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光绪中华》第17章 神机营


“得了喂恩佐,不该问的你丫的少龇嘴啊。”,载洸作势要打,恩佐会得意思,咧嘴笑了笑,便再也不问了。

我故意落到后面,拉过载洸问起这恩佐和他的关系。载洸隐隐约约地说了,好像是当年恩佐在奕譞手下犯了大罪,偷偷把营里的火药拿出去换酒喝,本来也没什么,可就是喝酒时给奕譞逮个正着,酒喝得多了多发了几句牢骚,当时醇亲王何等身份,当朝除了恭亲王之外就数他权柄最重,当下便要杀他。幸好当时年纪还小的载洸也跟在父亲身边,给他求情,才让他有了条生路,感恩之下,教了载洸武艺,又跟载洸保持了这么个亦师亦友的关系到现在。

边听着这有些传奇的故事,边好奇的四顾观望,不一阵,便到了一个坪子上,几个卫兵守在一排房子前,恩佐吩咐了卫兵几句,那兵却面露难色。恩佐顿时怒了,啪的刷了那兵一个耳刮子道:“他妈的也不看看谁来了,老子的面子也就算了,四爷的金面你也不给?”

那兵不敢还手,胀红着脸仍是支吾。恩佐又要出手,我皱了皱眉,载洸立时会意,冲恩佐喊道:“恩佐,别打了,怎么回事呢?”

“说话!四爷问你话呢!”,恩佐一肚子火,见那兵仍是支吾,又是一脚踢了过去。

“景总爷交待过,没他的手谕,这门,我不能开。”,那兵甚是倔强,虽然见载洸气势不凡,但仍是不松口。

“景总爷是谁?”,我走上前去,问那兵道,那兵却是支吾不说。

恩佐在一旁解释道:“便是景瑞了。”

载洸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哪个总爷呢。我日。。。”,我一合扇子,清咳一声,载洸便收住口,旋即继续道:“景寿这个家伙,便是原先的马兰镇总兵,前些年修营房贪污了兵丁们的饷,闹起兵变来,给阎敬铭师傅给褫了他的职,可怜巴巴的跑到咱家来,求个差事,父王念在他家祖辈都是咱家包衣奴才的份上,给他弄到神机营来混着,没想到这些年父王不管这里的事了,倒出落了丫的。”,说这抬起手指着那卫兵的鼻子道:“你,把你们景大爷叫来,说四爷我有事找他!天大的事也给爷撂下,一袋烟工夫见不到他人影,就说四爷去他家里抽他的屁股蛋。听清楚了没?”

载洸这人,用来对付这些兵油子,太监油子是再好不过,那兵应了一声,哧溜奔去了。

这当口恩佐向我们介绍起这景瑞来,原来这空档期里,暂时管着神机营的是瑞郡王载漪。景瑞不知道从哪搭上载漪家的三福晋的老爷子的哪根关系,硬是挂了载漪一个便宜姑父当当,载漪也正好借着他管着神机营,所以这景瑞便一步登了天,在神机营里说一不二,最后恩佐叹了口气道:“就盼着刚毅大人来了。”

我和载洸同时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而我一听这事涉及载漪,便谨慎起来。可不能胡乱行事了,载漪直接挂靠着慈禧。可千万大意不得。

不一阵,一个油光满面的胖军官颠着小跑陪着笑脸过来,打了个马步赔笑道:“四爷,您来了咋不通知奴才一声呢,奴才好拾掇拾掇迎爷你老人家去。”

“滚你……母亲的吧。”,载洸一脚踹了过去,小心的看了看我,又转头对景瑞道:“滚起来吧。爷有事找你,把这门开开。”

景瑞识相的开开了门,骂骂咧咧的叫唤着那些亲兵抬出几杆枪来,一边瞪了恩佐一眼,也许是怪责恩佐怎么不早通知他。

我只不说话,一切由载洸出面,果然也不知道载洸怎么弄的,反正那景瑞点头哈腰的,比起木讷的恩佐来,不知机灵了多少。

“两位爷,这是抬枪,得用两个人抬着,一个人装药,填丸子,点火,然后就——砰!”,这家伙说的绘声绘色,一边说这一边招呼两个亲兵过来将枪抬了起来,边说笑着将火药,弹子填了进去,将火折子递给载洸道:“爷,您试试?”

载洸转递给我,抱拳站定看着。我点燃引信,伴随着火药的味道,冒出丝丝白眼,不一会,整个枪身一晃,发出一声脆响来,只见远处一个木板上扑的一声,多出一个洞来。

“打得还挺准啊。”,我拍了拍手笑道。转头对恩佐说:“咱们这,能造短枪吗?”

“短枪?爷您是说洋人用的那手枪?咱这……”,恩佐脸上犯了难。见我与载洸脸上都露出失望之色,便说道:“爷要是真想要,奴才可以找人弄一把来。北洋那边倒也有,枪,子弹什么的,都有,听说王爷那也有一把,新鲜倒是新鲜,不过洋人的玩意,就是一个字,贵。”

本来我想点头的,但是见到景瑞在侧,灵机一动,便摇了摇头道:“洋人的不要,咱不为那贵,为的是给老佛爷贺寿,得咱自己造的,那才显得实诚。”,转头跟载洸说道:“载洸,你说咱说得对是不对?”

载洸见我挤眉弄眼的,明白我的意思,没口子的应道:“没错埃老佛爷要是瞧见咱大清自个造的手枪,定是欢喜得不得了呢。不过咱得赶快啊,要是让别人家知道了先弄上去,咱可就落不到那头彩了,恩佐,你四爷就看你的啦1

我使了个眼色,假意觉得无趣,便拍了拍手招呼道:“咱回吧。事情也办的差不多了,四爷您这朋友还挺有意思的,叫上他,今晚爷请客。”

景瑞刚招呼完兵丁收拾好抬枪,听了这话,也舔着脸子凑了上来,我笑了笑道:“这位总爷也一起?”

谁知他却连连摇手,说是不敢与主子爷载洸同席,载洸骂骂咧咧了几句,我们便连同恩佐往来路而回。

随处找了家饭馆,要了间雅包,将小德子支了出去给我买两串糖葫芦。我试探了恩佐几句,发现他在制造上还的确有几分天分,于是便招呼店家取来纸笔,我凭着旧时对于军事的爱好,用筷子沾墨在纸上画了一柄手枪的图纸,考虑到它的特殊用途和当时只能用火药填充弹子的现实,我在放弹丸的地方作了特殊的机关,其实说穿了很简单,就是弄了个半球状的弹巢,让他可以两面发射,就如同周星驰国产零零七电影中那柄神奇的间谍手枪一样,遗憾的是不能做到自动,需要自己用手调校机关才行。这个法门乃是我当年看过电影之后研究了一个礼拜才研究出来的成果。口径子弹的事情,他是专家,便由着他找北洋的人要去。如今这事情交给恩佐去做,当把图纸交给他心里的时候,我在心中默念着,老天保佑,让我就靠这个干掉慈禧那个老妖婆吧。

特别是当那天阎敬铭告诉我颐和园工程已经花了三千万两白银的时候,特别是那天李鸿章告诉我吉野舰只要一百三十万两白银的时候,特别是我知道慈禧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我,甚至老子操女人的时候都有人旁听的时候,我想杀她的心就无比的膨胀。

恩佐看了一会儿,也许是看出了这其中的法门,抬头奇怪的看了看我。载洸不容他发问,表情严厉的说道:“恩佐,这件事你要是办砸了,不仅你人头落地,而且四爷,还有这位爷,都要跟着你人头落地!明白了吗?事要是办成了,爷会让景瑞接你的位子,懂吗?”

我加了一句:“回去后,把这图纸先呈给景瑞,让他去做,就说是爷我要弄来献给太后做寿的,懂了吗?”

恩佐先是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载洸便让他去了。

恩佐走后,我才摘下墨镜,与载洸商量起这个局来,预想中载漪得知这边的事情之后,只会认为我是哪家子弟想出个新鲜主意来讨好慈禧,要是他不理的话,便由我或者其他什么人通过李连英呈上去,先试一枪,然后撺掇慈禧试枪,献枪过程中我扭好机关,事发后就拿李莲英,以及新接任制造局的景瑞背这个黑包袱。如果载漪先知道了这码事,抢先拿去献给慈禧的话,那就更好,连他一起办。反正我到时候只要找个由头先试枪就可以了。这计划虽然胆大,但是细算下来,风险却校最关键的是,当天要通过父亲醇亲王利用老关系控制好城防,这之前再与老恭亲王搞好关系,让他到时候支持我,或者保持中立即可。至于宫中禁卫,则也多是父亲当年任领侍卫内大臣时的旧部,就由载洸摆平。这计划我细想了蛮久,只是还没跟父亲醇亲王通气,他的支持,是我成功的关键,是非厉害,一定要向他陈说清楚说服他。若是以后刚毅载漪之辈真正掌握了神机营,那可就完蛋了。

当然,恩佐是个一定要保住的人,以后神机营事务,就要靠他了。都想好了,父亲当日坐镇神机营,凭着他老神机营管事王爷的身份,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又仔细跟载洸反复推敲了几遍,觉得万无一失了,当即便不再言及此事,我顺便也敲打了他多嘴的毛病,让他以后在宫中收敛点。载洸知道要办大事,也就点头应了,事了还不忘拍我一大马屁:“皇上,奴才觉得您越来越像圣祖爷了。当年圣祖爷诛鳌拜,皇上您诛。。。”

“老婊子!”,我俩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大声道。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