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光绪中华》第48章 利用


前注:关于皇帝出宫事,其实很好理解。便是在古代,皇帝微服出宫也是稀疏平常,有清一代,康雍乾微服出宫很常见的。出京,那才是大事。

正文开始:

我饮着醇酒,回味着赫德的话,他的意思很明显,是要中国作英国的代言国,保护英国在华利益不被其他国家所分割。而英国则会在各方面给予中国相当程度的帮助。

事实上,对于我来说,他的条件比较的有诱惑力,而且不得不承认,这老头说话相当的有技巧性,而且往往一句话便点出你的弱点所在,也使他自己立于一个不求人的不败之地。

洋人的酒别有一番味道,醇和的感觉在舌尖缠绕,我不禁闭目享受着这种恬淡的惬意。阳光穿过玻璃窗映了进来,减少了一份霸道,只留下那一份和煦。

赫德也许是想给我更多的考虑时间,也不催问,站起身来踱了几步,也许是感觉到有些许等待的焦躁而带来的燥热。赫德伸开双手,推开了窗子。

一阵风吹了进来,蓦地将我惊醒,我突然想起了我来的本意,居然被他几句话一带,就带到他的思路上去了。

是啊,何必急于回答他呢。我自己的问题还没问呢,想到此处,哑然失笑。

赫德听到了,转过身来微笑道:“陛下因何而笑?”

我放下酒杯正坐,拿起了酒瓶摇了摇道:“这瓶中的酒,可也不多了,来,赫德先生,让朕为您斟酒。”

赫德鞠躬谢过,推辞不敢。

我扬着酒瓶道:“赫德先生的杯中酒也将空了,先生,以朕观之,东方的空酒杯,真的还有不少呢。这瓶酒,顾得过来那许多空杯吗?”

“陛下说得好。”,赫德也是个聪明人,不用怎么思考便了解了我要说的意思。只见他走回座位坐下,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随即面上绽现微笑,将手中酒杯倒扣在桌上道:“陛下明鉴,在亚洲,也许我只会看见陛下手中的这一只酒杯。”,便说着便凝视着我,探手接过我手中酒瓶道:“请容许我为尊贵的大皇帝陛下,斟酒。”

我与他相视一笑,打了个哈哈道:“请先生为朕斟酒。”

赫德斟上了酒,作了个请的姿势道:“请陛下品尝来自大英帝国的美酒。”

哈哈大笑声中,我一饮而尽,心中却在冷笑,你要利用我,我又何尝不能利用你们?

与赫德一番谈话,果然让我心情大好,既然有英国人的帮助,赫德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英国将支持中国在东亚的地位。既然如此,那便印证了我后世所知的历史。

也就是说,将来与日本的战争,只要不输的太惨,英国始终都会站在中国一边的,而英国也将阻止列强对于中日冲突的干涉。

至于技术等方面的革新,英国虽说不是我心仪的目标,但是作为一个海军强国,正可以在海军方面给予我最大的帮助。至于陆军嘛,俺还是找德国人好了。

想通这节,不由精神大好。回到宫中后,正遇到高静在钟萃宫中与隆裕说话。

“求皇上……”,一见我,高静便施施然拜倒求恳。

我还未说话,隆裕喝道:“妹子,你是越来越不成话了。你自己忘形失态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向皇上为那个逆贼求情?”

高静身子一凛,不敢再说,但也不肯起来,只长跪不起。

我神色一厉,冷言道:“高静,这次是有你代朕挡了这一刀,若是将来人人生了谋逆之心,难道朕次次都要找你来挡刀吗?你也太不知道轻重了。小寇子,去清政衙门宣旨,着善耆将押犯许公望移交刑部押审,着孙毓汶尽速破案,纠出元凶严处。高静救驾有功,着晋县君,钦此!”

高静身子一颤,摊倒在地,我望了望隆裕,示意这里便交给她了。

我不去理会她们姐妹要怎样去分说,我自然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载漪父子伏诛后,对于野心家们自然是个沉重打击,但是对于宗室内部来说,也容易滋生出一些不好的因素来。自从慈禧死后,我的威权固然是日盛,但是平常接见的那些宗室亲贵,见了我却是敬畏交加,畏自然是多过了敬。

呵呵,现在固然已经有了一些革除蔽制的资本,但是总还是要顾念到宗室的利益。便是那些个干领银子成天遛鸟喝茶的八旗子弟,也不能轻易就乱动了。这些都是资源,自个儿不要,也不能赶到对方阵营去。

荣禄这家伙很显然是有某种野心的了,军中自然要安排聂士诚去防范他,如果有适当机会的话,也要办了他才好。

而我现在要做的,便是去戒台寺拜访一下身份超卓的恭亲王了,一来嘛,毕竟刚刚杀了他过继出去的儿子孙子,也要宣慰一番才是;这二来,马上就要着手与英国进行全面的合作,没有恭亲王这样有经验和才能的人主理是不行的。

戒台寺端的是个好地方,眼下虽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但是恭王爷所在的那一坪高地上,却自有凉风阵阵,清爽宜人。

载洸与他的手下四散开去警戒,我孤身一人,向着这时代我最尊敬的老人走去。

虽然署理了宗人府和玉牒馆的事务,但是奕忻看上去依旧是那个清闲的老人。随着家人的通报,奕忻迈步而来,见了我也不跪拜,道:“奴才奉皇上恩典,就不行跪拜之礼了。”

我点点头走上前去扶住了他道:“应当的,应当的。早该来看六爷,只是近来新军初练,各衙门事务刚刚进行,朕一时也难以脱身。”

奕忻微笑不语,与我走到坪上一个石亭,坐下道:“皇上今次来,是为了载漪父子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奕忻接过侍女奉来的清茶,微微拂去热气道:“皇上过滤了,既已不是我六房的人,皇上无须来宽勉奴才了。”

我哈哈一笑,这老头既然如此开明,那便省得我许多功夫,于是向他说了赫德的建议一事。

奕忻边听边点头道:“奴才年轻时,曾建议皇太后应允英国人的条件。然惜乎太后不允,不然倒是一件美事。”,说完看了看我,喝了口茶接着道:“那如今,皇上的意思如何?”

我也喝了口茶道:“朕便是来请六爷出山主理此事,洋人非我族类,虽是有大好于我,但亦要仗六爷之威名,使洋人有所顾忌,不好欺我太甚。”

奕忻道:“皇上过滤了,依奴才之见,英人本意是好的,英人在华利益最重,他也须排斥其他列强的手,伸到大清这碗里来。奴才年轻时曾想过这条,英人要防备列强,但是若我大清太弱,他亦无力远来维持,故而要进善策以请我大清自强。虽数十年而过,然依奴才观之,情势未有大变。”

我点了点头道:“六爷此言,深合朕意。朕所忧者,唯一度也,我大清自有本国利益……”,说着,看了他一眼道:“是本国利益,而非皇室利益要维持。故而英人之助,亦不可太多了,若过之,则中华将不成中华。故而朕以为宁缺勿滥,若有不足,我中华勉力补之,亦未必不可成事。朕今儿个来,便是想向六爷说明这一节。”

奕忻缓缓点头,深吸了口气道:“皇上圣明,奴才直到年老力衰时才想清此节,皇上天纵英明,奴才感佩。”

我哈哈一笑道:“六爷在朕面前还用说这等话吗?朕想请六爷主理其事,农工军矿路邮河电,各行各业,都是要兴利除弊的,还请六爷体念着朕,体念国家,为朝廷效力。”

奕忻看了看我,良久没有说话,忽然长叹一声道:“皇上,奴才一生,数起数落,原也对权位早就失了兴味,今皇上要奴才为了国家,奴才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答应了就好,我哈哈一笑道:“六爷言重了,为国家效力,朕绝不会有亏于六爷。既如此,朕便回宫去了,六爷什么时候正式开办,也好知会于朕。”

奕忻迟疑道:“皇上……”,见我疑惑,接着道:“那谋逆案,奴才斗胆想问一下皇上的意思。”

我沉下脸来,心一硬,道:“杀无赦。”

奕忻叹了口气道:“奴才但求皇上,为了国家,勿多造杀戮。”

我疑问道:“国家?”

奕忻点点头道:“皇上刚刚命容闳革新教育,若是刑部严审起来,此事必将株连到此人,奴才甚惜这荣某人的才华,故而斗胆向皇上求情。”

我松了口气,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容闳主理此事呢。于是点点头道:“朕但宽宥此人便是。”

奕忻笑了笑道:“奴才谢过皇上。奴才还有一言进呈皇上。”

我笑了笑道:“六爷但言无妨。”

奕忻肃容道:“皇上欲行大事,必先立大威。奴才近年在此闲居,思来想去,便是此言。这数十年来,为一念之仁所累的,实在太多了。”

便是这酷暑里,我也是惊出一身冷汗。是啊,一念之仁,这些天来,我何止一念之仁?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