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光绪中华》第82章 决心


这是一份《东京日日新闻》的未署名社论,题目叫做“论东京近日之怪现状”,内容却是斥责山县有朋政府的,说首相刚上台时声称国家独立自卫之道,在于守卫主权线和保护及扩张利益线,众所周知,大日本帝国的利益线在清国和朝鲜,但是很奇怪的是,山县内阁对于清国来的大臣翁某以及该国皇帝极不礼貌的申斥,却受之泰然,何其奇哉怪也?奇怪之事之二,乃是东京街头突然多出许多女工来,这充分说明了大日本帝国的国土已经承载不了大和民族的人口,这是必然的结果,必然的结果必然有必然的结论:大和民族需要扩张殖民!殖民!

其下的一则新闻是天皇任命小松宫彰仁亲王为大都督,掌握全国陆军,新闻说果敢进取的小松亲王将会让军队教训教训懦弱的政府官员们,应该如何面对傲慢的清国。

虽说这只是新闻,但谁知道这不是日本政府的授意,从而获得舆论的支持呢!

我一巴掌将报纸拍在桌上,狠狠地拧了一下,报纸哗的一声裂了开来,我抬起手来,看着被油墨弄黑的掌心,心里恨恨的发狠:你要殖民?哼!中华民族比你更需要生存空间!

临去奉天之前,又再接见了在京的几位方面大员,和硕醇亲王载沣和世铎,李鸿章三人在我不在的时候,共同掌理大事,委世铎坐蠹儿,李鸿章和载沣赞襄,另外我又有密旨给了奕忻,京中若有大事,他是要出来镇一镇的。又有密旨

世铎坐了蠹儿,龙旗军当然不会留在北京,荣禄继续负责研究院那边洋人的供应等等。所以,龙旗军万余人,由聂士诚统军,随皇帝北上。

特别又再见了一次容闳,再给他打了一针强心针,重点就是不管局势如何,国家再苦,一不会穷了教育,二不会穷了军事。教育地位还在军事之前,让他尽快按照既定方针把教育铺下去,组织留洋的要尽快送出去,美国欧洲都可以,各地办的综合教学的学校要在今年内铺到县一级,以各地原有的学政校舍修葺一下,做好明年开学的准备。

为什么是明年呢?在这里要做个解释,因为今年是殿试年,乡试,会试,殿试这三级国家取士大考,三年一轮。而殿试年格外重要,因为是要出状元的,各方念书的人也是都在关注着这么个东西,加之今年要整修校舍,整顿学制,招募教师特别是西学教师,也有一堆琐事要进行。

当然也有旨意加急发给袁世凯和刘步蟾,让他们加意防备日本人,做好准备,不要出了事情手忙脚乱。

到了二月初五的时候,皇帝的祭祖法驾在龙旗军,前锋营,骁骑营,健锐营这皇帝亲卫四营的护驾下,一路浩浩荡荡出了北京,经承德府,朝阳府,新民府,直至盛京祭祖。途间北方的战报如雪片般飞来,俄军的集结正在进行,幸而远东铁路尚未完成,到了二月二十我到达盛京故宫的时候,据伊克堂阿的奏报,在海兰泡集结的俄军哥萨克已经达到了两万人之多,装备与我军相仿,同时内兴安岭那边的胪滨府和呼伦厅也有急报传来,俄军在尼布楚举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前锋兵力直达额尔古讷河边,兵锋所至,大批当地猎户牧民已经纷纷向南迁徙,府治厅治已经无力弹压。

丁汝昌那边的折子迟了好几天才到,对面的楚库伯兴俄国军队,已经完成了动员,兵力在六千到八千人上下,丁已经命令右左旗,右左末旗等蒙古部落小心防范,而丁的一万余人步军及骑兵也相应的向北运动,做好迎敌准备,在恰克图之南的色愣格河和鄂尔坤河一线布防。

接连而来的前线局势让我有些吃惊,俄国人真的已经下定了战争的决心?事实上俄国人对中国人也没什么心理优势,康熙年间不胜,而最近这几十年来,也没正儿八经的跟中国人打过硬仗,都是趁着英法欺负人的时候,在旁边捡捡油水而已。他就那么有把握?

伊犁府那边不知道情况怎样,国土太辽阔了,消息从伊犁传到我这估计已经快四月份了吧。暂时也管不了那一头,但愿长庚这家伙是好样的。

尽管我心里也不是就有必胜的把握,但是依旧按照原定计划,笑眯眯的在故宫接见辽东各地的重要民政长官,听取各地的民政状况,自从咸丰十年部份开放禁关令以来,辽东的人口逐渐有增加,到了今年的时候已经有一百四十余万人了。这地方物产丰盈,一两个世纪没有开发,土地早就肥沃的不成样子,关内的没有土地的汉人一到辽东,就有土地种子拿,生活比起在关内的时候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既然我身在辽东,京中一时也没什么大事,于是加紧做了战前准备,下了旨意给李秉衡和兵部世铎,即刻准备支援辽东,同时海军也要做好准备。

外交上的事情,由于载滢不知道我与他父亲之间的秘密,最近生出许多怨愤来,我便让李鸿章把外交上的事情做好,一是向俄国人抗议,二是向英国人请求支援,可以向他许诺将来打下海参崴之后,可以将海参崴作联合舰队的母港。以上事情一一照办。

喀西尼也在二月十九那天,给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送去了宣战书,听说当天很是嚣张,说要让傲慢的中国猪见识一下哥萨克骑兵的厉害。那边军机处李鸿章主事,倒也不含糊,立刻命令总理各国衙门写斥责书,公诸于世,并且将事情同时通报了英国公使威玛妥。

同时下达旨意给伊克堂阿,驻防军队每人发双饷,吃饱喝足的供应了,随时准备作战。关于丁汝昌,那边我完全信任他,他是陆军的好手,如果对面那七八千人应付不了,那就死不足惜了。

一切预备停当,我准备用兵的意思也已经传达到了协领参领一级。(甲喇额真,正三品,相当于武职中的副将和参将。)

到了二十二日祭祖陵,便在郊外的时候,我一扫这几天做作出来的平静姿态,在祭台上发表了战前动员。

“骁骑营前锋营健锐营加上龙旗军,你们!”,我顿了一顿,看着四周站立着的各营军士。面色沉了下来,接着道:“你们都是朕的亲卫,朕的禁军,都是天家的护卫,照理来说,你们中的许多人,老家就在这辽东大地上,开国时先祖从龙入关,从此离了这片故土。朕到盛京是来祭祖来了,你们也能凭吊一下先贤。”

骁骑等各营担负警戒的士兵听了,都有些伤感,领兵将官领头一跪,当下跪了哗啦啦一大片,“叩谢皇上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声音喊得地动山摇。

我转身面北,一挥手中马鞭指向北方道:“朕近日接连收到边事不宁的奏报,说有人要吃掉我辽东,吃掉各位的故土!吃掉朕的祖陵所在!朕虽年轻德望不足,但是也绝不敢也不甘畏敌割地!”,说到这里,压了压马鞭,加重音量道:“你们愿不愿意交出你们的故土!把这片辽东大地交给俄国人!”

“不愿意!”

“很好!”,我点了点头,扯开了嗓子喊道:“都给朕站起来!打起精神来!跟朕去打老毛子,你们怕不怕!”

“不怕!”

我将马鞭往人丛中扔去,看着霞光中那些口中呼喝着白气的年轻的脸,郑重其事的道:“好!将士不惜命,朕又何惜爵位赏赐!朕金口玉言!这一仗,朕起码要封一个侯爵出来,想光宗耀祖的,都跟着朕去打仗!”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