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光绪中华》第85章 策略


虽说我心中定下了这么个有些大胆的计划,但是太过大胆了,大胆的连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以前概念中,中国是任何国家都打不过的,哪怕是外强中干的俄国,虽然打法国是不败而败了,但那也是败。俄国在远东的兵力虽然看上去不多,但是我的部队,战斗力能比得上哥萨克吗?装备虽然经过我这段时间来的尽力弥补,但是仍然不能说满意,除了龙旗军已经是全员毛瑟,外加马克沁,炮营配置之外,黑龙江当地驻军,仍然不是全员火器,炮也不多,现在还不知道俄国人有没有侦查出炮位来,如果俄国人够聪明,那些炮,八成是保不住了。

不过这里的骑兵我还是很满意的,如果与哥萨克做正面骑兵对决,绝不会败得很惨。关键是俄国人的态度,我御驾亲政,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还有进攻的决心吗?如果死守,那又是一种战斗格局。

幸好我这还有人心向背,这里刚被俄国人侵略不久,痛恨侵略者的老百姓还是多,特别是那些世代靠着那些水草牧场生活的猎人们,俄国人侵占了他们的猎场,抢他们的财产,杀他们的人,任何有血性的人,都会跟着我的天兵去打老毛子的。

从战略层面上来讲,我的终极目标是海参崴,这个港口一定要拿下,没有海参崴,远东铁路就失去了意义,修好之前俄国在远东将毫无作为,就算修好了,能不能守得住也是一回事。

从这个战略目标上来说,我必须在春季来临之前,拿下海参崴!

但是,眼下我手头只有十几万的兵力,能吃掉这么一大块肥肉吗?当下下了谕旨,令吉林将军长顺向宁古塔厅,密山府,绥芬厅方向增派兵力,对敌海参崴形成包围态势,围而不攻,作出随时渡过松花江的姿态,战备准备,如遇小股敌军,可就地歼灭之,另外做好伯力等地的战备,侦查工作,松花江对岸要建立起一个临时据点。

同时给威海的海军以及朝鲜的袁世凯发出谕旨,海军一部移防釜山,随时准备作战。

这时候,也接到北京的消息,英国人的态度暂不明朗,只是同意联合舰队在必要时,可以支援中国军队的作战。但在公开层面上,英国还是发表了强硬讲话,声讨俄国人近期在欧洲和远东的流氓作风,严正警告俄国人正视英国在上述地方的利益,否则,英国将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来遏止俄国伸出的罪恶之手。

出乎意料的,日本人却没有如同我担心的那样,站在俄国一边,甚至还向海军送来了近期日本联合舰队的作训计划,请求在计划中的军事训练能够得到大清皇家海军的保护。

我知道日本人不可能像表面上那么乖顺听话的,相信海军那帮人也应该不会那么幼稚,不过又怕他们受翁同翮的影响,还是拟了一道旨意,八百里加急送往威海,让海军严加防范。

在嫩江驻跸吃了一顿饭,不住的军情急报,敌方炮火数次覆盖,黑龙江沿岸各炮位损失惨重,骑兵一时脑热,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马冲了过去,结果全被老毛子的沿江要塞一个个击毙,在冰面上撂下几十具尸体马匹后,忿忿的退了回来。

我军预设的防线为了躲避对方炮火,不得不向后撤了十里。而东线的六十四屯所驻的哥萨克骑兵已经拔营,往北方后失去目标,估计是在后方运动,方向不明。

形势越发的不明,我也无名火上升,将伊克堂阿臭骂了一顿,斥责他大敌当前,将行营安在离前线上百里的嫩江,还颠颠的跑来迎什么驾。当然我也知道怪不得他,我自己一时兴起跑这边来,他当然要万事先放下,陪好我这个皇帝再说。

不过前线吃了大亏,各人都是憋着一股劲,依克堂阿当下告了罪,下令将将军行营前移到黑河府。

我看了看跃跃欲试的聂士诚道:“依克堂阿,朕骂你骂的急了些,暂且不用急,身为一个统兵大将,更加不能急昏了头,打仗的事情,朕全交给你,你黑龙江三五万兵马,对付过去有些吃力,老毛子沿江修有要塞,怎么拔掉,你要动脑筋,没法子的话,可以问问那些鄂伦春部,他们不是过了河,还杀了几个人嘛,怎么做到的?”

“回皇上话。”,依克堂阿虽然还有些赌气,不过也露出思索的表情道:“海兰泡在黑河以东,精奇里江口以南,自咸丰年间俄人占了以后,修了大城,边上又建诸塞,其实照中俄条约所定,那应该是我大清领土。城里也有近万的中国人,汉人满人都有,大多是做生意的,也有过去世居那里的。咱们这边也常有过去买卖,打猎的人,自从于老汉那事情出了以后,关系就紧张起来了,俄国人也加强了戒备,那火金儿是个豪爽女子,跟族人饮了酒,夜里就砸了冰下河,上岸那白鹿皮水靠避过哨位和狗子,用他们驯鹿用的套索,一个个的就拖到江边宰了。老毛子发现后,他们早从冰面下水,从冰下就回来了。黑夜里老毛子也不敢过将来追。”

“冰下?”,我与聂士诚都是一愣。这个天下水,不死也要冻掉半条命。

见我们这样,依克堂阿有些好笑的说道:“皇上明鉴,那些人事先喝了酒,他们又是驯鹿的好手,用鹿皮做的水靠,一滴水都沁不进去的,就是脸上冰了些,不过事先都用冰块敷面好了的……”,说到这里,脸色一沉,叹了口气道:“为了于老汉,他们是豁了命出去的。”

原来如此……不过就算如此,这个鬼天气下水去,也真着实是豁出性命去了的。

“这个于老汉,怎么姓于?”,我奇怪鄂伦春人怎么有个汉人的姓氏。

“回皇上话,那倒不是,鄂伦春部赫哲部,大多是姓于,也是为了跟外人交道方便些才这么叫,他们自有本部姓氏的,太也难记了。”,说着说着,依克堂阿仿佛刚想起似的:“这会子那火金儿便在营外候旨,皇上,鄂伦春部能,奴才想,多从他部内征些水靠,趁黑过了江,端几个堡垒下来,缓缓夜间接应大部队过河,摸掉他的炮,这样子咱们也能少吃他炮火的亏。”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