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光绪中华》第53章 后勤专家


前注:李秉衡,其实历史上1890年其人在广西按察使任上,1894年调任安徽巡抚,甲午开战后才急调山东。在此为了革除后勤积弊,让其提前出场,本意是由他带出一批未来总后勤部的班底来。

正文开始:

晚间时分,在行宫接见了山东巡抚李秉衡,此人白发苍苍,问了年纪,恰是六十大寿,寿日便在数天之后,我体念他年老忧国,特地叫了寇连才端了碗燕窝给他。

其时已然入秋,威海濒海,晚间海风一吹,甚是清凉,温热的燕窝端在手上,李秉衡却不敢张口,只双手抱着看着我。我知他拘谨,笑了笑宽言道:“李抚台无须紧张,坐下来慢慢吃,吃完了再来跟朕说事,不要急,朕等着你。”,说完拿起丁汝昌送过来的皇家海军序列及层级关系图来细看。

这一个个的名字都是我熟悉的,如果我没有来到这个世界,这一个个或英雄或狗熊的名字,都会在数年后一个不差的走入自己的人生归宿,有的人为国捐躯魂归大东沟,有的人苟延残喘于世,在或恐怖或惭愧的回忆里度完自己的余生。又有些人,身背上也许原本不该属于他们的骂名……

李秉衡谢了恩,仍是不敢叫我多等,飞速的喝完了手中燕窝,躬身谢恩。

我放下手中章本,冲他笑了笑道:“李抚台,朕听李鸿章说你于后勤颇有建树,调你到山东也是这个意思,你年纪不小了,但是朕还是要多偏劳你几年,大清少不了你这样的老臣啊。”

“皇上厚恩,臣不敢片刻忘记,臣刚来山东不久,一时也说不上太多,臣以为臣这个山东巡抚,一来要为着山东数千万百姓谋一份安居乐业,二来,也要为海军多多分忧。”,李秉衡身材甚是清瘦,但语声却甚是响亮,一望而知是个心无所愧的人。

我点了点头道:“嗯,你接着说。山东是海防重省,又拱卫京畿,朕把山东交给你,总想着听听你的看法。今天你别指望着朕先能给你什么训诲,山东你比朕还要知道些,便多说说吧。你是办后勤出身的吗?”

李秉衡躬身道:“回皇上话,臣自光绪七年中法开战后,便一直在广西兼办后勤,于此道亦有十年经营了,臣是臬司出身,故而一来办事精细些,二来嘛,皇上明鉴,这臬司衙门名声不太好,底下办事的司官轻易也不敢欺瞒了臣。所以,办事也就顺当点。”

“哦?”,我抬头扫了他一眼道:“你细细说,回头把这些再写出来,好给后人有个教范。”

“臣领旨。臣到山东不久,因兼顾北洋,现下改名叫皇家海军的后勤,于此倒有些浅见,臣以为山东一省正如陛下所言,地位超卓,山东乃京畿之辅,渤海之门户,山东危则京师惊,山东失则京师危。山东防务,又以海防为第一要务,山东北至武定之海丰,南起沂州之日照,海岸绵延两千余里,此两千余里中,又以登州,烟台,威海为最重,胶澳次之……”(胶澳,指胶州湾。这里地名较多,山东朋友估计知道,而外地朋友恐怕就一头雾水了,故而多注一些。)

我凝神静听,这是第一次就战术防御层面与一个当世大员作探讨,就他的山东一省而言,大局观还真是不错了,于是鼓励他道:“李爱卿说的很好,不要急,喝口水慢慢说。”

李秉衡呷了一口茶,面带忧色继续道:“登烟威三地中,本应属威海为重中之重,全因威海突入海域,孤悬在外,一旦有事不易救援。自皇家海军驻威以来,情形好上许多,加之威海由海军专管,故而臣的心思还是在登烟二地上。就登烟而言,莱潍黄为登烟后路,山东门户,不容有失。臣到山东以来,细察防务,心中甚忧,唉,山东海疆辽阔,自登州荣成成山头到威海又至宁海,宁海又至烟台,计三百多里海防,又有倭岛,俚岛,石岛,龙须岛以及宁海养马岛等数十座小岛,岛岛可登,处处要防,实有力不从心之感。”(莱潍黄指莱州,潍坊,黄县)

我见他脸上忧色凝重,心中不忍责备他的保守思想,叹了口气道:“李爱卿,你之所言,俱皆有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现下是山东巡抚,已然忧心如此,若是朕让你负责了全国防务,朕真不忍见你如此啊。”

李秉衡倒也没什么惭愧的反应,淡淡笑了笑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臣既然肩负一省,自然要通盘思量一省防务,若是皇上真的让臣挑那么重的担子,臣恐怕才智不足,辜负了皇上厚望。”

我哈哈一笑,心中苦叹这便是不懂战略但知战术的人了。当下揭过不提,转过话题道:“既如此,山东防务你先放一放吧,这些事本是该由山东提督,济南将军他们多去考想想的,你把刚刚说的,写个条陈,朕朱批了转给他们看看吧,也让他们惭愧惭愧。好了,朕今天叫你来,本来是想听听你说说后勤一事的,这便说说吧。”

“臣领旨。”,李秉衡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道:“臣于此道,久有积感,便是‘裁并局员,节省糜费’八字,就我大清后勤而言,山东一省境内有厘金局,土药局,军械局等等,负责饷银,医官,辎重等等供应,宜应并入后勤营,又有赈抚局,赈捐局所理事务大体相同,宜应合并。书局,通志宜应并入藩司辖下,保甲局,机器局因交由臬司衙门统管,洋务局,河营局,河防局平日无所事事,滋扰民间,宜应交由地方严管,其余闲杂各衙,徒费银钱,无所贡献,不若一体裁撤,如此办下来,每月节省经费靡巨,所省银钱,一体贡献防务,如此办来,政务一改惰风,又可多有收益,请皇上明察。”(藩司,臬司指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前些时候在书评区看见有人嘲笑我把布政使说成是正一品,我只能说可能没看见我那个逗号,赫德是先授了布政使,后来加了正一品衔。有些朋友可能连起来看了,当然,也怪我没说清楚。)

不是他说,我还真不知道山东一省境内居然有如此之多的吃皇粮不干活的衙门,想来其他各省也大多如此吧?这一头虽然我有心整顿,不过还真少了这么一位熟知地方情形的能吏来从旁协助,这个李秉衡倒真是让我眼前一亮。

点了点头道:“今日与李爱卿一席话,朕真是胜读十年书啊,你可要为了朕,为了大清多多保重身体,回头朕让内务府给你送点人参来,多多保养身子,为国家效力。”

李秉衡跪地谢恩,有些激动地说道:“皇上爱惜于臣,臣无比感动,臣今日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所言但有不当之处,还请皇上多加宽宥。”

“你接着往下说。”,转头看了看身后的西洋钟,已然是晚间十一点多,于是叫来寇连才道:“小寇子,你去外间吩咐李大人的随员不用等了,朕今日留李大人说话,便歇在此间了。”

“喳——”,寇连才应声而去。李秉衡身子颤抖,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我叫来点心,叫了他一起吃,李秉衡也放开了情绪,边吃边说道:“于饷银一事,臣亦有所请。皇家海军总部在鲁,臣以为,不若在山东解京协各饷中截留下来,直接供应海军,如此一来可省下了往来时日,二来也少了路途靡耗。还请皇上体察。”

我大笑起来,对兀自迷惑不解的李秉衡道:“这一节李爱卿无须忧烦,过几天朕让盛宣怀来找你,到时你自然知晓该当如何进行。”

李秉衡微微一笑道:“如此臣便接着往下说。臣在广西时,前线与法人交战,多得洋枪之利,故而广西防勇,多配毛瑟步枪,以臣观之,山东诸营诸镇,亦应多多购入洋枪。另外还要广募良将,筹建新军,臣以为现今山东诸军,俱都悍有余,勇不足,多是些滋扰地方之徒。如此兵勇,臣怕只是徒耗饷银,于战无利。臣不才,恳请皇上由臣多募新军,以良将领之,西人辅之,效礼亲王练龙旗军例,为山东一省保境安民。”

我笑了笑以示鼓励,李秉衡接着道:“臣以为新军宜驻于郊野,以免嚣争,绑腿以练腿足,军装以毛瑟步枪为主,严明纪律,操练纯熟,五营设一统领,十营设一总统。如此练军三年,足以内慑宵小,外震列强。”(此为历史真实事情,后来的中国军队,绑腿好像是由此开始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记错。)

这家伙,这番话还真说到我心里去了,不过由他领军,倒浪费了他在后勤上的才能,而且新军还不一定练得好。新军是要练的,不过由谁来练呢?

于是问他道:“李爱卿有何良将人选?”

“若是彭玉磨大人复生,当真是不二人选,只可惜……”,说到彭玉麟,李秉衡抹了抹眼睛,哽咽着接着道:“臣以为,为将之道,但久历戎行、胆勇素优、措置裕如、朴实勇敢、练习营务、熟悉行伍、勤于操劳,尽可为将。浙江朱采,军中老将,可使之为统帅,山西锡良,廉明干练,勇于任事,可以为副。其余各营,尽可以青州讷钦(呵呵,不是讷亲,讷亲是乾隆年间的废物点心。),广西羊昌魁,云南张绍模,马柱,广西杨华贵,马进祥,直隶姚豸,俱都是一时良将,臣想请陛下调他们来山东练兵。”(不含讷钦,青州是山东的,不用调。)

我一一记下他们的名字,这些人,以后也许便是我大清帝国陆军的名将了。点了点头道:“你把名字报给兵部,回头我让许庚身给他们下调函。李爱卿说了这么多,朕以为都是好的。不过朕的意思,是要你专心于后勤,往后要依仗爱卿的时候还多着呢。多多整理些经验来,多多带出些人才来。至于练兵一事,便由你主持,具体事务你却不用多管,既然你信得过朱采,朕也信你,便尽数交给了他吧。不过募兵时须得向乡民说清楚,军中厉行短发,辫子是要剪了的。嗯,回头再找翁师傅说说,让他给你们派几个翰林过来,光会打仗也不行,也要多多注重文才学习。”

与李秉衡一席话,直说到凌晨一时许,这才体念到他老人家身体,让寇连才安排他睡去了。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