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光绪中华》第08章 醇王府


与翁同龢谈了一下午,看了看书房内的西洋钟,已是下午三点了。翁同龢退去后,我一个人在书房呆了一阵,想着千头万绪从何处理起才好。

以前曾与朋友争论过光绪朝变法的事情,朋友都认为如果袁世凯不背叛光绪,中国将会走上一条光辉的道路。这个观点我是部分赞同的,因为我觉得戊戌变法走的是一条比较正确的道路。君主立宪,也比较适合当时中国人的皇权思想。但是细细想来,如果袁世凯不背叛,就真的会变法成功吗?

未必吧?在我看来,那是幼稚的历史观,从后来袁世凯的举动来看,他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如果按照谭嗣同的设想,袁世凯兵围慈禧,荡除顽固守旧势力后,他的地位又岂是康有为梁启超之辈可以控制的?接下来的不会太长时间里,袁世凯肯定会攫取大权,然后逼光绪禅位,中国,还不是要走上那个洪宪皇朝?然后接下来护法战争什么的……继续上演。

固然一些偶然的因素会改变历史的轨迹,但是,改变不了方向吧。我这样想着,深深叹了口气。如果北洋水师击败日本舰队,如果八国联军被尽歼在京津之间……这样的如果还有很多很多。但是那样,国家就能够一下子强大吗?不能。就像我常说的那样,人生是单向的,历史同样如此。

眼前我就有这样的改变国家命运的机会,又从何处入手呢?短短的半小时时间内,我给自己定下了三步走的目标。第一步,站稳脚跟,培植起自己的帝党势力,削弱后党势力;第二步,诛慈禧。绝对不能让她活那么久,那是中国最大的灾难;而第三步呢,就是强国强军,改变这晚清的世界弱国形象。

这三步,哪步都不容易,而且,也不是顺序进行的,完全可以同时进行。我想了想,要培植自己的势力,最亲近的,莫过于我的“亲生父亲”——醇亲王奕譞了,而现在,正有一个机会,醇亲王看上去身体很是不好……

当晚仍是在钟粹宫皇后那里过夜,毕竟隆裕是我来这里后的第一个女人,珍妃什么的我又没见过,对隆裕也没那么讨厌,更况且,讨好她对我的地位有百益而无一害,果然我连去两日,她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对于我来说,北京是个陌生的地方,第二天下午,在以去各亲王府筹款并探望生病的六王七王的名义下,得到慈禧的许可后,我坐了约半小时的车,才来到了醇亲王府第。

天子亲临,自不是小事,早早得到消息的醇亲王一家早早在门口候迎,当我下车时,面前已是跪的黑压压的一片。我连忙扶起当先的醇亲王奕譞及王妃,让大家都起来。在初夏的阳光下,奕譞的额头盈满一层细细的汗珠。

进了王府,别有洞天,这王府当真是极大,风景也是极好,假山碎石,小湖杨柳,都是别致风情。

进了那名叫退省斋的书房,正看见那副著名的对子:财也大,产也大,后来子孙祸也大,若问此理是如何,子孙钱多胆也大,天样大事都不怕,不丧身家不肯罢。我凝望这副联良久,想起历史上这一家的繁华盛衰,不仅唏嘘不已。

书案上放着一枚欹器,朕着一方宣纸,上写六个大字:满招损,谦受益。我立在当中,良久无话可说。这个从人性角度来说很是可敬,也很是可怜的老人,就要去了。(欹器,一种巧器,只有装一半水的时候才能保持平衡,如果满的或者空的,就会歪倒。)

“皇上……奴才奕譞不值得皇上冒此风险……”,奕譞凝视着我,略略颤抖着说道。

“阿玛,儿子此次来探视阿玛,是老佛爷恩准了的。听说阿玛您身体不好,老佛爷很是担心呢,特地叫儿子来看看。”,我宽慰他说道。看来他还不知道自己寿限将近。

奕譞笑了笑道:“奴才身子硬朗着呢,多谢皇上和老佛爷垂念。”

“都说了,这就我们父子两人,别叫我皇上了,儿子听着难过。”,我想着自己的遭遇,配合语调,眼睛顿时红了。

“唉——”,奕譞只叹了口气,低着头没有说话。良久才像下了决心似的抬头道:“皇帝做的不快活吗?”

我点了点头,无限落寞地说道:“朕……这也叫皇帝吗?”

奕譞咬了咬嘴唇说道:“早知如此,就该不让你进宫;我奕譞自己的孩子自己养……让你进了宫,我就不该辞了那些实缺,领侍卫内大臣,御前侍卫内大臣,这些缺要是我还都管着,也许孩儿这皇帝做的还有滋味些……”

“阿玛……”

奕譞摇了摇手,继续说道:“儿啊,你父亲这一生,得也是自这谨慎得;可失……失却父子天伦,失却雄心壮志,却也是失之于这个谨慎啊!”

“阿玛——”,我轻轻将他扶到椅子上坐下。跪下道:“阿玛,孩儿不孝,不能膝下尽孝,却叫阿玛担忧……”

“别这么说,快起来,你是皇帝,若是让人看见。我们全家都要遭殃!”,奕譞左右看了看,将我扶起,脸色却也变得坚毅起来,狞声说道:“谁要是阻着我儿子,我奕譞也不是好惹的!载漪,刚毅这样的鼠辈,也敢做非分之想!”

见我不解的样子,奕譞解释道:“你额娘上次去宫里为我解释修园子工程上的事,谁知道太后竟然当着你额娘的面夸耀瑞贝勒的儿子溥俊有天子气象,孝顺平和,若我儿无嗣的话,可入继大统。后来在宫里碰到那孩子,果然甚得太后欢心。前两天太后还说要加载漪郡王爵呢。当日就有刚毅和荣禄逢迎,要给载漪加爵。儿子啊,我想这里面恐怕有两层意思,一是给我们个警告,二来,怕是要你多多亲近皇后,早日有个子嗣,也好断了那些鼠辈的念想。儿子,为了你自己,也为了这个家,你就多亲近亲近那个那拉氏吧。”

我听着他的分析,觉得大有道理,点点头道:“阿玛放心,儿子这两日都宿在钟粹宫,皇后看上去高兴不少。”,心下暗呼侥幸,我来这里来的还真是时候,难怪光绪会独自在瀛台沉思半日,原来不是为了修园子的事情,而是为着皇位不稳的缘故啊。

我踱了两步,摇头说道:“当下当务之急,是把修园子的事情尽速弄好,翁师傅也是这么说,他指望着老佛爷日后能安心在那颐养天年呢。唉,照朕看,可没那么简单。”

“哼,她能颐养天年?前朝同治……她的亲生儿子都那样……何况……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他的说话,我连忙给他顺着背,端来茶水让他喝了一口。

奕譞缓了一阵,继续说道:“但愿……如翁师傅所说吧。不过皇帝,翁同龢这个人,没有他表现的那样忠,此人日后必是祸害,老六也跟我一个看法,皇帝你可要留点神。”

我当然知道,这个翁师傅私心极重,防是要防的,不过却不是现在,想起刚才奕譞提起的荣禄,心念一动,戊戌变法可不就是毁在他手上嘛。于是随口问道:“阿玛,刚刚您说的那个荣禄,是什么职务?”

“嘿,他哪有什么职务?当年靠跟着老六搞肃顺他们一伙得了老六的赏识,当了几年总管内务府大臣,后来因为钱银上的事情犯了事,又不知怎么得罪了李莲英,忤逆了太后,自光绪五年起就一直赋闲在家,最近正好西安将军出缺,他受了江苏巡抚刚毅的指使,跳出来想谋这个缺罢了。小人一个而已,不过皇上您可不能不防。”,说话间奕譞一直咳嗽,我不忍再让他多说话,便点了点头让他多多休息。修园子的银子已经交由翁同龢去办了,不用烦忧。便叫人让他安歇,自己则留在书房,召来自己的弟弟——醇亲王世子载沣。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