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光绪中华》第44章 谋刺事件


正文开始:

“不要,我不要嫁人。”,钟萃宫中,隆裕姐妹正在说笑不停。当我跨步而入的时候,两姐妹不知道正说着什么。能听清楚的,便是高静这最后一句嗔语。

我笑着迈步进去道:“高静来啦?姐妹俩在说什么呢?”

两人一同见了礼,我抬了抬手道:“高静,朕刚刚听你说什么要嫁人了?是哪家的世俊有这等好福气?”

自从那日在天桥酒楼偶遇之后,高静入宫的次数也多了起来,见了我也少了许多拘谨,此刻听我调侃,不由娇嗔一声道:“皇上,又来取笑人……”

我哈哈笑着转问隆裕道:“这妹子是怎么了?”

“还不是皇上您给宠的……”,隆裕回了一句道:“皇上还叫她那个汉名儿,再这么下去,她都快要忘记老祖宗了。您瞧瞧她这身打扮。”

隆裕这么一说,我这才注意到高静一身汉装,水蓝色的长裙搭配一件鹅黄色的短衫,手中一柄仕女团扇,扎了一个堕马髻,髻侧扎了一个湖蓝的帕子,的确是印象中汉人女子的打扮方式。

呵呵,想来十分可笑,在后世那个社会中,早已没有这样打扮的女人了,却在这个古代的深宫中能见到一个异族的女子做出这样的打扮。又想起从古至今,南北民族的大融合中,汉人抛弃了多少传统的东西,融化进多少异族的东西。却又还有为数不少的人单单执迷于那些户口本上某一格上的那个“汉”字。嘿,这些人,又懂得什么叫汉族?

真正纯正的汉族人,你别坐椅子,那是匈奴人传过来的东西,你别穿裤子,裤子并非是汉人的东西。别穿右开襟的衣服,那是蛮族的标志……

有执著是好事,但是最好不要有偏执。这句话能让我想到《刺激1995》,也能让我想到后世的自己。

不得不承认,一身汉人女子打扮的高静,比起她那个相貌平庸的姐姐来说,更加能够吸引男性的目光。不过前世的我被女人伤害的怕了,对于样貌,倒并不是那么看重了。嘿,什么女人不都是一样?

看着隆裕嗔怪的目光,我笑了一笑道:“朕倒一时失口了。不过朕常觉得,满汉之分,倒无需那么看重。想当初高宗皇帝纯皇帝,也是爱极了汉人打扮,皇后倒也不可太在意了,高静——嘿,叫习惯了,皇后别在意。——,朕今日就给你赐名高静吧,也算是奖赏你近来多陪着皇后,朕国事也太繁忙了些。”

高静听了,不理会隆裕有些无奈的目光,欣喜跪谢道:“谢皇上赐名!”

我笑着让她起来,这举动虽是一时兴起,算是为了满足她崇慕汉人教化的兴趣,也是为了将来可能会出现的满汉敌对这种情绪。

于是又说了几句闲话,说起近日忙乎的龙旗军剃了发的事情,高静极感兴趣,当时就吵吵着要去看看热闹。

我心想左右无事,便准了。隆裕身为一国之母,自然是不可轻出了。当下寇连才知会了銮仪卫,车驾一时便到了龙旗军大营。

到了军营,因为并未事前通知,而我也想考察一下世铎对于我加强保密的执行状况,便让寇连才去问营卫,今天执行了什么训练,三位大人何在。

谁知过了许久,寇连才这才红着脸跑了回来,无奈的禀报道:“回皇上话,那个兵打死都不肯说,塞银子也不敢要。奴才抬了皇上出来,那厮这才说就去通报。真是气人。”,寇连才这家伙颇有文雅之风,虽是气极,却不说什么脏话来,最多就是话语间露出气愤的神色而已。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小寇子,你无需生气,别说是你了,估计就算是朕去问,怕也是只能让他去通报了。”

高静在一旁瞧着,什么都大感兴趣,特别是那些短发的哨兵,大是有趣。

正说话间,一群短发军官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迎头跪下,山呼万岁。我瞧着高静的神色,兴致极高,心中一动,临时性起,说道:“都起来吧,打今儿起,朕再宣布一项规矩,在军营中,无论官职大小,无论是官是兵,见了什么人,哪怕是朕亲临,都无需跪礼,一来是朕体惜你们练兵辛苦。这二来嘛,将来要是打起仗来,这战场上,哪里还有你们行礼的功夫?但是,没个礼节也不像样,用敬礼好了,回头找洋员第一项就教你们这个礼节。可知道了?”

礼亲王世铎嗫喏了几下,颤抖着说道:“皇上一再加恩于奴才们,若是奴才们不把兵练好,不把仗打好,便是妄生为人了,奴才世铎,代龙旗军上下,叩谢皇上隆恩!”,当下跪在地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说道:“皇上,这三下是奴才在这军营中最后向皇上谢恩,倒不是有意违旨,还请皇上恕罪。”

“哈哈——”,我与他一起大笑,合了纸扇,招呼道:“世铎前头带路吧。找人去通知洋人们,就说朕体惜他们酷热,送了点冰来给他们降降温。”

世铎挥手让一个戈什哈去了,我又笑了笑道:“你们也有。”,回头让寇连才叫人抬了冰块过来。一众军官俱都是兴奋莫名。

高静看着一个个短发的脑袋,好奇心大奇,当下便缠着世铎问这问那,世铎耐性极好,加之心情又不错,耐心的一一解释。

我便与荣禄聂士诚说起话来,点头对荣禄道:“今儿个朕来,保密就好了很多嘛。说明你们不是不肯干活,而是不会干活。这练兵嘛,你们是行家,朕也说不上来多少,不过朕劝你们一句,这新军嘛,就不要抱着以前的瓶瓶罐罐,要诚心实意的跟洋人学,朕比较心喜德国的军制,你们要多多请教洋员。可知道了?”

二人一起应诺。便在这时,高静终于放过了世铎,跟我说道:“皇上,您这地儿弄得真不错,我想跟皇上讨个恩典。”

对于这个时而文静时而活泼的姑娘,我倒也是耐性极好,笑了笑道:“又是什么恩典啊?我告诉你啊,这龙旗军的爷们,可都是有家室的人了,你瞧上哪个了?朕给你做主,让他回家休了原配就是……”

众人一起哄笑,我这句玩笑把高静弄得满面通红。好一会才娇嗔道:“皇上您又来取笑人家。我是想说,求皇上赏一块腰牌,能时时来这里玩儿,成不?”

我笑了笑道:“你当这儿是什么地了?便是朕要来,也要礼亲王爷,聂军门,荣军门三位点头才行,哪有你这小丫头乱窜的份。”

世铎,聂士诚,荣禄三人不敢倨傲,赶紧说话澄清,这一来高静更加得意,又来缠我。

我可不想答应这么回事,这小丫头还不定要把这闹腾成什么样呢,再说这儿都是男人,一个女人家常来也不是什么好事。正无奈间,前方哨位纷纷跪地,高声道:“皇上驾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心头一乐,正好岔开话题,招呼世铎道:“朕的恩旨,你跟他们说了吧。”,世铎应了,向士兵们说了我的最新命令。

高静嘟着嘴,刚想接着说,却突然见到许多洋人,一时少年心性,便又开心起来。

一一见礼,洋员们谢过我的恩典,纷纷围着冰桶喘气。高静转过头来,侧身对我道:“皇上……”

便在这时,一阵异样的感觉袭上了我的心头。高静脸上突然现出惊恐的神色来,语音转而凄厉:“皇上!”,奋身向我扑来,我一个避让不及,向左边侧倒而去,转头瞥时,只见一柄寒光凛凛的匕首,飞速的插入高静的肩部,血溅黄衫。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