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光绪中华》第97章 光复海参崴


聂士诚正骑着马向前踱去,他预感过今天这场仗能赢,因为清军统帅部对这一次借交俘发动突击作了充分的准备,而且人员配备,火力配置都要比俄军强上许多。只要俄军上当打开那扇巨大的石门,大军将会无情的碾进城去,碾碎任何胆敢反抗的一切。

只是太顺利了,眼前的那批先头部队三千余人仍然沉浸在兴奋之中,炮兵在逐步扩大炮火打击范围,这一片方圆二里之内,都已经被打得稀巴烂,两个骑兵队伍也已经结束了最初的兴奋,正在收拢建制准备深入城内,直插总督府。而恩泽统带的敢死队,加上后期赶到的一千余人分左右两边,已经向坡上进发,延城边的高坡上的十几座炮台,要一一拔除,否则部队不能前进的太远,出了这个射击死角,十几门要塞炮的火力网,再加上地面不知道哪里就能飞出的子弹,足以使刚刚大赚了一票的大军连裤衩都输回去。

炮兵,这是一场炮兵的胜利,聂士诚这样想着,这玩意实在太恐怖了,想当年跟着李鸿章大帅,刘铭传大帅打捻匪,除了三军用命之外,那些洋人的开花弹也是令人震怖。初组龙旗军,曾有个法国教员说起过一百年前法国的那个皇帝拿破仑,也是用炮的好手。今天看来,这大炮真是发挥了无与伦比的作用,而指挥炮兵的徐世昌,还真有拿破仑之才。

想到这里,聂士诚不禁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飞艇,这玩意也是个希奇物事,等拿下了海参崴也要记头功,要不是……

徐世昌的奇怪表现让他止住了冥想,只见天上隐隐约约中,徐世昌不住交叉挥舞着双手,依稀还在喊着些什么。不过身边两万余人的部队正在向前开进,行营炮的炮车也在向前推进,准备随时对敌人内城的防御工事进行打击。

“各营停止前进!”,聂士诚突然反应过来,大吼道:“宋占标!传令前锋各营即刻向内城突进,原地不动及后退者立斩!快!”

宋占标是跟了他许多年的戈什哈,知道大帅的脾气,立时变将命令迅速传达了下去。前锋部队看到后方的旗语,三千余骑立时便向内城进发,便在这时,隆隆的炮声响起,不过,这一次吃亏的是中国人。

炮火准确地砸在骑兵集群的尾巴上,顿时一片人仰马翻,一轮炮火下来,尽然损失了二百多人。幸而是聂士诚下达了突进的命令,否则这一轮炮火下来,死伤不知道有多少。

行营炮的射程是有限的,从徐世昌的视角看去,不过巴掌大一点距离。穿过四五条街,骑兵一个冲刺就能到达。事实也是如此,五公里开外的总督府前广场,那升腾起的一抹抹轻烟,在左宝贵和冯国璋的眼里,这便是命令。

“不要乱,跟上!杀!”,左宝贵一声怒喝,单骑突进,马刀举的高高的,当先向前冲去。

“不要!”,冯国璋的声音顿时淹没在马蹄声中。他无奈之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双腿一夹胯下马儿,呼喝了一声:“都收了马刀,子弹上膛!路边房子只要开窗户就开枪!跟上!”,说完无奈的当先而去。

冯国璋的担心不是毫无来由的,俄国人在开炮前就将通往广场的大道上堆放了乱七八糟的障碍物,所以尽管从北方顺坡而下,总督府广场就在眼前,但是左宝贵的队伍还是在大街上无奈的束住马蹄,抽出了马刀小心翼翼的戒备并缓缓向两侧民居和小路疏散。炮火无情的覆盖了大道,一个个骑兵倒在血泊和硝烟之中。

冯国璋在后面急得眼珠子都快要挣出来,带着哭腔大喊道:“左回子!你他妈的在哪!大帅有令,全军后退,后退!”

“轰!轰!”,两声巨大的响声掩盖了一切的喧嚣,炮弹就在左宝贵部的前方爆炸,巨大的烟幕升腾起来,将清军视野内半径五公里不到的内城完全遮蔽起来。两颗炮弹一前一后,正砸在左宝贵部和总督府广场之间。

这不是一般的小口径炮,这是大威力大装药的巨炮!难道是联合舰队到了?聂士诚不住的下达命令,渐渐的已经收回前锋败兵,听到这两声沉闷的轰鸣不由心头一颤。

炮火仍旧在半山腰上不断爆炸,而大道上的清军却再也没有受到炮火的袭击。

“报!是俄国人的船!”,戈什哈气急败坏的跑了过来行了礼,略带些哭腔的说道。

“慌什么!”,聂士诚恼怒的瞪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一眼,平缓了一下情绪道:“妈的,果然给老子使回马枪!传我的命令!曹锟的人,全部增援恩佐,务必夺取岸防炮台!王士珍部,即刻进城,跟随前锋骑兵部清剿残兵,带上通译喊话,再遇抵抗即刻屠城!”

“左宝贵部,冯国璋部即刻清理障碍,即刻突进,此刻敌我共险,此时不进何时进?!传令炮营!不必等统带下来,即刻给老子敲掉敌人的炮火!然后给我打左右的民房商铺!通知盛京吉林各军,即刻准备,跟老子进城!误我军令者,立斩不饶!”,狠狠地啐了一口道:“老子不信了,四五万人吃也吃死你!”,说完一夹战马,马儿嘶鸣着昂起前蹄,落下时,马身已经窜出去好几步远。

传令兵流水价将聂士诚的命令传达下去。最先取得突破的还是冯国璋的骑兵营,一排枪下去,溃退藏身在民房内的俄军士兵顿时老实了不少。左宝贵的前军也已经边清理障碍边用马刀劈翻了十几个来偷袭的俄军。

但是清军还是吃了大亏,损失最惨重的是突在最前面的左宝贵骑兵营,左回子本人倒没有什么大伤,只是胳膊上被子弹擦破一小块皮,但是他的部队被敌人一轮炮火打掉三百多人,然后又是拥堵在街上,被两侧的民房上的冷枪撂倒几十个。再接下来又是一轮炮,这一次准多了,死了五六百人,两轮炮火下来,左宝贵的两千人只剩下了一半。幸好冯国璋的骑兵都随身佩枪,火力压制下敌军再也没敢露头出来打冷枪,否则伤亡还要惨重。

等到徐世昌落地的时候,他的炮营没给他丢人,向前推进后的一百余门炮火立时将俄军总督府广场上的俄军野战炮全部敲掉。同时也完成了障碍清除,连珠似的炮火将所有的重火力点全部清除。其后徐世昌下令换装葡萄弹,这是一种类似后世的钢珠弹的炮弹,落地后无数的钢珠四散溅射出去,可以有效杀伤单兵,尽管从理论上来说这种炮弹应用于开阔地比较容易发挥大杀伤力,但是徐世昌权衡之下,总督府广场四周的单兵火力还是容易对清军已经入城的大部队造成威胁,所以他又下令炮营放了两轮葡萄弹。

至此,战局的唯一悬念便集中到了环山炮台争夺战上了。

恩泽的突击队也遇到了大麻烦,俄军的炮台守卫队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都是居高临下,再炮台周围又修有环形挖深工事,步枪的点射让恩泽及后来向各个炮台急攻的王士珍部一筹莫展。

值得庆幸的是俄国人的四条大舰失却了攻击目标,已经停止了炮击,因为从他们的角度看去,现在中俄双方正式犬牙交错进行着巷战,无从分辨敌我,自然也是不好胡乱开火。

眼下的当务之急,仍旧还是夺取岸防炮台,以对付港口外的俄军大舰。

恩泽急了,与龙旗军的各将领不同,他世代生长在边疆,又戍守乌苏里江西侧的珲春,俄国人于他有血海深仇,他的父亲便是死在哥萨克的马刀下,所以他才会主动请缨担任十分危险的突击任务。如今被困在这半坡间的岩石下面,十分的窝火。

在上坡之前,除了砍刀之外,每人还带了一包炸药和火引子等物。可是现在就愣是接近不了外围。炮台的设计很便于防守,正对大海的大炮自然是不能动的,坚固的圆形堡垒后面,便是一圈壕沟,用于站立步兵向外射击。而现在所有的炮台都是被清军死死的围住,基本上以步枪的射程形成一个扇面,敌人不敢出来,清军也无法攻得进去。在这种情况下,炮台争夺战已经陷入僵局。

炮台上的敌军自然知道海参崴内城已经基本落入清军之手,但是他们同样也看见了海上的本方舰队,所以他们不能投降,一旦投降,那么舰队立时变在岸防炮的火力射程之下,那么海参崴再也没有任何可能免于被清军攻克的命运。所以数座炮台的俄方守军都是横下了一条心,死撑到炮台内所有补给都吃光为止。

但是清军统帅部绝不甘心如此,入城后的巷战也已经进入了尾声,除了零星的枪声之外,基本上俄国人已经放弃了抵抗。聂士诚注意到了坡上的尴尬局面,眉头也皱了起来,看了看海面上的俄国舰只,聂只是下令各军停止对总督府的攻击,以免给俄舰的炮火以明确而集中的目标,并且命令各营统带以上军官分散,绝对禁止两个以上的统带在一起的局面,各军也要注意隐蔽,控制民房,将当地俄国人赶到自家屋顶醒目位置。

解决问题的还是龙旗军,龙旗军的优势火力配备发挥了作用,王士珍的步兵营比起恩泽的人来,要每人多了一条毛瑟1888步枪,三棚人攻击一座炮台,上百条枪的火力将炮台守军压得抬不起头来,爆破手摸进了将炸药包扔进壕沟内,立时便炸死一片,如此缓缓推进,不到一炷香的功夫,王士珍部就以七个人的微弱伤亡拿下一座炮台,一旦拿下,炮营的炮手立刻进驻,但并不开炮,而是仰望天空,待飞艇出现后同时开火。

如此下来,半个时辰后,王士珍的部队已经全部控制了左翼一侧的三座炮台。曹锟的部队也接应恩泽的人马去了。恩泽得了相助,终于发泄了积郁已久的怒火,将眼见形势不妙举手投降出来的俄军劈翻了两个之后,才被人劝住骂骂咧咧的踹了几脚才作罢。

徐世昌的飞艇升空了,海面上的俄国人也注意到了这个新奇的物事,但是他们的好奇心没有给他们带来好运,原本是己方的岸防炮台突然之间一起向舰队开火,密集的炮火顷刻间便让舰队四艘铁甲舰同时中弹,其中克里米尔号装甲舰被击中轮机房,失去了动力,成为活靶子活生生的被炮台上的炮火打沉。而其余的三艘万吨级的彼得大帝号,以及稍次一级的佩文内兹号,格雷格上号运气还不错,只是被击中了生活区,没有大碍。但是惊吓不轻,在舰队司令官也是彼得大帝号舰长罗日捷斯特文斯基上校的率领下,仓皇南逃。

至此,海参崴攻城战结束,清军大获全胜,这也体现了清军装备和人数上的优势。俄军的失败除了人数上的劣势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在于没有将炮火集中使用,就火炮数量来说,双方的数量基本对等,但是俄国人将一百多门火炮分散成两批使用,导致分两次被清军集中优势火力清除。

战后的清点也证明了清军的胜利在于发挥优势炮火,和飞艇的极佳侦查用途。俄军损失惨重,近两万人的守卫部队战死三千余人,重轻伤八千多人,被俘七千人。同时损失的还有海军的一艘铁甲舰克里米尔号。当然还有,海参崴的统治权。至此,俄国人给海参崴取名叫作符拉迪沃斯托克,即统治东方之意,在时隔三十年后,成为一个笑话。海参崴,终于回归了中国的统治。

至此,战略目标方面,在乌苏里江以东黑龙江以北的土地上,唯一还在俄国人手里的重要城市,便只剩下了庙街。

当然,海面上的俄国舰队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也成了困扰在北方清军统帅部的一个疑惑。

与此同时,还并未得知海参崴已经落入清军之手的中英联合舰队在萨尔曼中将的指挥下,缓缓向北方进发。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