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史》列传第七十八 艺术下


周澹 李修 徐謇从孙之才 王显 马嗣明 姚僧垣 褚该 许智藏万宝 常 蒋少游 何稠

周澹,京兆鄠人也。多方术,尤善医药,遂为太医令。明元尝苦风头眩,淡疗 得愈,由此位特进,赐爵成德侯。神瑞二年,京师饥,朝议迁都于鄴,淡与博士祭 酒崔浩进计,言不可。明元曰:“唯此二人,与朕意同。”诏赐淡、浩妾各一人。 卒,谥曰恭。

李修,字思祖,本阳平馆陶人也。父亮,少学医术,未能精究。太武时奔宋, 又就沙门僧坦,略尽其术。针灸授药,罔不有效。徐、兗间,多所救恤。亮大为 事,以舍病人,死者则就而棺殡,亲往吊视,其仁厚若此。累迁府参军督护。本郡 士门、宿官,咸相交昵,车马金帛,酬赉无赀。修兄元孙随毕众敬赴平阳,亦遵父 业而不及,以功拜奉朝请。修略与兄同,晚入代京,历位中散令,以功赐爵下蔡子, 迁给事中。太和中,常在禁内。文明太后时有不豫,修侍针药多效,赏赐累加,车 服第宅,号为鲜丽。集诸学士及工书者百余人,在东宫撰诸药方百卷,皆行于世。 先是咸阳公高允虽年且百岁,而气力尚康,孝文、文明太后时令修诊视之。一旦, 奏言允脉竭气微,大命无逮,未几果亡。后卒于太医令,赠青州刺史。

徐謇,字成伯,丹阳人也,家本东莞。与兄文伯等皆善医药。謇因至青州,慕 容白曜平东阳,获之,送京师。献文欲验其能,置病人于幕中,使謇隔而脉之,深 得病形,兼知色候,遂被宠遇。为中散,稍迁内行长。文明太后时问经方,而不及 李脩之见任用。謇合和药剂攻疗之验,精妙于脩。而性秘忌。承奉不得其意,虽贵 为王公,不为措疗也。

孝文迁洛,稍加眷待,体小不平,及所宠冯昭仪有病,皆令处疗。又除中散大 夫,转侍御师。謇欲为孝文合金丹,致延年法,乃入居嵩高,采营其物,历岁无所 成,遂罢。二年,上幸县瓠,有疾大渐,乃驰驿召謇,令水路赴行所,一日一夜行 数百里。至,诊省有大验。九月,车驾次于汝滨,乃大为謇设太官珍膳。因集百官, 特坐謇于上席,遍陈餚觞于前,命左右宣謇救摄危笃振济之功,宜加酬赍。乃下诏 褒美,以謇为大鸿胪卿、金卿县伯,又赐钱绢、杂物、奴婢、牛马,事出丰厚,皆 经内呈。诸亲王咸阳王禧等各有别赍,并至千匹。从行至鄴,上犹自发动,謇日夕 左右。明年,从诣马圈,上疾势遂甚,蹙蹙不怡,每加切诮,又欲加之鞭捶,幸而 获免。帝崩后,謇随梓宫还洛。

謇常有将饵及吞服道,年垂八十,而鬓发不白,力未多衰。正始元年,以老为 光禄大夫。卒,赠安东将军、齐州刺史,谥曰靖。子践,字景升,袭爵,位建兴太 守。

文伯仕南齐,位东莞、太山、兰陵三郡太守。

子雄,员外散骑侍郎,医术为江左所称,事并见《南史》。

雄子之才,幼而俊发,五岁诵《孝经》,八岁略通义旨。曾与从兄康造梁太子 詹事汝南周舍宅,听《老子》。舍为设食,乃戏之曰:“徐郎不用心思义,而但事 食乎?”之才答曰:“盖闻圣人虚其心而实其腹。”舍嗟赏之。年十三,召为太学 生,粗通《礼》、《易》。彭城刘孝绰、河东裴子野、吴郡张嵊等每共论《周易》 及《丧服》仪,酬应如响。咸共叹曰:“此神童也。”孝绰又云:“徐郎燕颔,有 班定远之相。”陈郡袁昂丹阳尹,辟为主簿,人务事宜,皆被顾访。郡廨遭火,之 才起望,夜中不著衣,披红眠帕出房,映光为昂所见。功曹白请免职,昂重其才术, 仍特原之。

豫章王综出镇江都,复除豫章王国左常侍,又转综镇北主簿。及综入魏,三军 散走,之才退至吕梁,桥断路绝,遂为魏统军石茂孙所止。综入魏旬月,位至司空。 魏听综收敛僚属,乃访知之才在彭泗。启魏帝,云之才大善医术,兼有机辩。诏征 之才。孝昌二年,至洛,敕居南馆,礼遇甚优。謇子践启求之才还宅。之才药石多 效,又窥涉经史,发言辨捷,朝贤竞相耍引,为之延誉。武帝时,封昌安县侯。天 平中,齐神武征赴晋阳,常在内馆,礼遇稍厚。武定四年,自散骑常侍转秘书监。 文宣作相,普加黜陟,杨愔以其南士,不堪典掌功程,且多陪从,全废曹务,转授 金紫光禄大夫,以魏收代。之才甚怏怏不平。

之才少解天文,兼图谶之学,共馆客宋景业参校吉凶,知午年必有革易。因高 德正启之,文宣闻而大悦。时自娄太后及勋贵臣咸云:“关西既是勍敌,恐其有挟 天子令诸侯之辞,不可先行禅代事。”之才独云:“千人逐兔,一人得之,诸人咸 息。须定大业,何容翻欲学人?”又援引证据,备有条目,帝从之。登阼后,弥见 亲密。之才非惟医术自进,亦为首唱禅代,又戏谑滑稽,言无不至,于是大被狎昵。 寻除侍中,封池阳县伯。见文宣政令转严,求出,除赵州刺史。竟不获述职,犹为 弄臣。皇建二年,除西兗州刺史,未之官。武明皇太后不豫,之才疗之,应手便愈, 孝昭赐彩帛千段、锦四百匹。之才既善医术,虽有外授,顷即征还。既博识多闻, 由是于方术尤妙。

大宁二年春,武明太后又病,之才弟之范为尚药典御,敕令诊候。内史皆令呼 太后为石婆,盖有欲忌,故改名以厌制之。之范出告之才曰:“童谣云:‘周里跂 求伽,豹祠嫁石婆,斩冢作媒人,唯得一量紫綖靴。’今太后忽改名,私所致怪。” 之才曰:“跂求伽,胡言去已,豹祠嫁石婆,岂有好事?斩冢作媒人,但令合葬, 自斩冢。唯得紫綖靴者,得至四月。何者?紫之为字,此下系,綖者熟,当在四月 之中。”之范问靴是何义。之才曰:“靴者革旁化,宁是久物?”至四月一日,后 果崩。有人患脚跟肿痛,诸医莫能识。之才曰:“蛤精疾也,由乘船入海,垂脚水 中。”疾者曰:“实曾如此。”之才为剖,得蛤子二,大如榆荚。又有以骨为刀子 把者,五色斑斓。之才曰:“此人瘤也。”问得处,云:“于古冢见髑髅,额骨长 数寸,试削视,有文理,故用之。”其明悟多通如此。

天统四年,累迁尚书左仆射,俄除兗州刺史,特给铙吹一部。之才医术最高, 偏被命召。武成酒色过度,怳忽不恆。曾病发,自云,初见空中有五色物,稍近, 变成一美妇人,去地数丈,亭亭而立。食顷,变为观世音。之才云:“此色欲多, 大虚所致。”即处汤方,服一剂,便觉稍远;又服,还变成五色物;数剂汤,疾竟 愈。帝每发动,暂遣骑追之,针药所加,应时必效,故频有端执之举。入秋,武成 小定,更不发动。和士开欲依次转进,以之才附籍兗州,即是本属,遂奏附除刺史, 以胡长仁为左仆射,士开为右仆射。及十月,帝又病动,语士开云:“浪用之才外 任,使我辛苦。”其月八日,敕驿追之才。帝以十日崩,之才十一日方到。既无所 及,复还赴州。在职无所侵暴,但不甚闲法理,颇亦疏慢,用舍自由。

五年冬,后主征之才。寻左仆射阙,之才曰:“自可复禹之绩。”武平元年, 重除尚书左仆射。之才于和士开、陆令萱母子曲尽卑狎,二家若疾,救护百端。由 是迁尚书令,封西阳郡王。祖珽执政,除之才侍中、太子太师。之才恨曰:“子野 沙汰我。”珽目疾,故以师旷比之。

之才聪辩强识,有兼人之敏。尤好剧谈体语,公私言聚,多相嘲戏。郑道育常 戏之才为师公,之才曰:“既为汝师,又为汝公,在三之义,顿居其两。”又嘲王 昕姓云:“有言则讠王,近犬便狂,加颈足而为马,施角尾而成羊。”卢元明因戏 之才云:“卿姓是未入人,名是子之误,之当为之也。”即答云:“卿姓,在上为 虐,在丘为虚,生男则为虏,配马则为驴。”又常与朝士出游,遥望群犬竞走,诸 人试令目之。之才即应声云:“为是宋鹊?为是韩卢?为逐李斯东走?为负帝女南 徂?”李谐于广坐因称其父名曰:“卿嗜熊白生不?”之才曰:“平平耳。”又曰: “卿此言于理平不?”谐遽出避之,道逢其甥高德正。德正曰:“舅颜色何不悦?” 谐告之故。德正径造坐席,连索熊白。之才谓坐者曰:“个人讳底?”众莫之应。 之才曰:“生不为人所知,死不为人所讳,此何足问。”唐邕、白建方贵,时人言 云:“并州赫赫唐与白。”之才茂之。元日,对邕为诸令史祝曰:“卿等位当作唐、 白。”又以小史好嚼笔,故常执管就元文遥口曰:“借君齿。”其不逊如此。

历事诸帝,以戏狎得宠。武成生齻牙,问诸医,尚药典御邓宣文以实对,武成 怒而挞之。后以问之才,拜贺曰:“此是智牙,生智牙者,聪明长寿。”武成悦而 赏之。为仆射时,语人曰:“我在江东,见徐勉作仆射,朝士莫不佞之。今我亦是 徐仆射,无一人佞我,何由可活!”之才妻,魏广阳王妹,之才从文襄求得为妻。 和士开知之,乃淫其妻。之才遇见而避之,退曰:“妨少年戏笑。”其纵之如此。 年八十,卒,赠司徒公、录尚书事,谥曰文明。

长子林,字少卿,太尉司马。次子同卿,太子庶子。之才以其无学术,每叹曰: “终恐同《广陵散》矣。”

弟之范亦医术见知,位太常卿,特听袭之才爵西阳王。入周,授仪同大将军。 开皇中,卒。

王显,字世荣,阳平乐平人也。自言本东海郯人,王朗之后也。父安上,少与 李亮同师,俱受医药,而不及亮。显少历本州从事,虽以医术自通,而明敏有决断 才用。初文昭太后之怀宣武,梦为日所逐,化而为龙而绕后,后寤而惊悸,遂成心 疾。文明太后敕徐謇及显等为后诊脉,謇云是微风入藏,宜进汤加针。显言案三部 脉,非有心疾,将是怀孕生男之象。果如显言。久之,补待御师。

宣武自幼有微疾,显摄疗有效,因稍蒙眄识。又罢六辅之初,显为领军于烈间 通规策,颇有密功。累迁廷尉卿,仍在侍御,营进御药,出入禁内。累迁御史中尉。 显前后居职,所在著称。纠折庶狱,究其奸回,出内惜慎,忧国如家。及领宪台, 多所弹劾,百僚肃然。又以中尉属官不悉称职,讽求改革。诏委改选,务尽才能。 而显所举,或有请属,未皆得人,于是众议喧哗,声望致损。后宣武诏显撰药方三 十五卷,班布天下,以疗诸疾。东宫建,以为太子詹事,委任甚厚。上每幸东宫, 显常近侍,出入禁中,仍奉医药。赏赐累加,为立馆宇,宠振当时。以营疗功,封 卫国县伯。

及宣武崩,明帝践阼,显参奉玺策,随从临哭,微为忧惧。显既蒙任遇,兼为 法官,恃势使威,为时所疾。朝宰托以侍疗无效,执之禁中。诏削爵位,徙朔州。 临执呼冤,直阁伊盆生以刀镮撞其腋下,伤中吐血,至右卫府,一宿死。子晔,尚 书仪曹郎中,惧走,后被获,拷掠百余。宅没于官。

初,显构会元景,就刑南台。及显之死,在右卫府,唯隔一巷,相去数十步。 世以为有报应之验。始显布衣为诸生,有沙门相显,后当富贵,诫其勿为吏,为吏 必败。由是宣武时,或欲令其兼摄吏部。每殷勤辞避。及宣武崩,帝夜即位,受玺 策,于仪须兼太尉及吏部,仓卒,百官不具,以显兼吏部行事。又显未败之前,有 妪卜相于市者,言人吉凶颇验。时子晔已为郎,闻之,微服就妪,问己终至何官。 妪言:“君今既有位矣,不复更进,当受父冤。”并如其语。

马嗣明,河内野王人也。少博综经方,为人诊脉,一年前知其生死。邢邵唯一 子大宝,甚聪慧,年十七八患伤寒。嗣明为其诊脉,退告杨愔云:“邢公子伤寒不 疗自差,然脉候不出一年便死。觉之少晚,不可复疗。”数日后,杨、邢并侍宴内 殿。文宣云:“邢子才兒大不恶,我欲乞其随近一郡。”杨以年少,未合剖符。宴 罢,奏云:“马嗣明称大宝脉恶,一年内恐死,若其出郡,医药难求。”遂寝。大 宝未期而卒。杨愔患背肿,嗣明以练石涂之,便差,因此大为杨愔所重。作练石法: 以粗黄色石如鹅鸭卵大,猛火烧令赤,内淳醋中,自有石屑落醋里,频烧至石尽, 取石屑曝乾,捣下簁,和醋以涂肿上,无不愈。

武平中,为通直散骑常侍,针灸孔穴,往往与《明堂》不同。尝有一家,二奴 俱患,身体遍青,渐虚嬴不能食。访诸医,无识者。嗣明为灸两足趺上各三七壮, 便愈。武平末,从驾往晋阳,至辽阳山中,数处见榜,云有人家女病,若能差之者, 购钱十万。又诸名医多寻榜至是人家,问疾状,俱不下手。唯嗣明为之疗。问其病 由,云曾以手持一麦穗,即见一赤物长二尺许,似蛇,入其手指中,因惊倒地,即 觉手臂疼肿。月余日,渐及半身,肢节俱肿,痛不可忍,呻吟昼夜不绝。嗣明即为 处方,令驰马往都市药,示其节度,前后服十剂汤,一剂散。比嗣明明年从驾还, 此女平复如故。嗣明艺术精妙,多如是。

隋开皇中,卒于太子药藏监。然性自矜大,轻诸医人,自徐之才、崔叔鸾以还, 俱为其所轻。

姚僧垣,字法卫,吴兴武康人,吴太常信之八世孙也。父菩提,梁高平令。尝 婴疾疹历年,乃留心医药。梁武帝召与讨论方术,言多会意,由是颇礼之。僧垣幼 通洽,居丧尽礼,年二十四,即传家业。仕梁为太医正,加文德主帅。梁武帝尝因 发热,服大黄。僧垣曰:“大黄快药,至尊年高,不宜轻用。”帝弗从,遂至危笃。 太清元年,转镇西湘东王府中记室参军。僧垣少好文史,为学者所称。及梁简文嗣 位,僧垣兼中书舍人。梁元帝平侯景,召僧垣赴荆州,改受晋安王府谘议。梁元帝 尝有心腹病,诸医皆请用平药。僧垣曰:“脉洪实,宜用大黄。”元帝从之。进汤 讫,果下宿食,因而疾愈。时初铸钱,一当十,乃赐十万贯,实百万也。及魏军克 荆州,僧垣犹侍梁元,不离左右,为军人所止,方泣涕而去。寻而周文遣使驰驿徽 僧垣。燕公于谨固留不遣,谓使人曰:“吾年衰暮,疾病婴沉,今得此人,望与之 偕老。”周文以谨勋德隆重,乃止。明年,随谨至长安。

武成元年,授小畿伯下大夫。金州刺史伊娄穆以疾还京,请僧垣省疾,乃云自 腰至脐,似有三缚,两脚缓纵,不复自持。僧垣即为处汤三剂,穆初服一剂,上缚 即解;次服一剂,中缚复解;又服一剂,三缚悉除。而两脚疼痹,犹自挛弱。更为 合散一剂,稍得屈申。僧垣曰:“终待霜降,此患当愈。”及至九月,遂能起行。 大将军、襄乐公贺兰隆先有气疾,加以水肿,喘息奔急,坐卧不安。或有劝其服决 命大散者,其家疑未能决,乃问僧垣。僧垣曰:“意谓此患,不与大散相当。”即 为处方,劝急使服,便即气通。更服一剂,诸患悉愈。大将军、乐平公窦集暴感风 疾,精神瞀乱,无所觉知。医先视者,皆云已不可救。僧垣后至曰:“困矣,终当 不死。”为合汤散,所患即疗。大将军、永世公叱伏列椿苦痢积时,而不损废朝谒。 燕公谨尝问僧垣曰:“乐平、永世,俱有痼疾,意永世差轻。”对曰:“夫患有深 浅,时有危杀,乐平虽困,终当保全;永世虽轻,必不免死。”谨曰:“当在何时?” 对曰:“不出四月。”果如其言,谨叹异之。

天和六年,迁遂伯中大夫。建德三年,文宣太后寝疾,医巫杂说,各有同异。 武帝引僧垣坐,问之。对曰:“臣准之常人,窃以忧惧。”帝泣曰:“公既决之矣, 知复何言!”寻而太后崩。其后复因召见,乃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敕停 朝谒,若非别敕,不劳入见。四年,帝亲戎东讨,至河阴遇疾,口不能言;睑垂覆 目,不得视;一足短缩,又不得行。僧垣以为诸藏俱病,不可并疗,军中之要,莫 过于语,乃处方进药,帝遂得言。次又疗目,目疾便愈。未及足,足疾亦瘳。比至 华州,帝已痊复。即除华州刺史,仍诏随驾入京,不令在镇。宣政元年,表请致仕, 优诏许之。是岁,帝幸云阳,遂寝疾,乃召僧垣赴行在所。内史柳昂私问曰:“至 尊脉候何如?”对曰:“天子上应天心,或当非愚所及。若凡庶如此,万无一全。” 寻而帝崩。

宣帝初在东宫,常苦心痛,乃令僧垣疗之,其疾即愈。及即位,恩礼弥隆。谓 曰:“尝闻先帝呼公为姚公,有之?”对曰:“臣曲荷殊私,实如圣旨。”帝曰: “此是尚齿之辞,非为贵爵之号。朕当为公建国开家,为子孙永业。”乃封长寿县 公。册命之日,又赐以金带及衣服等。大象二年,除太医下大夫。帝寻有疾,至于 大渐,僧垣宿直侍疾。帝谓隋公曰:“今日性命,唯委此人。”僧垣知帝必不全济, 乃对曰:“臣但恐庸短不逮,敢不尽心!”帝颔之。及静帝嗣位,迁上开府仪同大 将军。

隋开皇初,进爵北绛郡公。三年,卒,年八十五。遗诫衣帢入棺,朝服勿敛, 灵上唯置香奁,每日设清水而已。赠本官,加荆、湖二州刺史。

僧垣医术高妙,为当时所推,前后效验,不可胜纪。声誉既盛,远闻边服,至 于诸蕃外域,咸请托之。僧垣乃参校徵效者为《集验方》十二卷,又撰《行记》三 卷,行于世。

长子察,《南史》有传。

次子最,字士会。博通经史,尤好著述。年十九,随僧垣入关。明帝盛聚学徒, 校书于麟趾殿,最亦预为学士。俄授齐王宪府水曹参军,掌记室事,特为宪所礼接。 最幼在江左,迄于入关,未习医术。天和中,齐王宪奏遣最习之。宪又谓最曰: “博学高才,何如王褒、庾信?王庾名重两国,吾视之蔑如,接待资给,非尔家比 也。勿不存心。且天子有敕,弥须勉励。”最于是始受家业,十许年中,略尽其妙。 每有人告请,效验甚多。

隋文帝践极,除太子门大夫。以父忧去官,哀毁骨立。既免丧,袭爵北绛郡公, 复为太子门大夫。俄转蜀王秀友。秀镇益州,迁秀府司马。及平陈,察至,最自以 非嫡,让封于察,隋文帝许之。秀后阴有异谋,隋文帝令公卿穷其事。开府庆整、 郝玮等并推过于秀。最独曰:“凡有不法,皆最所为,王实不知也。”榜讯数百, 卒无异辞,竟坐诛。论者义之。撰《梁后略》十卷,行于世。

褚该,字孝通,河南阳翟人也。父义昌,梁鄱阳王中记室。该幼而谨厚,尤善 医术。仕梁,历武陵王府参军,随府西上,后与萧捴同归周。自许奭死后,该稍为 时人所重,宾客迎候,亚于姚僧垣。天和初,位县伯下大夫,进授车骑大将军、仪 同三司。该性淹和,不自矜尚,但有请之者,皆为尽其艺术。时论称其长者。后以 疾卒。子则,亦传其家业。

许智藏,高阳人也。祖道幼,常以母疾,遂览医方,因而究极,时号名医。诫 诸子曰:“为人子者,尝膳视药,不知方术,岂谓孝乎。”由是,遂世相传授。仕 梁,位员外散骑侍郎。父景,武陵王谘议参军。智藏少以医术自达,仕陈,为散骑 常侍。陈灭,隋文帝以为员外散骑侍郎,使诣扬州。会秦王俊有疾,上驰召之。俊 夜梦其亡妃崔氏泣曰:“本来相迎,如闻许智藏将至。其人若到,当必相苦,为之 奈何?”明夜,俊又梦崔氏曰:“妾得计矣,当入灵府中以避之。”及智藏至,为 俊诊脉曰:“疾已入心,即当发痫,不可救也。”果如言,俊数日而薨。上奇其妙, 赍物百段。炀帝即位,智藏时致仕。帝每有苦,辄令中使就宅询访,或以辇迎入殿, 扶登御床。智藏为方奏之,用无不效。卒于家,年八十。

宗人许澄,亦以医术显。澄父奭,仕梁,为中军长史,随柳仲礼入长安,与姚 僧垣齐名,拜上仪同三司。澄有学识,传父业,尤尽其妙。历位尚药典御、谏议大 夫,封贺川县伯。父子俱以艺术名重于周隋二代,史失其事,故附云。

万宝常,不知何许人也。父大通,从梁将王琳归齐,后谋还江南,事泄伏诛。 由是宝常被配为乐户,因妙达钟律,遍工八音。与人方食,论及声调。时无乐器, 宝常因取前食器及杂物,以箸扣之,品其高下,宫商毕备,谐于丝竹,大为时人所 赏。然历周、隋,俱不得调。

开皇初,沛国公郑译等定乐,初为黄钟调。宝常虽为伶人,译等每召与议,然 言多不用。后译乐成,奏之。上召宝常,问其可不。宝常曰:“此亡国之音,岂陛 下所宜闻!”上不悦。宝常因极言乐声哀怨淫放,非雅正之音,请以水尺为律,以 调乐器,其声率下郑译调二律。并撰《乐谱》六十四卷。且论八音旋相为宫法,改 弦移柱之变,为八十四调,一百四十律,变化终于一千八百声。时以《周礼》有旋 宫之义,自汉已来,知音不能通,见宝常特创其事,皆哂之。至是,试令为之,应 手成曲,无所疑滞,见者莫不嗟异。于是损益乐器,不可胜纪。其声雅淡,不为时 人所好。太常善声者,多排毁之。又太子洗马苏夔以钟律自命,尤忌宝常。夔父威 方用事,凡言乐者附之而短宝常。数诣公卿怨望,苏威因诘宝常所为,何所传受。 有一沙门谓宝常曰:“上雅好符瑞,有言征祥者,上皆悦之。先生当言徒胡僧受学, 云是佛家菩萨所传音律,则上必悦。先生当言,所为可以行矣。”宝常遂如其言以 答威。威怒曰:“胡僧所传,乃四夷之乐,非中国宜行。”其事竟寝。宝常听太常 所奏乐,泫然泣曰:“乐声淫厉而哀,天下不久将尽。”时四海全盛,闻言者皆谓 不然。大业之末,其言卒验。

宝常贫而无子,其妻因其卧疾,遂窃其资物而逃,宝常竟饿死。将死,取其所 著书焚之,曰:“何用此为?”见者于火中探得数卷,见行于世。

开皇中,郑译、何妥、卢贲、苏夔、萧吉并讨论坟籍,撰著乐书,皆为当时所 用,至于天然识乐,不及宝常远矣。安马驹、曹妙达、王长通、郭令乐等能造曲, 为一时之妙,又习郑声,而宝常所为,皆归于雅。此辈虽公议不附宝常,然皆心服, 谓以为神。时乐人王令言亦妙达音律。大业末,炀帝将幸江都,令言之子尝于户外 弹胡琵琶,作翻调《安公子曲》,令言时卧室中,闻之惊起,曰:“变!变!”急 呼其子曰:“此曲兴自早晚?”其子曰:“顷来有之。”令言遂歔欷流涕,谓其子 曰:“汝慎无从行,帝必不反。”子问其故,令言曰:“此曲宫声往而不反。宫, 君也,吾所以知之。”帝竟被弑于江都。

蒋少游,乐安博昌人也。魏慕容白曜之平东阳,见俘,入于平城,充平齐户。 后配云中为兵。性机巧,颇能画刻,有文思,吟咏之际,时有短篇。遂留寄平城, 以佣写书为业,而名犹在镇。后被召为中书写书生,与高聪俱依高允。允并荐之, 与聪俱补中书博士。自在中书,恆庇于李冲兄弟子侄之门。始北方不悉青州蒋族, 或谓少游本非人士,又少游微,因工艺自达,是以公私人望,不至相重,唯高允、 李冲,曲为体练。孝文、文明太后尝因密宴谓百官曰:“本谓少游作师耳,高允老 公乃言其人士。”然犹骤被引命,以规矩刻缋为务,因此大蒙恩赐,而位亦不迁陟 也。

及诏尚书李冲与冯诞、游明根、高闾等议定衣冠于禁中,少游巧思,令主其事。 亦访于刘昶。二意相乖,时致诤竞,积六载乃成,始班赐百官。冠服之成,不游有 效焉。后于平城将营太庙太极殿,遣少游乘传诣洛,量准魏、晋基趾。后为散骑侍 郎,副李彪使江南。孝文修船乘,以其多有思力,除都水使者。迁兼将作大匠,仍 领水池湖泛戏舟楫之具。及华林殿诏修旧增新,改作金墉门楼,皆所措意,号为妍 美。虽有文藻,而不得申其才用。恆以剞劂绳尺,碎据匆匆,徙倚园、湖、城、殿 之侧,识者为之叹慨。而乃坦尔为己任,不告疲耻。又兼太常少卿,都水如故。卒, 赠龙骧将军、青州刺史,谥曰质。有文集十卷余。少游又为太极立模范,与董尔、 王遇等参建之,皆未成而卒。

初,文成时,郭善明甚机巧,北京宫殿,多其制作。孝文时,青州刺史侯文和 亦以巧闻,为要舟,水中立射。滑稽多智,辞说无端,尤善浅俗委巷之语,至可玩 笑。位乐陵、济南二郡太守。宣武、明帝时,豫州人柳俭、殿中将军关文备、郭安 兴并机巧。洛中制永宁寺九层佛图,安兴为匠也。

始孝文时,有范宁兒者善围棋,曾与李彪使齐。齐令江南上品王抗与宁兒,制 胜而还。又有浮阳高光宗善樗蒲。赵国李幼序、洛阳丘何奴并工握槊。此盖胡戏, 近入中国。云胡王有弟一人遇罪,将杀之,弟从狱中为此戏以上之,意言孤则易死 也。宣武以后,大盛于时。

何稠,字桂林,国子祭酒妥之兄子也。父通,善琢玉。稠年十余,遇江陵平, 随妥入长安。仕周,御饰下士。及隋文帝为丞相,召补参军,并掌细作署。开皇中, 累迁太府丞。稠博览古图,多识旧物。波斯尝献金线锦袍,组织殊丽。上命稠为之。 稠锦成,逾所献者,上甚悦。时中国久绝琉璃作,匠人无敢措意,稠以绿瓷为之, 与真不异。寻加员外散骑侍郎。

开皇末,桂州俚李光仕为乱,诏稠募讨之。师次衡岭,遣使招其渠帅,洞主莫 崇解兵降款,桂州长史王文同锁崇诣稠所。稠诈宣言曰:“州县不能绥养,非崇之 罪。”命释之,引共坐,与从者四人,为设酒食遣之。大悦,归洞不设备。稠至五 更,掩及其洞,悉发俚兵以临余贼,象州逆帅杜条辽、罗州逆帅庞靖等相断降款。 分遣建州开府梁昵讨叛夷罗寿,罗州刺史冯暄讨贼帅李大檀,并平之。承制署首领 为州县官而还,众皆悦服。有钦州刺史甯猛力帅众迎军。初,猛力欲图为逆,至是 惶惧,请身入朝。稠以其疾笃,示无猜贰,放还州,与约八九月诣京师相见。稠还 奏状,上意不怿。其年十月,猛力卒,上谓稠曰:“汝前不将猛力来,今竟死矣。” 稠曰:“猛力共臣约,假令身死,当遣子入侍。越人性直,其子必来。”初,猛力 临终,诫其子长真曰:“我与大使期,不可失信于国士,汝葬我讫,即宜上路。” 长真如言入朝。上大悦曰:“何稠著信蛮夷,乃至于此!”以勋授开府。

仁寿初,文献皇后崩,稠与宇文恺参典山陵制度。稠性少言,善候上旨,由是 渐见亲昵。上疾笃,谓稠曰:“汝既曾葬皇后,今我方死,亦宜好安置。嘱此何益? 但不能忘怀耳。魂而有知,当相见于地下。”上因揽太子颈曰:“何稠用心,我后 事动静当共平章。”

大业初,炀帝将幸扬州,敕稠讨阅图籍,造舆服羽仪,送至江都。其日,拜太 府少卿。稠于是营黄麾三万六千人仗,及车舆辇辂、皇后卤簿、百官仪服,依期而 就,送于江都。所役工十万余人,用金银钱物巨亿计。帝使兵部侍郎胡雅、选部郎 薛迈等勾覆,数年方竟,毫厘无舛。

稠参会今古,多所改创。魏、晋以以来,皮弁有缨而无笄导。稠曰:“此古田 猎服也,今服以入朝,宜变其制。”故弁施象牙簪导,自稠始也。又从省之服,初 无佩绶。稠曰:“此乃晦朔小朝之服,安有人臣谒帝,而除去印绶,兼无佩玉之节 乎?”乃加兽头小绶及佩一只。旧制,五辂于辕上起箱,天子与参乘同在箱内。稠 曰:“君臣同所,过为相逼。”乃广为盘舆,别构栏楯,侍臣立于其中。于内复起 须弥平坐,天子独居其上。自余麾幢文物,增损极多。帝复令稠造戎车万乘,钩陈 八百连。帝善之,以稠守太府卿,后兼领少府监。

辽东之役,摄左屯卫将军,领御营弩手三万人。时工部尚书宇文恺造辽水桥不 成,师未得济,左屯卫大将军麦铁杖因而遇害。帝遣稠造桥,二日而就。初,稠制 行殿及六合城,至是,帝于辽左与贼相对,夜中施之。其城,周回八里,城及女垣 合高十仞,上布甲士,立仗建旗,四隅置阙,面列一观,观下三门,比明而毕。高 丽望见,谓若神功。稍加至右光禄大夫。从幸江都,遇宇文化及乱,以为工部尚书。 及败,陷于窦建德,复为工部尚书、舒国公。建德败,归于大唐,授少府监,卒。

又齐时有河间刘龙者,性强明,有巧思。齐后主令修三雀台称旨,因而历职通 显。及隋文帝践阼,大见亲委,位右卫将军,兼将作大匠。迁都之始,与高颎参掌 制度,世号为能。

大业中,有南郡公黄亘及弟兗,俱巧思绝人,炀帝每令其兄弟亘少府将作。于 时改创多务,亘、兗每参典其事。凡有所为,何稠先令亘、兗立样,当时工人莫有 所损益。亘,位朝散大夫;兗,散骑侍郎。

论曰:阴阳卜祝之事,圣哲之教存焉,虽不可以专,亦不可得而废也。徇于是 者不能无非,厚于利者必有其害。《诗》、《书》、《礼》、《乐》所失也浅,故 先王重其德;方术伎巧所失也深,故往哲轻其艺。夫能通方术而不诡于俗;习伎巧 而必蹈于礼者,几于大雅君子。故昔之通贤,所以戒乎妄作。晁崇、张深、殷绍、 王早、耿玄、刘灵助、李顺兴、檀特师、由吾道荣、颜恶头、王春、信都芳、宋景 业、许遵、吴遵世、赵辅和、皇甫玉、解法选、魏宁、綦母怀文、张子信、陆法和、 蒋升、强练、庾季才、卢太翼、耿询、来和、萧吉、杨伯丑、临孝恭、刘祐、张胄 玄等,皆魏来术艺之士也。观其占候卜筮,推步盈虚,通幽洞微,近知鬼神之情状, 其间有不涉用于龟筴,而究人事之吉凶,如顺兴、檀特之徒,法和、强练之辈,将 别禀数术,讵可以智识知?及江陵失守,前巧尽弃,还吴无路,入周不可,因归事 齐,厚蒙荣遇。虽窃之以叨滥,而守之以清虚,生灵所资,嗜欲咸遣,斯亦得道家 之致矣。信都芳所明解者,乃是经国之用乎?周澹、李脩、徐謇、謇兄孙之才、王 显、马嗣明、姚僧垣、褚该、许智藏方药特妙,各一时之美也。而僧垣诊候精审, 名冠一代,其所全济,固亦多焉。而弘兹义方,皆为令器,故能享眉寿,縻好爵。 老聃云“天道无亲,常与善人”,于是信矣!许氏之运针石,百载可称。宝常声律 之奇,足以追踪牙、旷,各一时之妙也。蒋、何以剞劂见知,没其学思,艺成为下, 其近是乎?

周时,有乐茂雅以阴阳显,史元华以相术称,并所阙也。


分类:正史 书名:北史 作者:李延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