一个小院,军乐队的人在那里列队等待。这时,赵欣伯从队列里走出,来到临时安装的旗杆之下,随着演奏伪满国歌的乐点把伪满国旗五色旗升上旗杆。

溥仪脱下他的黑色礼帽,其余的人则冲国旗三鞠躬。

升旗毕,典礼结束,人们便相聚在一起照起纪念相。

晚上,举行了盛大的开国典礼后的宴会。望着宴会上的人们,想着刚进长春时曾受到的热烈欢迎,想到白天的就职宣言,想到外宾的祝词、想到升旗仪式,溥仪不禁飘飘然起来。他想:我既是一国元首,今后有了资本,就更好同日本人商量了。

第二天,罗振玉来到执政办公室,道:“皇上屈就执政,按说君辱就该臣死,今天到这种地步,与我有很大关系。我无脸再见皇上,臣就此告辞,仍去卖画玩古董去了。”

溥仪苦留不住,君臣洒泪而别。

郑孝胥的总理办公室与执政府办公室仅一墙之隔,他望着罗振玉这个已渐渐远去的敌人身影,长出了一口气:

“他只能做铺路石。”

郑孝胥自言自语。然后,他挟着皮包走向国务院会议厅。

部长们见总理到了,都起立向迎,这可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体验。看来,孔子说的“学而优则仕”是永远的真理。我有满腹的学问,今天终于做到了群臣之首的位子。虽不是宰辅,但总理与那也没有什么区别。

“各位请坐!”

大家坐下来。

郑孝胥道:“今天我们讨论各部次长及各部司员的问题。”

各部的部长们心内都有人选,正准备提出来,国务院总务厅长驹井德三霍地站起来道:

“总理阁下,我这里有一份各部次长、总务司以及其他各司的人员名单。”

大家传看着他的名单,一串串一串串的全是日本人。大家惊愕无比,都不敢说话,面面相觑。待看郑孝胥有何表示时,他只是低着小三角眼,摆弄着手中的什么东西。

过了半晌,熙洽道:“这怎么成呢?满洲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聘请几个日本人做顾问是可以的,次长和司长都是日本人,我们总长有何用,这成何体统!”

驹井德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厉声道:

“满洲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它包含着满、汉、蒙、日、韩五个民族。有这些民族,就有这些民族的官吏。况且满洲国是怎样建立起来的?是日本人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日本人诚心诚意希望满洲国将来能够富强康乐,但是这种富强康乐必须有日本人的全力指导才能获得。你们从满清到民国,谁能治理好国家?都是自私的贪官污吏。所以说,日本政府派遣它优秀的官吏到满洲来,这完全是一份好意。你们应该表示欢迎,而不该稍有怀疑,更不能有敌视!”

这里最感解气的,是郑孝胥,不过,毕竟,他是名正言顺的总理,虽然这里看样子一定是驹井德三说了算。

第一次内阁会议结束了,会议当然地通过了驹井德三列出的名单。

熙洽悻悻地,想:还不如学马占山,不做这个满洲的官,看来在小日本鬼子的手里,咱成了活僵尸了!自己活该,没有马占山的气概。

郑孝胥则挟着皮包来到执政府执政的办公室,道:“皇上,这是内阁会议上确定的次长和司员的名单,请皇上签字批准。”

溥仪看了名单,惊讶地道:“怎么都是日本人!我们用这么多日本人干什么!”

郑孝胥道:“这是驹井德三提出的,关东军军部审定的。”

“什么!不行!我执政还没审定,关东军怎么能这样掌握用人大权!”

“皇上,如今您是执政,有些事别人可以代劳的。”

“国家高级官员的任命也可以代劳吗?不行。”

“可是据条约规定,日本人有这权力。”

“什么条约?”

“臣和关东军参谋部订有条约……”

“你!你怎能背着我与他们私订条约?”

“这是皇上同意的。”

“我什么时候同意的?”

“在旅顺的时候,不是皇上派我和犬子郑垂去沈阳全权处理一切吗?”

“你!这用人的大权也能出卖吗?”

“皇上,我这样做犹如当年的李鸿章,全为老佛爷考虑,为大清考虑……”

他不再说了,他发现皇上已晕了过去。

待皇上醒过来,过了半天,还是签了字。

溥仪并没有气馁,他把自己执政的位置看成是通往皇帝宝座的阶梯。他只是觉得,还是陈宝琛师傅说得对,郑孝胥欺下罔上,只为自己权力着想,不是个好人。

一个月后,执政府搬到了一个新地方,这里有楼房有花园,是长春最好的房子了。

溥仪亲自为每座楼命名,把居住的楼命名为“缉熙”,取自《诗经·大雅》“于缉熙敬止”句。又根据祖训“敬天法祖、勤政爱民”,把办公楼命名为“勤民”楼,把自己的办公室命名为“健行斋”,取《易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之义。

于是溥仪宵衣旰食,想把元首的职权使用起来,每天早早起来,进办公室办公,一直到天晚。

一天,他见到陈曾寿,道:“我将忍耐一切困苦,兢兢业业,发誓恢复祖业,百折不挠,不达目的,誓不甘休。”

不一会儿,胡嗣瑗也来了,面对两位老臣,溥仪流泪道:

“我现在有三个誓愿,告诉你们:第一,我要改掉过去的一切毛病,陈宝琛十多年前就说过我懒惰轻佻,我发誓从今永不再犯;第二,就是刚才向陈曾寿师傅说过的,不达目的,誓不甘休;第三,求上天降一皇子,以承继大清基业。此三愿实现,我死亦瞑目。”

一席话说得君臣唏嘘不止。

缉熙楼是一栋二层戴帽的小楼,正门朝南、后门朝北,溥仪上勤民楼去都是出后门,越过中和门,直冲勤民楼的前门。

起初的许多天,每天早晨起床,便到健行斋坐等文武百官来向他启奏国家大事。来的人很多,但有的是请安,有的是贡献方物。溥仪问起国事,总理的回答是“总务厅长正在办”,“总长”们的回答则是“次长正在办”。而总务厅长和次长是很少和溥仪见面的。以国务院总理名义呈递的敕裁书,溥仪只能“裁可”,不能驳回或改动。日子久了,溥仪发下的第一条誓言就自动地解除了,他渐渐懒散下来,成天呆在缉熙楼里,无意于日理万机了。

从正门进缉熙楼,对面便是楼梯,溥仪的住处在二楼西侧的两个房间里,婉容则住在楼的东侧。

二楼最西侧的一间屋是一个小佛堂,溥仪每天都在这里虔诚地向佛祖菩萨拜跪。这一天,他跪在这里,默默地道:“请佛祖、菩萨给我一个皇子吧……”

默祷以后,走出门,恰好见婉容过来。正是四月底的天气,婉容肥硕的乳房耸立着,这生命的象征物,生机的象征物,溥仪顿时激动起来。

“达令,干什么去?”

“到卫生间去。”

“快去快回,我到你房间去。”

“怎么又不去办公了?”

“没什么好办的,日本人都给办好了。”

溥仪来到婉容的房间,把床头的烟枪拿到茶几上,把散乱地被褥整理了一下,太监和宫女见了,忙道:

“奴才们刚才要整理,主子说待会儿,所以是这个样子。”

“没什么,你们去吧。”

皇上今天的脾气真好!太监和老妈子欢天喜地地去了。

婉容进来坐到床上,道:“这里真像是监狱,比在紫禁城还闷人儿,我快憋死了,恐怕我活不长!”

“别这么说,怎么说出这么不吉利的话。无论如何,我们现在有了自己的国家,我已经主政了。”

婉容道:“皇上可要注意,我看日本人比革命党、赤匪、冯玉祥都阴毒得很,你可要注意,真的落到了陷阱里,恐怕不好出来。”

“没什么,当年重耳经过了许多国家,最后是靠秦穆公的军队做了君主,不也是成了春秋一霸吗?”

“皇上,不会有泰姬文赢吧?”

“达令,别开玩笑了。说实在的,上天这些天给了我启示,他们会赐给我一个皇子来继承大清的基业的,达令,我觉得我行了。”

“能吗?”婉容道,“不成的话我会更痛苦。”

“能!咱要会方法。”

“听说天毓嵣为你注射荷尔蒙,是吗?”

“是的,都是从天津购得的,德国货。”

“那好吧。”

二人脱衣上床,可是溥仪怎么也不志高气昂,他道:“你侍弄它一下,用点唾液看看。”

他不敢说这是十四格格的招儿,婉容试了一会儿,果然有了反应,可是仍不是理想的样儿。

“达令,为了大清的基业,我求你一件事,这可是我一生中的第一次——你用舌尖试试看。”

“你!你!看了那春宫图!宫中那东西,害人!”

“怎么?你在宫中也看了……”

二人沉默不语,溥仪定定地看着婉容,婉容看出了他目光中的哀求,便滑下身去……

可是,昂然的它刚一触及,便自作主张起来……

婉容被撩逗了起来,向溥仪道:“我也求求你,那样……”

溥仪哪有半点劲儿和兴致。

溥仪又逼着婉容试了多次,可是在一个月中,他们得到的是更大的失望和痛苦。

溥仪已感觉到在婉容那里是不可实现他得到皇子的愿望了,便叫过工藤忠。工藤忠已是他的侍卫处长了,可是和所有日本人不同的是,他对溥仪仍像狗一样听使唤,像牛一样任劳任怨。

“皇上叫我有什么事?”

“十四格格哪里去了,怎么不见她?”

“皇上是说金司令,她现在忙得很,恐怕到热河去了。”

“什么?金司令?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张宗昌的几千人马现在投奔她了,在热河,她屡建奇功!她的队伍现在正在扩大,说是要为进军北京作准备呢!”

“好样的!她若来新京,让她来见我!”

“遵命!”

工藤忠给金璧辉去了电报,她很快地来到了新京,身边带着几个干儿子,都是女着男装,一体的男人打扮。

溥仪的会客厅已不再豪华,绝不如在天津时的那欧式的摆设气派。客厅里只有书橱,花盆台子,双人及单人沙发,还有一个小圆桌,桌上铺的也只是线织桌布。

金璧辉脚登深筒军靴,腰挎指挥刀,一身戎装进了缉熙楼。谁都知道她和日本关东军军部的关系,都哈腰称她金司令——现在她最喜欢这称呼。她的身后也跟着一位身着戎装侍卫,不用说,她也是女的。

到了溥仪的客厅门口,溥仪道:“十四格格,连军刀也不卸下呀,那把盒子枪,就更不该还别在腰间了。”

“皇上,恕奴婢无礼。”

她一示意,旁边的侍卫道:“干爹,下掉来让我拿出去。”

“好吧!”

金璧辉非常利索地把枪刀皮带解下递与了干儿子。

“干爹,我下去了。”

“去吧,这儿没事的。”

溥仪道:“你的干儿子倒孝顺得很。”

金璧辉得意地道:“当然!”

“听说你也拉起了队伍。”

“这不是响应皇上的号召吗,要建立我们自己的队伍,我一定要回北京去!我们才是那里的主人!”

“爱新觉罗的后人若都像你,怎么会弄成国破家亡的局面!”

“血债血还!没有什么好说的!”

“格格,可是我有项心愿,犹如重建大清一样迫切,如今不知怎么实现——其实你也向我提起过的。”

“什么……”

“大清基业的继承人。”

金璧辉突然没了神气劲儿,脸色黯然,目光呆滞……

“只有我们才和谐,才能成功,这恐怕是上天决定的吧……”

溥仪移到金璧辉的身前,伸出手去。

突然,金璧辉伏在溥仪的怀里号啕大哭,直哭得风云变色,屋内冷风阴阴。

“怎么了?十四格格?”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宣统皇帝 作者:刘德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