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蒋氏家族全传》1.“砸断了骨头连着筋”


有关蒋介石的家族、家世及家事,见诸各种史传的材料已经很多,因为相隔年 代并不十分久远,有些当事人或知情人直到前几年还健在,故尔所述基本相同,无 大出人。蒋介石的亲眷和外成,在蒋介石发迹之后都或多或少地沾了他的“光”, 成为一时的显贵或名人,这说明蒋介石是极重亲情的,也说明他头脑中封建的家族 观念较重,在用人方面“重亲不重贤”。如今考究起来,这也是蒋家王朝走向腐败 --灭亡之途的重要因素之一。

蒋介石的父系亲人有如下几位:

蒋介卿,谱名周康,字瑞生,号锡侯,别号前安,是蒋介石的同父异母兄长, 生于1875年,比蒋介石整整大了“一轮”--12岁。蒋介卿是郡痒生出身,后又毕 业于四明专科学校学法政科,蒋介石初显发迹之象时,蒋介卿叨光出任过台州地方 法院推事、广州地方审判厅推事、英德县县长、后又担任过浙江海关监督、浙江省 政府委员等。后辞职回到奉化溪口,开设公裕钱庄。蒋介卿年轻时,曾因与继母 (即蒋介石生母王采玉)为析产分家的事闹过矛盾,彼时蒋介石尚未立事,但从此 对这位异母兄长心存芥蒂。蒋介卿后来之所以辞职回乡自谋生路,与隐约存在于他 兄弟之间的这点芥蒂是不无关系的。不过,兄弟毕竟还是兄弟,这一点,蒋介石心 里是界线分明的。1936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当蒋介石被扣西安、生死 不明的消息传到奉化溪口时,蒋介卿正在溪口武山庙看戏,惊闻此讯,蒋介卿惊骇 过度,当即中风跌倒,不省人事,抬回家后不到三天就亡故了。当时因为蒋介石尚 未返回南京,家人遂将蒋介卿草草入殓,停枢在家,设奠守灵以待。至1937年1月, 蒋已返回南京,因在事变中跌伤腰部,遂请假回溪口养伤。族人请示蒋介石为其兄 治丧事,蒋介石吩咐“缓办”,直到1937年4月22日,蒋介石腰伤渐愈,才为兄长治 丧出殡。当时的仪式颇为隆重,国民党中央的一些显要人物如林森、冯玉祥、居正、 何应钦、愈飞鹏、朱家队阎锡山等均亲往吊唁,一时车来轿往,人喊马嘶,奉化一 带乡间都轰动了。

蒋介卿身后有一子一女,子名国秉、又名国柄、字空华,先后毕业于上海中山 学校和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曾任国民党陆军八十八师少校参谋,中校团副、江西第 四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参议等职。蒋国柄在八十八师驻镇海时,与一位女演员谈恋爱, 当关系发展到谈婚论嫁时,却遭到其父蒋介卿的坚决反对.国柄因此一度精神失常。 后在家族干预下,蒋国柄与羊头孙氏成婚,不久离婚,又娶萧王庙孙益甫次女维美 为妻,生一子四女,子孝伦、女静娟、志伦、环伦、明伦。蒋国柄于1982年3月病死 于台湾。蒋介卿的女儿名叫华秀,嫁与白崇禧的外甥韦永成为妻,韦永成在抗战时 曾任安徽省财政厅厅长。

蒋介石的姐姐蒋瑞春,与蒋介石也是同父异母,系蒋父肃庵前妻徐氏所生,嫁 给任宋村农民宋周运。宋周运粗通文字,爱钱如命,生活极其俭朴,曾经当过丰镐 房的管家。关于宋周运的俭朴,有一个传说:宋周运从宁波到溪口,从来不坐汽车, 而宁愿步行。问其原因,答称:买一双布鞋只需大洋四角,而汽车来回要用一元六 角,可买四双布鞋,可穿两年,因此,乘汽车太不合算,所以还是步行好一些。宋 周运有长子名涨林,曾随竺景到盐务局做过事;次子涨生,曾在丰镐房当帐房,19 39年溪口遭日机轰炸时与毛氏同时遇难,三子祥生,做过宁波市农民银行的职员。 宋周运的女儿林香,嫁邻村王阿孝为妻。

蒋介石的妹妹名瑞莲,与蒋介石同母生,嫁于后竺村竺芝珊为妻。竺芝珊本是 王泰盐铺的店员,因为与蒋介石有了亲戚关系,曾随这位大舅哥到广州去当佛山筹 响委员,以后又任苏州税务局长、中国农民银行常务董事、津浦铁路局车务总段长 等职。竺芝珊的儿子竺培风,毕业于宁波商校,与溪口毛庆祥之弟毛凤美,蒋介卿 之子蒋国柄等同年出国留学。回国后,竺培风在民航局任第一大队大队长。培风娶 杨森之女为妻,生有一女。解放战争时,竺培风因飞机失事殒命。

蒋介石母系的亲戚是:

蒋的生母王采玉在葛竹的两位哥哥,一名贤力一名贤裕。两人文化水平不太高, 贤裕虽曾当过小学教师,但后来神经错乱了。故此,兄弟二人一直在乡下,未得到 蒋介石的提携重用。不过,蒋介石在大陆期间,始终对这两位舅父在生活上给予照 顾,经济上也定期补贴。王采玉的堂兄贤甲、绰号“小汤果”为人极精明、善算计, 由于他在蒋介石未发迹时十分器重蒋介石,更由于“二次革命”期间蒋介石在葛竹 避难,王贤甲曾陪蒋到四明山避祸,所以蒋介石始终不忘这段思情,对待这位堂舅 父比待自己的亲娘舅还要亲。王贤甲之子王震南,日后得蒋介石重用,做过南京政 府的军法处长、第三战区军法执行分监和上海特刑庭庭长等职。还有王采玉的一个 族人王惜才,曾做过浙江省财政厅厅长及农民银行监察。王氏族侄王良鹤之继子王 世和,被蒋介石提拔任用为自己的侍卫长。

蒋介石还有一个娘舅--萧王庙的孙琴凤,是蒋父继室孙氏之兄。孙琴凤是个 商人,在上海和宁波都开有工厂和商号,生意上很得意,他对蒋介石曾有过经济上 的帮助,蒋介石发迹后,曾请孙琴凤做丰镐房的管家,掌握银钱进出,对其信任有 加,孙琴凤没有子嗣,过继了侄子孙经镇为过房子,蒋介石提拔他为农民银行发行 主任。孙经暖之子义宣,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后留学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返国 后,先任蒋介石的侍从室秘书,赴台后曾任国际货币基金会懂事、“中央银行”副 总裁兼“外汇局”局长、“中央信托局”局长、“交通银行”总经理等。

蒋介石的发妻毛福梅有两个娘家哥哥,一位名叫毛武宝,一位叫毛秉礼。毛秉 礼做过宁波市警察局长,早年到广东黄埔军校工作过,后又返回浙江,在宁波担任 都奉汽车公司的经理。不过,这位老蒋的大舅哥对蒋介石的作为不太满意,蒋介石 离开大陆赴台时,也没邀他同往。解放后,毛秉礼被邀为全国政协委员,于94岁高 龄时在上海病逝。此外,毛福梅还有一个姐姐,其外孙宋时选随蒋介石逃台,曾任 国民党中央委员、台湾省党部主任委员。

蒋介石的封建家族观念极重,尤其重视自己家庭的族谱编修工作,范学文曾撰 文记述这件事,令引如下:

蒋介石是一个乡土观念很重的人。他发迹以后,千方百计要查祖宗的来根。他 对蒋家宗谱非常重视。一九四三年十一月,正是抗日战争时期,他在重庆。当他已 故的生母王氏八十岁生辰纪念之时,虽溪口已沦陷,他仍叫蒋经国派人从日寇重围 中的故乡密携蒋家宗谱间道入赣,辗转送到重庆。他“三复循诵,几忘寝食”(见 蒋介石自撰《先系考序》)。他详校了天台龙山蒋氏家谱与勤县横山蒋氏、奉化峨 阳蒋氏两谱之异同,认为组奉两谱较龙山谱为可信。蒋家宗谱,循例每隔三十年修 纂一次。自清季以来,康熙三十八年、康熙五十八年、乾隆二年、乾隆三十三年、 嘉庆四年、道光八年、咸丰八年、光绪十四年、民国七年都修过谱。民国七年的那 次修谱,就是由蒋介石哥哥介卿主持的,聘请奉化周带南(均棠)为大总裁。到一 九四八年(民国三十七年)又应为大修之期,蒋介石极为重视,聘请吴敬恒(稚晖) 为总裁,陈布雷为副总编纂(编者按:实际负责修谱者为沙孟海,详见本书首篇沙 孟海的回忆文章《武岭蒋氏宗谱纂修始末》)。虽其时国民政府已形势危殆,摇摇 欲坠,蒋还是强打精神,叫大儿子蒋经国来溪口主持“讲谱”大事。进谱搞得很热 闹。溪口蒋家饲堂挂灯结彩,大摆洒席,并且从上海招来京剧班演戏三天。这是蒋 为家族和自己树碑立传的最后一次机会。

这次修谱,大书特书的,就是在宁波找到了一个祖宗头。蒋氏之源,出于周代, 这样遥远的稽考,自然不必说了。溪口宗谱中,第一世的太公叫蒋光(延恭),是 迁到四明来的始祖。蒋光生二子,名宗祥、宗霸,那是五代后梁时了。宗霸(字必 大)信佛,就是溪口人尊奉的摩河太公,因他常念“摩河般诺波罗密多”经句得名。 这个摩河太公死后葬于天童寺旁的小盘山口。宗霸初在小盘山筑庵静修,后迁居奉 化三岭(山岭)。到他的孙子蒋浚明,北宋神宗时拜大理评事,迁尚书金部员外郎, 赠金紫光禄大夫,家业始显赫大凡修谱,列举世亲,总要找一个有来头的祖宗头, 以示荣耀。蒋家祖宗,以这个金紫光禄大夫最显赫了。蒋介石即……请沙文若(即 沙孟海)负责具体编纂工作,沙又请杨菊庭、朱赞卿等在宁波寻极查据,经杨菊庭 多方考证,作了一篇《联桂坊蒋氏遗迹考》,查出蒋浚明居采莲桥蒋家带(带河巷), 现在宁波的白水巷还有蒋家饲堂,供奉蒋浚明牌位。蒋家的数世坟莹,则都在奉化 三岭(山岭)。由此可知蒋氏一支,是从宁波分过去的。查清了祖根后,蒋介石大 为高兴,于一九四九年农历正月初一,曾派蒋经国到宁波蒋祠拜祭。是年四月中旬, 蒋介石又亲自带了张群、俞济时、蒋经国等,到宁波访谒宗庙,还到宁波柳亭庵旁 及天童小盘山祭扫祖宗头蒋摩河等坟墓。蒋介石对奉化以外的蒋氏族根也很关心。 据报载:一九四七年三月十日,蒋面谕文官长吴鼎昌,派郑弥再往临海调查,征得 蒋氏谱三册携京。又宜兴徐舍镇西北十公里都山函亭蒋饲(祀东汉函亭侯蒋澄), 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六日落成,蒋特自京乘汽车抵徐舍,再乘汽船到函亭主持典礼。 数典不忘祖,在这一点上,蒋介石是有浓厚血统观念的。即使是死在台湾,也不愿 葬身异乡,棺木暂居,希望能搬回家乡安葬。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蒋氏家族全传 作者:朱小平、吴金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