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民国军阀派系谈》14章 马家军阀(马鸿宾、马鸿逵、马步芳)


在前十三章里,我们已把中国近代主要的军阀派系分别作了叙述,这一章所谈到的马家军阀,严格地说并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派系,而是同出于源,分作数支。民国时期,在我国西北的甘、宁、青地区,存在着数股强大的回军武装力量,由于其首领皆为甘肃河州回族马姓,故称“马家军”。马家军原为家族武装势力,它们参与了当时中国政坛的纷争,先后依附清政府、北洋军阀、冯玉祥、蒋介石等,统治了西北地区数十年,产生了一批显赫一时的马姓军阀。由于马家军的起源及派别比较复杂,本章试将“西北诸马”的关系,尤其是“西北三马”马鸿宾、马鸿逵、马步芳这三支主要的马家军作个介绍。

要谈马家军阀,就应追溯到清朝同治年间。清同治二年即1863年,甘肃河州(今临夏县)人阿訇马占鳌会合马悟真等回民首领,举行了反清的河州暴动,攻破河州,势力在甘肃迅速扩大。河州白藏乡人马海晏也参加了这场暴动。马海晏早年贫穷,靠在河州、兰州之间“驮脚”(畜力运输)为生,尚武,广交游。参加河州起义后,马海晏作战勇敢,不久即成为马占鳌的左右手。

1872年,左宗棠率湘军入甘肃镇压,在太子寺战役中,马占鳌先诱敌深入,后以“黑虎掏心”战术,一举打败了清军三十个营。在太子寺战役之后,起义群众要求乘胜攻取清军统帅左宗棠设在安定(今定西县)的大营时,马占鳌却主张投降清军,说:“打了胜仗,比打败了投降好得多。”马海晏亦力赞其议,但很多起义群众表示反对。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河州韩家集阳洼山村人马千龄出来说话,支持马占鳌降清。马占鳌是马千龄的同族侄女婿,看到有马海晏及马千龄等支持,便决计降清受抚。结果,左宗棠改编马占鳌部为马队三旗,委任马占鳌为三旗督帮,以马占鳌之子马安良(原名马七五,左宗棠赐名“安良”)为中旗正旗官,马海晏为中旗副旗官。此外,清廷又授马安良、马海晏七品军功顶戴。马千龄因劝降有功,被左宗棠称赞为“良回”,也受到重赏。就这样,马占鳌、马海晏、马千龄等用起义人民的鲜血给自己换取了“红顶子”和清廷的赏赐,从此成为了清廷的鹰犬,这也是“河州三马”的子孙们得以发迹的因由。

马占鳌降清以后,过了十余年即1886年死去,其职务由儿子马安良继任。马海晏有两个儿子:一名马麒,1869年生;一名马麟,1873年生。两兄弟自幼随父军中,熟习军旅生活。后来,马安良、马海晏这支马队并入董福祥的甘军。

再说马千龄,亦有两个儿子十分出众:次子马福禄,生于1853年,在1880年中武举人、武进士,使马千龄家更增添光彩;四子马福祥,生于1873年,从小随父兄习武学文,已显露出不凡的气度。

1895年,河湟地区(今甘肃临夏及青海东部黄河、湟水流域)的回族、撒拉族人民再次发动反清起义。马海晏父子随清军参与了镇压。而马千龄父子也在家乡组织了民团“安宁军”,对抗起义军,曾解救被围清军总兵汤彦和。愤怒的群众将马千龄家宅院付之一炬,并到处“捉拿马进士家的人”,马千龄避走藏区,其子马福禄、马福祥则率安宁军辗转到兰州,被陕甘总督陶模收编为步骑两营,加入进攻河州之清军,不久,也归入了董福祥的甘军,马福禄任督带统领,马福祥任帮统。

1897年,清政府整治军队,编建精锐军,分中、前、左、右、后五军,由荣禄、聂士成、马玉昆、袁世凯、董福祥五人分别率领。不久,董福祥之后军奉调北京附近驻防,马海晏父子及马福禄、马福祥兄弟也随军前往。1900年八国联军进犯津、京,马海晏、马福禄等曾参加廊坊之战,重创敌寇。当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马海晏、马福禄等率河湟子弟守卫正阳门(今前门),与攻城之侵略军展开多日血战。8月13日晚,马福禄乘雨夜率敢死队袭击敌军,在激战中身亡。同时战死者还有其族弟马福贵、马福全等百余人。

这时,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逃离北京,马海晏父子及马安良、马福祥等率众护驾。行至宣化,马海晏病死。马麒由哨官提升接任了其父的旗官职务。在晋南风陵渡过黄河时,马安良、马麒亲自掌舵,护驾过河,搏得了慈禧的赏识。在马安良、马麒、马福祥等的护卫下,慈禧和光绪总算平安逃到了西安。

由于护驾有功,不久,马麒升任花翎顶戴副将衔循化营参将,驻兵甘肃扎巴镇。其弟马麟也升任管带、都司等职。而马福祥,则升任甘肃靖远协副将,1904年又升任西宁镇总兵兼阿尔泰护军使,1910年率所部昭武军移防宁夏。

辛亥革命爆发,陕西革命党人举行起义,陕西巡抚升允逃往兰州,与陕甘总督长庚组织“东征军”讨伐,并妄图迎銮西来,把西北作为重振清室的基地。当时,马安良出任精锐西军总统,马麒任帮统,马安良之子马廷勷 任分统。他们组织了一支有步兵五千、骑兵一千共二十四个营旗的队伍,镇压革命。1912年清帝退位,民国成立,这支精锐西军也发生了分化,马安良父子及马麒、马麟兄弟都转而依附北洋军阀袁世凯,马安良出任甘肃提督,而马麒,则攫取了西宁镇总兵一职,从此,马麒兄弟抛开了依靠多年的马安良,另树一帜。

马安良父子也是马家军阀的一支,由于后来这支武装退出西北,在此,我们只作简略介绍。民国成立后,马安良出任甘肃提督。后来,马安良加入中国国民党,并任中国国民党甘肃支部长。1920年,马安良病逝,终年65岁。马安良之子马廷勷 ,贡生出身,1913年8月任甘凉观察使。1914年后,任北京大总统府侍从武官。1918年后,历任凉州镇总兵、凉州镇守使,1924年7月,授北京政府将军府勖威将军。1926年,马廷勷 举兵反对冯玉祥,1928年10月在甘肃河州战败,逃往西宁。1929年赴南京投蒋介石,蒋介石任其为讨逆军第十五路军总指挥,令其召集旧部未成,后被撤职,又去投靠冯玉祥,结果被冯玉祥杀于郑州(一说焦作)。马安良四子、马廷勷 之弟马廷贤,1896年生,青年从军曾任西北军营长、团长、旅长,1928年11月与其兄马廷勷 退往青海藏区,联合马仲英杀害许多无辜藏民。不久随马廷勷 投蒋介石,任讨逆军第十五路军第一路纵队司令。1930年利用中原大战之机,率部回西北,攻下天水县城,自称西北回民联军总司令,屠杀县民数千人。1931年3月,其部接受改编,被南京政府任命为陇南绥靖指挥。1932年1月与川军作战失败后逃往天津。抗日战争期间,马廷贤被日军委为“西北长官”,后一度去包头,又化装回天津,改名换姓藏匿于民间。1941年回甘肃河州。新中国成立后,马廷贤被人民政府逮捕,后获释出狱。1958年再次被捕。1959年10月病死。

再说马麒,于1912年8月出任西宁镇总兵后,着手创建完全由自己掌握的军队,又多方罗致汉族官绅知识分子,组成自己的智囊团,开始了家庭割据事业。1915年,北洋政府裁撤青海办事长官,改设甘边宁海镇守使,统辖宁、海地区军政,马麒又当上了宁海镇守使,几年时间,马麒组织了一支有三十六个营的家庭武装,号称“宁海军”。宁海军由马麒及亲属马麟、马宝(堂弟)等指挥,他的儿子马步青(1898年生)和马步芳(1903年生)虽然尚还年青,但已在军中担任营长之职。

辛亥革命爆发后,马福祥在宁夏、内蒙一带镇压反清义军,后因大势所趋,也宣布“赞成共和”,民国成立后,出任宁夏护军使。这时,马福祥的左右手,是其侄马鸿宾及其子马鸿逵。

马鸿宾是马福祥之兄马福禄之子,生于1884年。马福禄在北京阵亡时,马鸿宾年仅十六岁,还在家乡练武习文。马福祥比先兄马福禄整整小二十岁,全由马福禄一手提携而发迹于军政界,为报答先兄之恩情,他一意栽培侄子马鸿宾,而马鸿宾亦少年老成,对叔父马福祥十分孝敬和尊重,马福祥更是喜欢。1905年,马福祥任西宁镇总兵,成立西宁矿务马队,交由马鸿宾率领,这支小队伍以后发展成了马鸿宾的基本武装力量。1910年,马鸿宾随马福祥的昭武军到宁夏,任骑兵营营长,后任甘肃新军司令,授陆军少将衔。1921年初,马福祥调任绥远都统,马鸿宾出任宁夏护军使(后改镇守使)兼新军司令,晋升陆军中将衔。

马鸿逵为马福祥之子,生于1892年。马鸿逵八岁时在西安行营中得见慈禧、光绪等人。十二岁由其父以一千两纹银捐得一“蓝翎知县”的虚缺。1909年,马鸿逵结束在家塾的中学学习,考入兰州陆军小学堂。1912年毕业后在其父部下任营长,后升任宁夏亲军统领。马福祥为了进一步依附袁世凯,于1914年将马鸿逵送到北京,担任袁世凯的侍从军官。袁世凯死后,马鸿逵又担任黎元洪的侍从武官。1917年7月,马鸿逵潜离北京,跑到天津,参加段祺瑞的马厂誓师,年仅25岁的马鸿逵,当了讨逆军的中将参谋。段祺瑞重新上台后,使其回宁夏扩编宁夏新军。1919年马鸿逵升任宁夏第五混成旅旅长。

在上一章,我们将马麒、马麟以及马福祥两大河州马姓家庭的发迹史作了介绍,并引出了马步青、马步芳、马鸿宾、马鸿逵等后来威震西北地区的马家军阀。由于他们有各自的派别,难以合在一起来写,所以二、三、四小节,我们分别重点讲述马鸿宾、马鸿逵、马步芳三支马家军的发展情况。

1921年7月,马鸿宾出任宁夏镇守使,开始了对宁夏的统治。此时,马鸿宾的势力已比较壮大,所部除原有步骑十二营和使署卫兵马队一个营外,又新扩编了步兵三个团共七个营。当时,宁夏属甘肃管辖,甘肃共分八个镇,镇守使中汉人、回人各半,即陇东张兆钾,陇南孔繁锦,肃州吴桐仁,河州裴逮淮,宁夏马鸿宾,西宁马麒,凉州马廷勷 ,甘州马璘 (非马麒弟之马麟)。前四人为汉族军人,后四人为回族军人。甘肃督军,则是江苏人陆洪涛。马鸿宾凭着自己的势力,加上得到担任绥远都统的叔父马福祥的照应,能够统治宁夏数年。1923年12月,被北京政府授予将军府锐威将军。

1925年,冯玉祥就任西北边防督办,有意联合西北回军势力,遂以马福祥为会办。马福祥慑于冯玉祥人多势众,只得表示依附,还将绥远都统一职让出。这样,马鸿宾也就成了冯玉祥隶下的宁夏镇守使。1925年9月,冯玉祥派部将刘郁芬代理其甘肃军务督办职务。1926年初,直、奉军阀联合攻打国民军,陇东镇守使张兆钾乘机通电声讨刘郁芬,并联合陇南孔繁锦与刘郁芬开战。马鸿宾担心张兆钾取胜会危及自己利益,企图通电调解消弭战乱,想在平番召集各方会议。但由于张兆钾提出了苛刻的条件,会议无法开成,使马鸿宾十分尴尬,最后还是冯玉祥派孙良诚、梁冠英、吉鸿昌等打败了张兆钾。

1927年4月,冯玉祥取销宁夏镇守使建制,改马鸿宾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二十二师师长兼甘边剿匪司令。9月,冯玉祥又将马鸿宾第二十二师与郑大章骑兵师合建第四方面军第二十四军,由马鸿宾任军长,但郑大章师远在河南,马鸿宾实际上只掌握一个师而已。

1928年春,蒋介石复职后,与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联合北上进攻奉系张作霖。马福祥预感到蒋介石的势力会不断壮大,所以设法靠拢蒋介石,希望将来在国民党内捞取更大资本。他趁蒋、冯率部北上之机,秘密离开冯玉祥,到徐州晋见蒋介石,陈述其“统一安定北方”大计,搏得蒋介石的好感。不久,即被蒋介石任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编遣委员会委员等职。1929年5月,冯玉祥、阎锡山联合反蒋。这时,马福祥已站到蒋介石一边,他暗中策动了冯玉祥部韩复榘、石友三、马鸿逵等倒冯投蒋。而马福祥自己,也在马鸿宾的巧妙安排下,脱离了冯玉祥的控制,由陕西到达南京。7月,马福祥即被蒋介石任命为青岛特别市市长,不久,又升任安徽省主席。

马福祥、马鸿逵父子倒冯投蒋,马鸿宾仍留在冯玉祥部。对马鸿宾,冯玉祥既使用又戒备。宁夏于1928年设省,冯部将领门致中、吉鸿昌先后任省主席。1930年5月,中原大战全面爆发,冯玉祥要调吉鸿昌部到河南前线,派马鸿宾继任宁夏省主席,但只准带五个营及手枪队等约两千人回宁夏。马鸿宾回到宁夏后,一面招兵买马,一面对众多的地方杂牌部队进行安抚和打击,暂时稳定住宁夏的局势。

1930年11月,中原大战结束,冯玉祥战败,当时,马福祥已升任民国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马鸿宾因马福祥的关系,不仅为蒋介石所谅解,而且立即被委任为暂编第七师师长兼甘凉肃边防司令,接着又命代理甘肃省主席。1931年1月15日,马鸿宾赶到兰州就职。

马鸿宾为了巩固宁夏的地盘,只带一个步兵团、一个骑兵营、一个手枪营赴兰州,中途又让步兵团驻扎靖远,只以约两营兵力进入兰州。驻守兰州的西北军暂编第二旅旅长雷中田,表面归附蒋介石,实际上还秘密受冯玉祥的指使,有电台与冯保持联系。马鸿宾到兰州以后,由于不善理财和处理各方关系,渐渐与甘肃的地方大绅以及省保安司令马麟等发生矛盾,以致政令不出省城,陷于孤立地位。冯玉祥密令雷中田,准备发动政变,在兰州夺权,一举而推翻马福祥在甘、宁两省的势力。8月初,马鸿宾正式被蒋介石任命为甘肃省主席。这时,由蒋介石派往甘肃视察国民党党务的视察员马文车,富有政治野心,和雷中田相勾结,企图取马鸿宾而代之。8月25日,雷中田、马文车发动政变,率部队封锁城门,扣押了马鸿宾,并组织了甘肃临时政府,马文车为主席,雷中田为保安司令。此事,史称“雷马事变”。

雷马事变发生后,马福祥即在南京积极活动解救马鸿宾。这时,蒋介石也电令雷中田、马文车释放马鸿宾。这时,马麟已回到青海省任主席,也出面调停。临时省政府成立后,雷中田实力有限,难以左右局势。正当他骑虎难下之时,原北洋直系军阀头子吴佩孚由四川突然到兰州活动,力劝雷中田释放马鸿宾,以捞取政治资本。雷中田、马文车见有台阶可下,同意放人,条件是马鸿宾率部回宁夏。11月9日,由吴佩孚出面宴请兰州各界要人,特邀马鸿宾参加,既宣布已获释,又表示饯行。蒋介石深恐吴佩孚利用甘肃政局东山再起,遂令军队进攻兰州,雷中田、马文车、吴佩孚仓惶出逃。1932年,蒋介石任邵力子当甘肃省主度,渐渐控制了甘肃。

马鸿宾获释回到宁夏后,集中精力整顿部队,扩充兵力,企图再主政宁夏,但蒋介石不允许。后来,蒋介石发表马鸿逵为宁夏省主席,而马鸿宾则前往河南任第三十五师师长,马鸿宾借故仍留在宁夏。1932年8月,马福祥在涿州琉璃河旅途中病逝。马福祥病逝后,马鸿宾、马鸿逵在国民党中央失去了靠山,而蒋介石也深恐“诸马”在西北坐大,想法让他们与地方军阀火并而相互消灭。1933年冬,蒋介石命令孙殿英为青海西区屯垦督办,率部前往柴达木屯垦。孙殿英数万之众西进,使西北诸马感到威胁。蒋介石派往西北的甘肃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也从自身利益着想,暗中指示三马合兵堵截,阻止孙部进入西北。1934年春,马鸿宾、马鸿逵与马步芳、马步青联合起来和孙殿英在宁夏打了一场大仗,史称“四马拒孙”战役,双方损失惨重。三个月之后,孙殿英退归太原,所部三万余人由胡宗南、阎锡山整编。

1935年和1936年,马鸿宾奉蒋介石的命令,率第三十五师移防陇东,参加堵截和追击北上陕西的红军。马鸿宾指挥部队先后与徐海东红二十五军团及红军西征军进行了多次交锋,但都损兵折将,屡次被红军打得大败。

1937年“七·七事变”后,马家军也参加了抗日战争。马鸿逵、马鸿宾两部合编为第十七集团军,马鸿逵为总司令,马鸿宾为副总司令兼第八十一军军长。第八十一军下辖马腾蛟第三十五师、马献文独立第三十五旅及马培清骑兵团。1938年5月,马鸿宾兼任绥西防守司令,率部在狼山、乌拉山一带与敌军激战。1939年至1941年,马鸿宾部驻防在伊克昭盟北部达拉特旗、黄河南岸滩地及沙窝地带、新民堡等地,与日寇进行大大小小无数战斗,给日寇及伪蒙军沉重的打击。1942年,蒋介石任命傅作义为绥西防守总司令,马鸿宾被任为副总司令,驻防在包头之南。1943年,马鸿宾率部撤回宁夏休整。

马鸿逵是马福祥之子,1912年马鸿逵二十岁时,已在其父部下任营长,继升宁夏新军都统。1914年至1917年,马福祥为了讨好袁世凯、黎元洪,将马鸿逵送到北京先后当袁、黎的侍从武官。由于有这一段经历,马鸿逵对统治阶级最高层官场的活动颇多了解,渐渐养成了奸谋善变的性格。1917年7月,马鸿逵跑到天津投靠段祺瑞,参加马厂誓师。段祺瑞重新上台后,使其回宁夏扩编宁夏新军。1919年,马鸿逵升任第五混成旅旅长。

马鸿逵虽然投靠皖系段祺瑞,获得了一定的权势,但是,1920年7月直皖战争爆发,马福祥、马鸿逵一直保持中立,直系获胜后即倒向直系,想攫取甘肃督军一职,但未成功。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双方都想拉拢马福祥父子,但马氏父子模棱两可,待直系取胜,即通电讨伐张作霖。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中,马鸿逵被曹锟、吴佩孚任为骑兵总指挥,率部开往热河。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马鸿逵权衡利害,也尾随冯玉祥撤退,把部队带到北京。1925年3月,冯玉祥就任西北边防督办,马福祥父子迫于冯军势力,对冯玉祥表示顺从。马福祥还将绥远都统一职交给冯玉祥手下大将李鸣钟,自己只担任没有实权的西北边防会办。冯玉祥为安慰马氏父子,委任马鸿逵为国民军新编第七师师长,驻防宁夏的金积、灵武。

1926年9月,冯玉祥从苏联回国,举行五原誓师,宣布响应南方北伐。马鸿逵部扩编为国民联军第四路军,马鸿逵任总司令,率部进军甘、陕,参加了西安解围战。1927年初,马鸿逵部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一方面军第四军,马鸿逵任军长。5月,冯军东出潼关参加北伐,马鸿逵部亦参加了战斗,他的骑兵由龙门以南登封通过京广线,迂回到开封以东,破坏陇海铁路,切断奉军后援,使冯玉祥部占领郑州、开封。此后,马鸿逵部又被调往山东一线作战。

1929年,冯玉祥与蒋介石的矛盾已经很深,国民党新军阀之间的战争开始酝酿。马福祥、马鸿逵父子开始既怕冒犯冯玉祥,又不敢贸然投靠蒋介石。但是,随着冯玉祥和蒋介石的关系日益恶化,马氏父子决定向有英、美作后盾的蒋介石输诚,表示“决不参加背叛中央之任何军事行动”。5月,冯玉祥决定反蒋,命所部由山东、河南向郑州、洛阳集中。马福祥策动马鸿逵,从山东回到开封后,即与韩复榘密议反冯投蒋之事。然后,两部兵马集中洛阳,联合石友三、庞炳勋等通电拥护“中央”,维持和平。韩、马、石、庞的倒戈,打乱了冯玉祥的作战计划。

马鸿逵公开投靠蒋以后,为摆脱冯玉祥的围追,率部东走郑州,沿途炸毁桥梁,使冯军无法追击。马鸿逵控制了郑州,获得了大批军火、粮草。冯玉祥见追击无效,则屡电马鸿逵,好言劝慰,望其回心转意。蒋介石闻讯,即派出钱大钧、贺耀祖、邵力子等前往郑州宣慰,给马鸿逵带去百万元重赏。其后,蒋介石又在南京召见马鸿逵,款待的宴会十分隆重,宋美龄及各院、部长均出席。之后,蒋介石又拨款几十万元补充马鸿逵的部队,至此,马鸿逵便铁了心投靠蒋介石。不久,马鸿逵部奉蒋介石之命调驻徐州。同年12月,唐生智联合韩复榘反蒋,韩复榘争取马鸿逵支持。马鸿逵表面应诺韩的要求,暗中立即向蒋介石报告一切。蒋介石一面设法分化唐、韩的联系,一面急调大军进攻唐生智并将其击败。1930年5月,中原大战爆发,冯玉祥、阎锡山联合反蒋。蒋介石担心冯玉祥旧部马鸿逵、韩复榘会被冯玉祥重新拉过去,所以尽力拢络马、韩。他将马鸿逵部正式扩编为讨逆军第十五路军,又发表韩复榘为山东省主席。最后,马鸿逵等协助蒋介石打败了冯、阎。蒋介石论功行赏,马鸿逵增加了两个旅的编制。1931年1月,马鸿逵部被调往河南许晶、漯河一带,参与参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进攻。马鸿逵为保存实力,行动迟缓,招致蒋介石的不满。后来,马鸿逵部又丢失了鸡公山,河南省绥靖公署主任刘峙大为震怒,派兵包围了马鸿逵设在信阳的总指挥部。后经马福祥出面斡旋,刘峙才撤兵罢休。

1932年8月,时任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的马福祥在涿州琉璃河旅途中病逝。马鸿逵失去了靠山,刘峙乘机压迫他,要将他逼离河南。于是,蒋介石任命马鸿逵为宁夏省主席,马鸿逵在河南的部队基本不动,由马鸿宾接带,马鸿宾在宁夏的部队则交马鸿逵,双方互换番号。马鸿逵借蒋介石允许他可带直属部队返宁夏为理由,连夜选拔精壮,密藏优良武器,乘寒冷冬日,将部队运往包头,再由包头步行,星夜兼程进程宁夏。留在河南的士兵,仅剩一些老弱病残而已。马鸿宾知道这个情况,也托词不去河南而留在宁夏。二马的关系原来就不好,马鸿逵一向不满父亲悉习栽培堂兄马鸿宾而忽视自己。马福祥在世时,还可以调和兄弟俩的关系,但马福祥去世后,尤其是二马同处宁夏,彼此之间为地盘和军饷产生了越来越多的矛盾。最后,马鸿宾部仅驻在甘肃固海一带。

1933年初,马鸿逵正式就任宁夏省主席。宁夏可以说是马福祥家庭的“领地”,民国成立后,马福祥就出任宁夏镇守使,马鸿宾继任宁夏镇守使和宁夏省主席,现在,又由马鸿逵主政宁夏。马鸿逵上任之后,摆出一副励精图治的姿态,提出了“实行三民主义”、“消灭烟毒土匪”两大施政目标,而实际上,马鸿逵的一切活动,无非是“扩军”、“抓权”、“刮钱”。马鸿逵上任时,手下兵员有一万二千,他不断地抓壮丁当兵,的部壮大至数万之众。为了独自控制地方政权,马鸿逵处处安插亲信,他以军管政,以政管党,俨然成为“宁夏王”。马鸿逵嗜财如命,想尽各种办法抓钱,如横征暴敛,走私烟土, 尅扣薪饷,强占房地等,宁夏人民怨声载道。

1934年初,孙殿英在蒋介石诱使下,移兵西来,声言借宁夏前往就任其青海柴达木屯垦督办之职。马鸿逵深恐孙殿英到来夺取了自己的地盘,于是联合马鸿宾及青海马步青、马步芳兄弟,全力阻止孙殿英西进,爆发了四马拒孙之战。四马一方面说动甘肃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请求蒋介石收回成命,另一方面调集大军,严阵以待。蒋介石并没有马上收回成命,拒孙之战全面展开。马鸿逵以重金收买了几个孙军将领,孙殿英部队全线动摇,孙殿英不得不于3月19日下令总退却。这时,阎锡山出兵截击孙军后路,何应钦指挥五省兵力进剿。孙殿英只得宣布离开部队,余部三万余人被阎锡山、胡宗南收编。马鸿逵借拒孙之战,增编了三个团级警备大队,以及收编了孙殿英之杨干卿旅,实力大增。

1935年底,中央红军到达陕北,马鸿逵极力防备和阻遏红军在陕甘宁边区的发展,多次向蒋介石呈进意见书,使蒋介石很满意,决定亲自飞往宁夏,布置防务。马鸿逵即赶在蒋介石到来之前,在省城中山公园内专修“怀远楼”,以宣扬蒋介石“关怀”边陲省份。蒋介石到宁夏后,马鸿逵亲自担任守卫,竭尽忠诚。蒋介石走后,马鸿逵立即划分全省为三个警备区,不断骚扰陕甘宁边区,一度攻占三边(安边、定边、靖边),但很快被红军逐出。

抗日战争爆发后,马鸿逵、马鸿宾两部合编为第十七集团军,马鸿逵出任第八战副司令长官兼第十七集团军总司令。然而,整个八年抗战期间,马鸿逵直接掌握的部队并未进入对日寇作战的战场,他除了巩固宁夏地盘,就是对付陕甘宁边区的共产党、八路军。马鸿逵将宁夏省政府和第十七集团军总司令合在一起办公,其属下每天早上依次向他问安、汇报请示,马鸿逵则高坐在太师椅上,他的办公桌旁不另设椅凳,召入者只能站着说话。马鸿逵因事外出,军政事务则由其次子马敦静代行。抗战八年,国民党将领或多或少都参与了战斗,但马鸿逵却挂着个战区副司令长官兼集团军总司令的空名,过了八年土皇帝的生活。

如果说宁夏是马福祥父子的“领地”,那么,青海就是马麒父子的“独立王国”。马鸿逵被称为“宁夏王”,马步芳也被称为“青海王”。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光绪离京西遁,马海晏、马麒父子参与护驾。途中,马海晏病逝,马麒接任父亲的旗官职务。由于护驾有功,马麒、马麟兄弟受到清廷的赏识,率部回甘肃驻扎。民国成立后,马麒、马麟兄弟投靠北洋军阀,马麒攫取了西宁镇总兵一职,1915年,又改任甘边宁海镇守使,建立了一支号称“宁海军”的家庭武装。

马麒之子马步青,1898年生,自幼随父入军旅,马麒建立宁海军后,十七、八岁的马步青出任马队管带。马麒另一儿子马步芳,1903年生,自幼在家中成长,九岁时被送到西宁东关清真寺当“满拉”(学习经文的小学生)。年纪稍大些,马步芳看到兄长马步青挎枪佩剑,前呼后拥,何等威风,与自己在清真寺的孤单生活形成强烈对照,他当然不安心于在寺院学经,一再请求父亲安排军职。终于,1917年,马麒让十四岁的马步芳给马步青当了帮带,不久,升任步兵第十五营管带。1920年,17岁的马步芳转任骑兵营长。

马步芳进入军中以后,很快便表露出他的军事才能以及政治手腕,虽然年纪轻轻,但已深得马麒的信任。马麒为了巩固势力,把老巢河州与西宁联成一气,令马步芳驻兵河州与西宁之间的重镇化隆。马步芳到化隆后,招兵买马,仿照新式方法训练部队,练成了一支自己的“孩儿军”。他利用民族、宗教关系,使用“以教治回”、“以回制汉”、“以藏制藏”等统治手段,建立了自己的绝对权威。渐渐,马步芳在他的兄弟之中已取得领导地位,连马步青也要让他三分,别的兄弟只有受他的指使。例外的是他有个堂弟叫马步英(1909年生),也是个年少有为的军官,后因与马步芳闹矛盾,一怒之下离队出走,另立门户,甚至把名字也改为马仲英。

1925年3月,冯玉祥就任西北边防督办,马麒父子也不得不依附冯玉祥,以保住西宁镇守使的职位。1925年9月,冯玉祥派部队刘郁芬代理其甘肃军务督办职务。1926年初,陇东镇守使张兆钾联合陇南镇守使孔繁锦,乘直、奉军阀攻打国民军之际,起兵攻打刘郁芬,马麒父子没有参与起事。1927年6月,年仅十八岁的马仲英成立黑虎吸冯军,自任军长兼第一师师长。同年冬,刘郁芬以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七方面军总指挥兼甘肃省政府主席的身份,再次入甘。1928年5月,马仲英在凉州马廷勷 、甘州马璘 等地方军阀的支持下,发动了河州事变,率军围攻河州,与刘郁芬展开大战。这时,马麒已被冯玉祥任为国民军暂编第二十六师师长,仍驻防西宁,对马仲英发动河州事变,马麒父子也没有支持。刘郁芬从陕西调来孙连仲部参战,将马仲英击败。11月,马仲英率部退出甘肃,转入青海。河州事变后告一阶落。河州事变后,甘肃自民国初年来八镇割据的局面结束了。

马麒父子虽然没有参与河州事变,然而,冯玉祥却以追击马仲英为由,命令孙连仲部挺进西宁,马麒父子极不情愿,但亦无可奈何。孙连仲到达西宁后,马麒迫于形势,交出大权,西宁政局遂由国民军控制。同年12月,国民政府决定宁夏、青海分别建省,孙连仲任青海省主席,马麒只能省个省府委员兼建设厅长。对此,马麒父子采取忍耐的态度,马步芳极力拉拢孙连仲部将高树勋,很快得以从团长升任旅长,并允许扩编宁海军。1929年,马步芳在化隆、循化大肆招兵,组编了三个团,两个独立营,实力大增。

1929年10月,冯玉祥调孙连仲部东移,准备参加中原大战。孙连仲、高树勋离开青海前,将马步芳调入西宁,并让马麒代理青海省主席一职。1930年1月,马麒被正式任命为青海省主席,实现了马麟父子要控制青海全省的愿望。马麒出任省主席后,马麟则任甘肃省保安总司令,马步青任旅长,而马步芳则出任青海暂编第一师师长。

中原大战中,马麒虽派出马步青一旅随冯玉祥部参战,然而,他也在暗中与蒋介石联系,为自己铺设后路。1930年9月,中原大战结束,冯玉祥反蒋失败,马麒父子立即通电拥蒋,又请时任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的马福祥在蒋介石面前说好话,蒋介石终因青海鞭长莫及,也很快承认了马麒父子在青海的统治地位。

马麒父子投靠蒋介石后,积极为蒋介石效劳,马步芳以他在西宁所组编的青海暂编第一师,向国民军的余部进攻。1931年4月,马步芳又率部众,追剿马仲英部。马仲英节节溃败,最后走避新疆。

1931年8月5日,马麒在西安病逝。青海省地方官员黎丹等人推举马麟继任省主席,但马步芳虽只有二十八岁,也谋图其父的地位。不料,南京方面传来消息,蒋介石打算接受于右任建议,准备让青海民政厅长王玉堂暂代省主席。在此时刻,马步芳权衡利害,不想先辈创立的基业拱手让人,于是与青海官员以联名推荐形式,举马麟继任。终于,蒋介石任命马麟继任青海省主席,马步芳任新编第九师师长。

马麟虽然当上了省主席,但青海的军政大权实际掌握在马步芳、马步青之手。马步芳一边扩充军力,一边与叔父争权。马麟深知其侄儿心狠手辣,难以与之争锋,只有处处回避。1932年初,胡宗南的中央军第一师进驻天水。胡宗南深感马步芳势力日增,决心剪除。马步芳为了阻止蒋介石、胡宗南进占青海,利用玉树藏僧和青海商人因货物价格问题发生纠纷之机,故意扩大事态,迫使藏僧转请昌都藏军于6月进入玉树地区,爆发了青藏战争。由于马步芳大造舆论,故意造成紧张局势,蒋介石只得命令马步芳出兵反击藏军。双方经过几个月的战斗,至10月初,藏军全线溃败,马军逼进昌都,并与四川刘文辉部联合出击,进军昌都,藏方被迫要求停战。1933年4月10日,藏方与南京政府签订了《青藏和约》。青藏战争不仅使马步芳渡过难关,而且还巩固了他在青海的统治地位。

青藏战争刚结束,马步芳又遇到孙殿英率部前来“开发”青海柴达木的威胁。青海是马步芳兄弟的一统天下,当然容不得孙殿英来占去一部分地盘。宁夏的马鸿逵、马鸿宾以及甘肃省主席兼甘肃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都担心孙殿英到来会惹起事端。于是,四马联合朱绍良发起拒孙之战,于1934年3月将孙殿英打败。拒孙之战后,马步芳又派人到何应钦、朱绍良等处活动,使其新编第九师扩编为新编第二军,下辖一师两骑兵旅,兵力增至二万五千余人。

1935年下半年,红军长征到达川、康时,蒋介石急令马步芳在青海、甘肃南部阻击红军,马步芳为了保存实力,守住青海,采取了消极敷衍的态度。但是,到了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组成西路军,在甘肃靖远西渡黄河,进军河西走廊时,马步芳唯恐青海有失,倾其所部对西路军围追堵截。在这场河西战役中,西路军与马步芳部进行了连场血战,伤亡惨重。1937年4月,二万一千八百人的西路军只剩下七百多人,从安西星星峡进入新疆。马步芳杀害了数不清的西路军战士,仅在张掖,就杀害了西路军俘虏三千二百多人,有活埋、枪杀、火烧、扒心、取胆、割舌等多种残忍手段,对被俘女红军战士,还进行强奸,然后分给部下做妻妾丫环,甚至转卖多处。

河西战役期间,马步芳趁机扩充实力。蒋介石为了进一步利用马步芳,1937年夏将其部扩编为第八十二军,下辖一00师和三个骑兵旅。同时,也将马步青的骑兵第五师,扩编为骑兵第五军。我们在前面已经提过,马步芳、马步青的叔父马麟虽然担任省主席,但却是有名无实。1936年,马麟干脆跑到上海、南京访问,并远赴阿拉伯之麦加朝圣,其省主席一职由马步芳代理,到1937年才归国。终于,1938年3月,南京政府正式任命马步芳为青海省主席,马麟只挂了个国民政府委员的空衔。1941年后,马麟干脆卸职作了寓公,1945年1月26日病逝。

抗日战争期间,马步芳对抗日采取消极、观望的态度,却集中精力巩固和发展自己在青海的统治力量。抗战初期,蒋介石令马步芳派出一个骑兵师上前线,马步芳不动用自己的队伍,却从马步青骑五军中要一旅又一团人马,再补充一些民团,组成一个八千人的骑兵师派往前线应付。1943年7月,第八十二军与骑五军合编为第四十集团军,马步芳、马步青分任正副总司令。1944年春,马步芳把八十二军军长一职交给儿子马继援接任,乘机劝说马步青把骑五军军长一职交给处甥马呈祥。马步青不知是计,表示同意。但马步青交权后,逐渐受到马步芳的冷落,成了个光杆副司令。最后,马步青只好以养军鸽为消遣,不久,带了一营老弱残兵去察汉乌苏开垦,转而到重庆向蒋介石投状“控诉”马步芳,但已无被于事,只挂了个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的空衔。这样,马步芳实际吞并了马步青的骑五军。1945年,马步芳派马呈祥率骑五军进入新疆,向新疆发展。

在二、三、四这几小节中,我们分别介绍了马鸿宾、马鸿逵、马步芳这三支马家军阀武装的形成、发展过程。从前四小节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西北诸马的先人都是借镇压“回乱”而发家的,他们先后依附和效忠清政府、北洋军阀和蒋介石等历代统治者。他们以“甘、河、回、马”(即甘肃人、河州人、回族、马姓)这四条为用人标准,核心权力采取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封建继承方式,经数十年的发展,逐渐成为左右西北局势的军阀武装。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准备发动全面内战,他极力拉拢西北三马为打内战而效命,先后任命马鸿逵、马鸿宾为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长官为张治中),对马步芳,他拨给了一个整师的美式装备。1947年3月,蒋介石集中三十四个旅对陕甘宁边区实行重点进攻,三马亦奉命派兵参与行动,其中马鸿宾部一个团在环东县的将台被西北野战军围俘;马鸿逵部占领了三边地区,马步芳部攻下了合水等地。同年7、8月,蒋介石计划成立陕甘宁边区剿总司令部,以马鸿宾为总司令,马鸿逵、马步芳为副总司令,希望促成三马合作进攻陕北的局面,但是,三马矛盾重重,互不相服,这事终无结果。

随着国民党在各个战场军事上的失败,西北的局势亦岌岌可危,此时,三马亦开始了分化。马鸿宾于1948年7月出任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后,第八十一军军长职务由其子马惇靖接任。1949年初,蒋介石想以第八十一军和甘肃白海风的骑兵师合编为固海兵团,以马惇 靖为司令,希望马鸿宾部配合马鸿逵、马步芳部抵抗人民解放军解放大西北。对蒋介石的命令,马鸿宾不能不执行,但是,此时,马鸿宾已愈来愈感到前途无望,他约束部队,静观局势发展再作出抉择。

1949年4月,张治中作为国民党方面和谈首席代表到北平与中共谈判,遗下西北军政长官一职,成了马鸿逵与马步芳争夺的目标。西北军政长官一职,在二马的眼中,就如同“西北王”,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宝座,虽然在蒋家王朝分崩离析之际,二马仍不放过这一机会。当时,甘肃省主席郭寄峤以副长官名义暂时兼代理军政长官职务。马鸿逵认为,要想获得西北军政长官之职,必须要到兰州活动,同时,要想办法挤走郭寄峤。于是,4月下旬,马鸿逵以养病为名住到兰州,每日宴请各方大员,请他们为自己制造舆论。他还邀请马步芳、马鸿宾来兰州,共商西北大局,俨然以“西北王”自居,但马步芳、马鸿宾并不买他的账,来电拒绝。与此同时,马鸿逵抓住郭寄峤准备发行三百万元公债一事,大肆揭露和指责,弄得郭寄峤狼狈不堪。就在马鸿逵得意洋洋,以为大功告成之际,忽然从广州方面得到消息:代总理李宗仁和行政院长阎锡山打算委任马步芳为西北军政长官。

原来,就在马鸿逵在兰州大肆活动的时候,马步芳却悄悄地走上层路线,施展“黄金外交”。青海生产黄金,马步芳依靠手中掌握的黄金,很轻易打通了李宗仁、阎锡山等的门路,李、阎等认为:马步芳是匹野马,马鸿逵是匹滑马,在此“戡乱”的紧要关头,只能用野马。当然,黄金有很大的效用,而马步芳的实力胜于马鸿逵,这也是李、阎任用马步芳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马鸿逵比马步芳长十一岁,是马步芳的长辈,1936年9月加授陆军上将衔,1945年12月即任西北军政副长官,军衔、职位都比马步芳高,败在马步芳手下,令他十分恼怒。然而,自己的实力终逊一筹,只得让步,另做打算。5月上旬,马鸿逵约马步芳到西宁与兰州之间的享堂会面,经过讨价还价,双方达成“君子协定”:马鸿逵保举马步芳为西北军政长官,马步芳保举马鸿逵当甘肃省政府主席,并且将宁夏兵团开赴陇东,与马步芳之子马继援率领的青海兵联合作战,阻止人民解放军西进,以保住甘宁青。于是双方各怀鬼胎分了手,马鸿逵回到兰州后,一面致电国民党中央保举了马步芳担任西北军政长,一面电令宁夏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出兵陇东,与青海兵团组成宁夏联合兵团合力进攻陕西。

5月18日,国民党行政院明令发表马步芳代理西北军政长官(不久又实任)。马步芳率领自己的一套班底从西宁赶到兰州上任,原长官公署的要员几乎全部撤换,只留下属桂系的副长官兼参谋长刘任等人。另外,马步芳故意留下甘肃省政府主席郭寄峤,以抵制马鸿逵,等时机成熟再逼他让位。与此同时,马步芳还发动各地大肆献马献旗,派代表来兰州祝贺,为自己大造声势,完全把马鸿逵撂到一边。

马鸿逵在兰州左等右盼,也不见马步芳保举自己当甘肃省主席,一怒之下电令宁夏兵团往后撤。此时,宁夏兵团近十万人由马继援指挥,正在进攻陕西,但由于二马交恶不和,彼此无法协同行动。马继援在进军时,故意把宁夏兵团摆到正面第一线,而宁夏兵团则只听命于马鸿逵,对马步芳父子的命令根本不理。这样,宁夏兵团进攻陕西很快遭到失败,两部争相往后撤退。青海兵团撤退在先,想截住宁夏兵团退路。宁夏兵团一夜猛冲,冲过了马继援的警戒线。

马鸿逵当不成甘肃省主席,心里感到很气愤,又无从发泄,还是最得专宠的四姨太刘慕侠给他出了主意,趁马步芳暂回西宁之机,到广州见李代总统。马鸿逵到了广州,见到李宗仁,但李宗仁并不支持他,想飞往台湾见蒋介石,但李宗仁又不予批准。马鸿逵唯有再电令宁夏兵团继续后撤,结果,很快丢失了长武、泾川、平凉等重镇。

面对这种局势,李宗仁、阎锡山经商议认为,西北只有二马还有点力量,不笼络住马鸿逵,马步芳的势力更孤立,于是决定让马鸿逵当甘肃省政府主席。马鸿逵得知这消息十分高兴,即去电次子、宁夏兵团司令长官马敦静,第八十一军军长马惇靖(马鸿宾之子)以及一二八军军长、宁青兵团副指挥官卢忠良,要他们死守住宁夏的门户固原和瓦亭,为自己争回面子。然而,就在8月1日马鸿逵正式被任命为甘肃省主席的当天,宁夏兵团及各部阵地相继被解放军摧毁,卢忠良下令全军后撤,向宁夏溃逃。解放军乘势向西挺进,直压兰州地区。

李宗仁、阎锡山为消除二马之间的对立情绪,挽救西北危局,电召马步芳到广州,在爱群酒店安排与马鸿逵见面,又请出马全钦(马占鳌孙、马安良之子)从中说合调解,二马因解放军大兵压境,处境相同,因而表面上又言归于好,甚至还抱上古兰经发誓,要同生死,共患难,并商定次日一起乘飞机回兰州。然而,到晚上,马鸿逵即后悔,担心跟马步芳去了兰州,会被当作人质扣起,所以第二天,他不顾马全钦的劝阻,坐飞机直飞回宁夏。随后,马步芳亦飞回兰州。

马步芳回到兰州后,积极部署兵力,将全部精锐部队四、五万人马,凭借兰州南北二山上的国防工事固守。8月20日,解放军在兰州城外会合成东、西、南三面包围之势,发动了兰州战役。马步芳请求胡宗南部从汉中来援,尤其派出亲信马骥专程飞到银川向马鸿逵求救后。这时,马鸿逵故意刁难,讨价还价,马骥知事不谐,迳自飞往重庆逃命。不过,马鸿逵还是命令马全良率领一支刚刚拼凑起来的贺兰军,进驻宁甘边境,坐山观虎斗。

马步芳知道援军不会来,兰州亦不保,便于8月24日只身飞往西宁,再携眷逃往重庆,所部交由儿子马继援(升任西北军政副长官)指挥。25日,解放军发起总攻,26日,兰州即告解放,马步芳四、五万人马被歼灭,马继援率少数亲信逃往西宁。9月5日,西宁亦解放,马步青、马继援亦逃往重庆。马步芳进入新疆的骑五军,也在9月下旬参与了陶峙岳、包尔汉的起义,军长马呈祥不愿参加起义,被“礼送”出境。至此,马步芳家族拥有的武装力量全部瓦解。

兰州解放后,马鸿逵决意死守宁夏。然而,9月1日,蒋介石电召马鸿逵到重庆。马鸿逵将宁夏军政大权交给次子马敦静,匆忙飞到重庆。原来,蒋介石打算把宁夏部队调往四川,马鸿逵当然不愿意。但不几天,马鸿逵长子、骑兵第十师师长马敦厚携眷从宁夏飞到重庆,告之宁夏败局已定。9月19日,马敦静也逃到重庆。就在这一天,宁夏的马鸿逵部队在马全良、卢忠良率领下宣布起义。同一天,马鸿宾及其子马惇靖、马惇信率第八十一军与解放军在中宁县城签订了和平解放的协定,改编为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独立第二军,马惇靖、马惇信分任正副军长。至此,西北马家军阀的历史宣告结束。

还须交待西北三马的最后踪迹。新中国成立后,马鸿宾历任宁夏省副主席、甘肃省副省长、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等。为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和统一大业作出了有益的贡献。1960年10月20日,马鸿宾在兰州病逝。

1949年9月底,马鸿逵及其妻妾儿子飞到了台湾,马鸿逵即受到台湾“国防部”次长郭寄峤及马步芳父子的指控,要他对西北败局负责。不久,台湾当局发表给予他“撤职查办”的处分。马鸿逵心灰意冷,决定出走。他先把四姨太刘慕侠送到香港“治病”,不久报称病危,马鸿逵以此请假离台赴港,接着“赴美就医”,以后长期居留美国洛杉矶。1970年1月14日,马鸿逵在洛杉矶病逝。

1949年9月下旬,马步芳及马步青、马继援等飞到了台湾(后马呈祥也到了台湾)。到台之前,马步芳已因“擅离职守”受到“撤职议处”的处分。到台后他预料会有不利,于是以三千两黄金贿赂蒋介石的几位亲信,取得了出国护照,飞到埃及开罗做寓公。后来,又移居沙特阿拉伯。1957年,台湾当局任命他为“驻沙特阿拉伯大使”,1960年辞职。1975年7月31日,马步芳在沙特阿拉伯病逝。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民国军阀派系谈 作者:陈贤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