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光绪中华》第16章 哑巴亏


翁同龢的字果然比我好的很多,写好了,我就叫小德子送到储秀宫去。突然想到刚才说到的刚毅,心里一动,慈禧为什么要把神机营交到他手里呢?于是问翁同龢道:“翁师傅,神机营在本朝,是做什么的?”

“回皇上,神机营乃是京师八旗兵卫之一,以火器见长,与火器营一擅制,一擅用。乃我朝京卫火器调验之所,辖兵员约三万八千人,其中马步各一万人,火器一万八千人,与火器营并为京卫最精锐的两营。但光绪七年,火器营赴安南与法人作战,损失惨重,故而神机营眼下实为京师第一营。其余健锐营,虎村营,善扑营之辈,均大大不如。”

我心中一凛,若是这职位落到刚毅手中,局势可能有些麻烦了。在这个冷热兵器取代的时代,掌握了这一支近两万人的热兵器精锐,就等于在京城中立于不败之地。难怪要这么快调刚毅回来。

见我凝着眉,翁同龢大致心中有数,于是凑上来道:“皇上,神机营殊为关键,切不可大意了。”

我心中有了主张,便点点头道:“朕有数了。翁师傅且退下吧。”

突然想起有关军事革新的设想,又把翁同龢叫回来道:“回来。翁师傅,代朕传旨给李鸿章,命北洋水师邓世昌,津海关道盛宣怀即刻进京来见朕。”

“皇上……”,看上去翁同龢对我找李鸿章的人还略有些不理解,我摇摇手道:“去吧。朕心里有数。”

翁同龢这才去了。

而我则叫上载洸和小德子,往神机营而去。听说我要去神机营,载洸一笑道:“皇上要去那?要不要奴才先去安排一下?”

“安排?”,我不明白地问道。

“皇上,您忘了?父王当了十几年的神机营都统,奴才在那也有好几个玩得好的兄弟呢。奴才一定给皇上您安排的好好的,让那些王八蛋们都打起点精神来!”

我戴上副大墨镜,摇了摇手笑道:“载洸啊,你就是改不了这毛糙的习惯,在朕面前也说脏话。”

“嘿……”,载洸尴尬的摸了摸脑袋道:“皇上,奴才就是改不了这毛病,不过奴才天生就这样,所以这世子才给了五弟做。”(载洸乃醇亲王嫡福晋,也就是慈禧的妹妹的第四子,一,三子早死,但醇亲王世子的位子给了庶出的载沣。史载载洸身体孱弱,过不了几年也早死了。这原因,乃是因为醇亲王嫡福晋比较崇尚中庸,给小孩吃饭总是吃不饱,所以小孩身体都不好。如果光绪不进宫,估计也是短寿的命。本小说中,因故事需要,有改动。)

“怎么,你心中不爽快了?”,我心中忐忑,可别因为这个伤了我家兄弟和气才好。

“哪会!”,载洸看上去粗枝大叶的,我倒是极为信任这样的人,这样的人绝不会给我下绊子阴人。载洸道:“奴才快活做个镇国公,倒少了成天见那老娘们——”

“载洸1,我喝道。

载洸郝然一笑,又摸了摸后脑道:“给那太后——磕头请安的麻烦,再说,跟在皇上身边。奴才天大的福份1

我才不会责怪他,我笑了笑道:“在宫里你给我小心点。出了宫——”,我凑到载洸耳边道:“就是叫她老婊子朕也不怪你——”

“哈哈哈哈——”,我们兄弟相对大笑。载洸边笑边狠狠地往小德子看去。小德子早就被他整得怕了,讪笑道:“爷说老娘们就是老娘们。。奴才。。不敢多嘴。”

“哈哈哈哈。”,我们笑得更是畅快,估计历史上的光绪穷其一生,也许都不会有这么畅快的笑。

我收住笑道:“这次是微服前去,载洸你就别通知你那些老朋友了。”

马车驶了一阵,位于南苑的神机营大营已经到了,载洸没有通知,所以那些兵丁将官也没有人出来迎接,营门前站岗的两员清兵手中拿着长枪,看上去已经老旧不堪。不过也算是火枪一杆了。我一拍手中纸扇,三人下得车来,往营门而去。

那兵丁一伸手,大喇喇的吆喝道:“干什么哪。没长眼啊!哪就这么乱闯!爷可告诉你啊,赶紧走,赶紧走。”

我拦住跃跃欲试的载洸,向不甘心的小德子努努嘴道:“咱是来找。。找恩佐的。”,恩佐乃是载洸好友,时任神机营制作局总办,来找他,我也是看中了他那制作局的头衔。看看能不能帮我弄两件新东西出来。

见了小德子递上的一锭碎银,那兵丁立马换了一副笑脸相迎道:“爷您贵姓?小的我给您通报医声去。”

“爷我……姓叶。”,我说出我的本姓。

“叶大爷,小的这就去给您通报去。”

“慢着!”,载洸站了出来喝道:“咱们一起去1

“爷……”,那兵丁还要支吾,载洸一巴掌已经扇了过去:“妈的给你脸不要脸,瞧瞧,借你他妈的十个胆,你他妈得罪得起吗1

那兵一看载洸露出来的黄带子,身子一激灵,赶紧扯着身边同伴跪了下来求饶。(宗室是黄带子,觉罗是红带子,而并非像清宫戏里一堆纨绔子弟全系着黄带子。)

我自然不与这样的人计较。这些机关兵的毛病也是我意料之中,只是觉得这载洸的性子,也许会坏了大事,要是他在宫中也这样沉不住气,也许慈禧会有所警觉吧。不行,以后要提醒提醒他。他在身边固然给我安全一个保障,可是也容易让慈禧警惕我的用心了。

我看了看载洸,载洸一吐舌头,我也就不好说什么,便摇摇头道:“走吧,还看什么?”

抬腿步入神机营大营。

恩佐的制作局门口,竖着一个大大的牌子:神机营机器局,落款是三个草字:李鸿章。原来这还是李鸿章的功劳。(神机营机器局乃是洋务运动兴起时,当时管着神机营的醇亲王奕譞应李鸿章的建议而开设。主要生产一些轻火器。)

恩佐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看上去强壮的狠,身着便服,见到载洸,一声豪笑,快步跑了过来,将身材高大的载洸一把举了起来,爽朗的大笑道:“四爷,真是四爷,还以为四爷忘了我呢1

“得,得,恩佐你个老不死的,你丫的快放你爷下来!摔坏了爷你丫的抄了家都赔不起。”,载洸嘴里骂着,脸上却笑得欢,看得出来他俩感情好得很。

那领我们来的门卫,见到此景,早已吓得面如土色。得瑟着身子就要往后退。

载洸落了地,见到这门卫要跑。抓过来就要打。我摇了摇手说算了。

载洸拍了拍手,一脚将那兵丁踢了老远道:“滚吧!叫你再狗眼看人低1

这时候恩佐才瞧见我,问载洸道:“四爷,这位爷是。。。”

他当然知道我的身份不低,看着我也颇含恭敬之意。我向载洸使了个眼色,载洸笑道:“恩佐,奕詥贝勒家的,听说你这火器很牛X,吵吵着要来看看。你可别给爷丢人啊。”

“噢。”,恩佐眼中的精光顿时收敛,懒洋洋的向我行了个礼道:“那爷……就跟我来吧。”,转身而去。神态殊不恭敬。

载洸凑了上来道:“这家伙就这样,爷您别在意,要不然这丫就凭跟我的关系,怎么也能混个三品参将。。”

“参将在神机营很大吗?”,我疑惑道。

“嘿,爷您真不知道?神机营都统不过二品,三品参将就是这第二号人物哪。”,载洸解释道。

“走哇——,四爷,你磨蹭什么呐。”,恩佐回过头来催促道。

“来了,催催什么啊。”,载洸骂骂咧咧回道。我们三人快步跟了上去。

走了一会,恩佐突然回过头来道:“四爷,我要没记错的话……奕詥贝勒不是没孩子嘛,前些年还听王爷说要把七爷过继过去的呢……”,说完疑惑的看着我。

这载洸,又给我捅漏子。。。

新人新书,请大家投张把票给俺行吗?俺躲在冰箱里裸体跪求……*_*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