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光绪中华》第31章 珍妃荐人


“草绿裙腰山染黛,闲恨闲愁侬不解。莫愁艇子渡江时,九鸾钗,双凤带,杯酒劝郎情似海。”

醒来的时候,瑾嫔不知去向,珍妃早已穿衣打扮已毕,坐在床头,时而画眉,时而看看我,口中便吟的是这首词。

假寐的我,直耐到她婉转顿挫的将这词吟完,方才睁开眼睛,冲她一笑。

珍妃倒是吓了一跳,嗔怪道:“皇上醒来了,可吓了臣妾一跳。”,说着缩回双手捂在胸前,倒也有三分妩媚。

她这种微胖型给我的感觉,跟隆裕那种骨感型的感觉别有不同。我回味着昨夜滋味,口中问道:“此词何人所作?倒别有风味。”

珍妃仿似突然想起来似的,啊了一声回道:“皇上不知道吗?这是我的老师所作呢。是不是别有情愁,只是如今国事大定,那……”,说着拧了一下眉,接口道:“那人也不在了,臣妾心中,倒也没那么多愁绪了。只是这词咏来清新朗朗,倒也令人难忘。”

我搜肠刮肚,愣是想不出来她的什么老师,便问道:“你老师?却又是谁?”

珍妃又是一阵娇揉,嗔怪道:“皇上最近迷上了皇后,倒把臣妾这什么都忘记了。便是文廷式文先生啊。”

文廷式,文廷式……倒也耳熟。突然想起那日在军机处捉弄翁同龢的事情来,不禁一笑,原来是他。

“怎会忘了,朕还点了他探花郎呢。”,说着将她拢回到床上按在身下道:“别老是喝皇后的醋,朕这不是便来看你们姐妹了?”,边说着兴致又起,便要剥去她的衣饰。门口侍女见了,掩口吃吃的笑。

珍妃面上一红,斥道:“都出去,看什么看?”,那几个侍女关了门退开了去。珍妃这才转了头来道:“多日不见,皇上比往日龙马精神得多。嗯唔,弄痛人了呢皇上,啊。皇上饶了臣妾吧,您还要上朝去呢。”

我正当兴头,岂能收手?当下将她剥成一只白羊,放开束缚动作起来,口中道:“便迟一阵去,也不打紧。朕先办了你这狐媚子再说。”

珍妃紧闭双眼,也不搭话,只唔唔嗯嗯的低声吟叫着,时而紧抱着我,时而在我身上掐弄着,约莫一炷香功夫,终于畅快的结束了。珍妃又喘息了半晌,搂住了我道:“皇上,虽说臣妾也想,只是……皇上还是该当以国事为重。若是时常沉浸于后宫床第之事,臣妾恐怕会担上骂名呢。”

“嗯,你说得有理,朕从今后,便不再来了吧。”,我起身穿衣,取笑道。

“皇上又取笑人家。”,珍妃也起身裸着身子帮我穿衣,听我说笑,在我身上轻打一下道:“皇上,文先生当真有大才,您哪天抽空再见见他吧。”

“嗯。”

“皇上,还有咱们姐妹昨晚上说的事……”

“嗯……”,刚刚发泄过,的确有些疲累,加之珍妃这种有些粘人的女人,应付起来的确耗费更多心神。于是闭上眼睛不说话,任由她为我穿衣。

“皇上便去吧。臣妾……这样子,若是恭送皇上的话,颇有些不敬……臣妾……今晚等着皇上……”,珍妃为我穿好衣服,钻回床上,半掩着身子嘱咐道。

我哈哈一笑,打开门,回头道:“叫你姐姐一起。”,转过头去,招呼了早已候在门外的小德子,往正大光明殿而去。

昨天允了翁同龢对于荣禄的意见,今日此事便是朝堂上最热闹的事情,我大概看了一下,为荣禄说话的极少,只礼亲王稍稍说了两句好话,但也只是开脱之意,随后缄口不言。

这种朝堂上的争论往往不加约束的话,会持续很久。我听了一阵,达到目的也就够了,没必要上纲上线,于是宣了荣禄进殿,将意思与他说了,也算是见过他了。不过既然他不想做西安将军,估计他是想回北京,我便先让他做个散秩大臣,待日后有了好安排再去叫他。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昨日想到的那个问题,该当找个人来好好教育那些侍卫,甚至扩大到广大百姓,当然也包括荣禄这样的人,不管有没有用,给他灌输灌输忠君爱国的思想是最好不过了。该找谁呢?想起珍妃提到的文廷式,文才好似不错,既是翁同龢一派,算来忠君爱国,那也是不会含糊的,这事情便交给他做吧。

于是便下定决心,退了朝便去叫他来说话。交待了吏部办了河南巡抚裕宽调任福建将军一事,又交待了吏部善加挑选河南巡抚接任者的人选,交我钦裁,便就散朝。

回到养心殿书房,召了文廷式过来,文廷式如同他的姓一般,文质彬彬,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一身官服甚是干净,一见便给我极好印象。

述礼已毕,我开口道:“文先生大才,珍妃常常说起。”,说着示意他坐下了。

文脸上一红道:“数年前旧事,蒙娘娘提起,甚感惶恐。”

我呵呵一笑,估计是以前珍妃家里请了他做过教师,于是问道:“文先生现居何职?”

文廷式欠身而坐,回道:“蒙皇上恩典,授了翰林院编修。”

我又问道:“朕心优我大清子民民智未开,想问问先生有何良策?”

文廷式想了想道:“回皇上话,唯善加教化而已。”,我点点头,文廷式又道:“然我大清幅员辽阔,各地方言庞杂,此亦一忧心也,如此日久,实无力与西人相抗。”

说的是啊,突然想起后世所说刚建国时,文盲率高达八成以上,恐怕现在大清时代,文盲率还要更高。如此日久,怎么能够提升国力啊,想着眉头便皱了起来。

文廷式见了,跪地蹙眉道:“主优臣辱,臣愿穷尽心力,为皇上分忧。”

我皱眉不语,想到了一个办法,于是又问了他一些话,看看他是否如珍妃所说的良材,末了我说道:“文先生,朕想先派你去东洋考察一年,看看日本人是如何教化黎民的。”

文廷式一合掌道:“此真良策也,皇上圣明,想东瀛自明治维新以前,比我朝所差甚远,然近年进展神速,实教育之功也。臣愿前往。”

我想到教育这一摊子,又是一大笔花费,唉,这摊子太滥了啊。我还要好好想想赚钱的方法才是。

于是便交待了文廷式回去准备去日本考察事宜,他毕竟是个传统模式培养出来的人才,还是要去学习一下近代教育才行,不然将来跟容闳会合不上拍,至于容闳,他是留洋出身的,所以一些基础教育以及一些近代科技的入门教育,就交给他了。

让文廷式退下择日便即出发,而我,却双手抱头,思索着赚钱之道……

有了……世上最赚钱的生意,便是杀人的生意。嘿,不是做雇佣兵,却是做军火生意,美国不是这样崛起的吗?而且,还有十几年,一战就要开打了,而战场远离我国,那时正是崛起的最佳时机啊!

另外,还有新科技,比如汽车什么的,关键一句话,科技。当然,落回到最根本,还是要靠教育,整体教育上去了,才能奢谈整个国家整体科技的进步。否则,即使我一个人能想出一些可行的提前的科技来,恐怕也耐不住这个国家庞大的文盲群体……

如今之计,唯有我先以我的智慧支撑一些时日,慢慢给整个国家的进步一些时间……

唉,强国之路,难啊……

强国……强国,我念着这两个字。一开始,还是要靠洋人啊……

洋人,想到洋人,突然想起了那日在军机处见到的那个洋人小孩——胡佛。是了,该见见那个驻美西智利公使了。当然,还有胡佛。

“寇连才——”,我一拍书案,想好了路,便有些兴奋起来,大声叫道:“着人宣张荫桓及胡佛来见朕!”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