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代十国》第 九十 回:刘继兴失道宠媚猪 林仁肇蒙冤饮鸩毒


花蕊夫人虽然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才华出众却脾性刚烈。赵匡胤这晚敢来调戏花蕊夫人,提前就壮好十分的胆量,欲备让花蕊大闹。没想到一见面,花蕊夫人分外热情。

宋太祖赵匡胤毕竟不是蜀主孟昶,对花蕊夫人这异常之举有些提防。花蕊夫人铁剪刺来,赵匡胤曾是练武之人,虽然在宫里养的有些肥胖,但依旧矫健,这一剪子只划破了皇袍。

赵匡胤躲过铁剪,一把摁住花蕊手腕,怒瞪圆目问道:“贱人!你好生恨毒啊!”

花蕊揆着手腕子,脸上无忧丝毫畏惧,柳眉倒立,怒气问道:“我上雪国家之恨,下报家夫之仇,岂能失节于汝?”

赵匡胤手心一发力,花蕊夫人的铁剪就只得丢在地上。赵匡胤一把将花蕊推到一边,问道:“孟昶乃无道昏君,亡国为奴也是应当。”

花蕊夫人揉了揉手腕,答:“孟昶不贤,难道陛下害人家夫,夺人妻女就是有道明君么?好马不配双鞍鞯,烈女不嫁二夫男。花蕊宁可守节而死!”

花蕊夫人顺手拿起一支乘蜡烛铜盏,铜盏另一头有尖,花蕊持盏倒刺咽喉。“噗!”一道血柱喷涌而出。

“唉呀!美人你这是何苦?”等赵匡胤上前抱住花蕊夫人,已是血溅凤袍,一命呜呼。

花蕊夫人面斥匡胤,美事不成又溅了一身血,气的赵匡胤半个月无心找女人。赵匡胤好色归好色,朝政是朝政。前文曾表赵匡胤遣派画师魏丕刺探南唐大将林仁肇,正巧出使南唐吊唁皇后周娥皇的画师魏丕返回朝中。魏丕吊唁之时也见了大将林仁肇,并将林仁肇的画像呈上。魏丕还告知一件大事,南唐后主李煜册封了小姨子周女英为皇后。

赵匡胤看了看林仁肇画像,召来晋王赵匡义问道:“王弟曾言得了林仁肇画像,便可定计除将,如今画像已有,如何定计?”

匡义道:“南唐已向大宋称臣,既然李煜册封小姨子为皇后,陛下就应当赏赐个宝册,以表承认周女英为皇后。”

太祖问道:“朕赏赐宝册与计杀林仁肇有何关系?”

匡义道:“只要李煜派使者来京城取宝册,就让他看林仁肇画像,用反间计杀死林仁肇。”

赵匡胤闻听大喜,便依照此计,传旨南唐派使者到开封来取赏赐的宝册。

荆湖收复,西蜀平定,南唐大将林仁肇死期临近。赵匡胤传旨镇守荆州的大将潘美,加封其为兵马都部署,于开宝三年九月初一,统率十道兵马讨伐盘踞在广东、广西的南汉王国。

南汉皇帝名叫刘继兴,从小就和太监玩乐,长大后让这群太监教出一身恶习。刘继兴有三大古怪的嗜好,迷信巫术,好养猛兽,喜欢肥胖女子。尤其是喜好肥胖女子,刘继兴宫里有一个从西域贩卖来的波斯女子,不仅身材肥胖,而且长了一双大眼睛,熟铜色的皮肤,身材丰硕有形,竟使刘继兴迷的神魂颠倒。

这个波斯女子自幼长在西域,从没见过大海。南汉的地处两广,海水是想怎么看就怎看。后来得知海水中能产珍珠,这个波斯女子是不爱金银爱珍珠,刘继兴便令渔民潜下七百尺的海水中捞珍珠,捞出珍珠重重有赏,捞不出珍珠就别想活着上岸。也不知淹死了多少无辜的打渔百姓,为这个波斯女子献上了数千颗珍珠。

刘继兴这个昏君为这个波斯女子作了珍珠裙、珍珠衫、珍珠冠、珍珠肚兜儿,并为这个波斯女子起了名字叫“媚珠”。这些事惹得民愤迭起,老百姓就把“媚珠”改叫“媚猪”。

书归正传,北宋大将潘美率兵讨伐昭、桂、连、贺四个州,这四个州隶属荆州,潘美便以收复荆州为名,大举进兵。

四州守将急报广州求救兵,兵部尚书李承渥得了军报,赶忙入宫求见刘继兴。来到宫中,正见刘继兴和媚珠在一个大笼子旁喂老虎。李承渥跪倒双膝,奏道:“臣启陛下,北宋大将潘美以收复荆州为名,大举进犯湖南四州。”

刘继兴把一块肉投到老虎嘴里,喜道:“昭、桂、连、贺四州,本属湖南,今北宋取之,定是心满意足,必然不会再向南也。”

李承渥闻听血灌瞳仁,气撞顶梁,暗想从没见过如此愚蠢之人。但又碍于君臣尊卑有别,李承渥心中压了压怒火,又奏道:“常言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北宋兵马得了只恐一发不收,还望陛下明鉴。”

刘继兴顿时脸色一变,怒道:“爱卿知道我为什么养猛虎么?”

“臣愚昧,请陛下明示。”李承渥道。

刘继兴道:“这只畜牲听朕的话,朕就赐它最好吃的肉。不信,爱卿闻闻这肉。”顺手将一块肉扔到李承渥面前。

皇上让闻那不敢不闻,李承渥跪在地上趴下就闻。这块肉不闻便罢,一闻差点吐出来,从来没闻过这么难闻的肉。李承渥手捂鼻子言道:“此肉腥臭难闻,臣实在问不得。”

“哈哈哈哈!”刘继兴大笑道:“这是人肉!敢跟朕顶嘴,朕就拿人肉喂老虎!”李承渥知道自己的主子性格古怪,脾气刁钻,万般无奈只得告退出宫。

过了半个月,北宋大将潘美收复整个荆南,举兵进犯两广。兵部尚书李承渥赶忙又如宫中,再奏军情,刘继兴一听差点让老虎咬了手指头。刘继兴问道:“爱卿有何补救之策?”

李承渥道:“陛下可派人到南唐,向唐主李煜朝中搬救兵。”

刘继兴道:“准奏,准奏。”兵部尚书李承渥一面亲率兵马驻守莲花峰,一面遣人到南唐搬救兵。

树分两叉,各表一枝。南汉的使者将求助援兵之事,秉呈南唐都督府。大都督正是林仁肇,林仁肇知道此事紧急,便往宫中禀告。

林仁肇来至宫门,里面传出阵阵鼓舞笙乐。林仁肇便问守门的太监:“劳烦公公通禀一声,林仁肇有十万火急的军情。”

小公公道:“皇上在里面观赏歌舞,林将军要是进去,要等皇上看罢歌舞再报军情,以免惊动了万岁的兴。”

“好吧,多谢小公公。”林仁肇道。

小太监把林仁肇引到殿内,这个殿中新筑了一个高有六尺镶金莲花台,莲花台上有个宫娥用布帛纏足,双脚如同弯月,正在翩翩起舞,一派歌舞升平。后主李煜和小周后正在龙凤宝座上观看歌舞。这个小周后便是周女英,史上把已故去的姐姐周娥皇称为大周后,把妹妹周女英成为小周后。

有太监给林仁肇搬了个椅子,林仁肇就坐在一侧也看歌舞。等歌舞过后,林仁肇起身要奏报军情,忽听大太监喊道:“皇上有旨,传舞女窅(yao)娘上面君。”

这个名叫窅娘的女子便是适才缠足跳舞的舞女,李煜传旨把窅娘叫到近前,命太监赐坐。只见李煜用双手捧起窅娘的双脚,抱着舞女的双脚是摸了又摸,揉了又揉,才冒出一句话:“爱姬缠足为朕起舞,双足受苦了。”

这么会疼人的皇帝让哪个宫娥看了都是羡慕的不得了,但一同观舞的文武大臣看了,心里是想笑,又谁都不敢笑,没见过这样的天子。林仁肇无有插话的时间。眼看天色将晚,只得等到次日再奏报。

到了次日早朝,文武百官上了金銮殿议事,等了一个时辰也不见南唐李煜上朝。众人不知是何缘故,便请宰相冯延鲁去问问究竟。

少顷,冯延鲁回至殿前,大将军林仁肇第一个问道:“相国大人,国主几时可以早朝?”

冯延鲁道:“诸位公卿有所不知,昨日国主看窅娘金莲缠足,龙心大悦。今早降旨后宫上至皇后,下至宫女全部缠足,所有妃嫔由陛下亲自缠足,故而不能早朝。”

林仁肇听罢此言,憋不住心中怒火,问道:“现有军机大事,应朝政为先,缠足为后。”

冯延鲁做事一贯顺着皇帝的心意,劝道:“林将军差矣,女子缠足也是教化民风,推崇礼数。”

林仁肇闻听此言,怒从心头起,指着冯延鲁骂道:“你放屁!天子不上朝,给女人捧臭脚,算你娘什么教化民风?”

林仁肇武将出身难免粗口,冯延鲁文人出身,哪里听过这般难听的字眼。对林仁肇一抱拳,言道:“将军有胆量,但是天子不见,老夫也奈何不得。”

林仁肇道:“林某为国家大计,愿以死相谏。”满朝文武见林仁肇血贯瞳仁,气撞顶梁,闯宫死谏,谁也不敢阻拦。

后主李煜正在后宫给一群妃嫔缠足,一个小太监急忙来报:“林仁肇闯宫死谏!”

李煜闻听此言,不得已才准召见林仁肇。林仁肇奏道:“北宋又连年出兵,今又讨伐南汉,使得淮南戍守薄弱。宋军往返数千里,师旅疲弊,此时正是可乘之势。若率兵数万出寿春,渡淮河,能收复淮南,形势比对我南唐有利。”

李煜二眉紧锁,踌躇不决,林仁肇进而劝道:“水不止可滔天,火不灭则燎原。出兵救南汉迫在燃眉,臣愿以九族担保。”

李煜狠了狠心,答道:“爱卿用心良苦,朕已有出兵主张。”

林仁肇说动后主动兵,欣喜万分,正欲大谈出兵之事,有太监来报,出使北宋的大臣张洎(ji)还朝。李煜遂令张洎来见。

前文曾表张洎擅长诗词,是后主李煜的宠臣之一,李煜一见张洎便问出使之事。

张洎答道:“宋天子不仅颁诏了皇后的封号宝册,还赠黄金一千两,白银五万两,绫绡绸缎五十车尾贺礼。”

张洎说到此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林仁肇,对李煜言道:“另有一事,臣不便说,只恐人多耳杂。”

李煜便令林仁肇先回府第,又退下左右的宫女、太监。张洎见四处无人,言道:“臣道开封之时,城中多有人传言大将军林仁肇勾结北宋。待臣朝见赵匡胤时,大宋宫室之中,竟悬挂林仁肇画像。”

“啊!”李煜急问:“爱卿果真看清?真是林仁肇画像。”

张洎道:“臣对天发誓,所见确是林仁肇画像。”

李煜对张洎是百般信任,再回想林仁肇闯宫死谏,自语道:“难道林仁肇讨要兵权,真是要勾结反叛?”

张洎道:“人心隔肚皮,忠奸两不知。林仁肇一旦造反,后患无穷,孰重孰轻,望国主三思。”

李煜长叹一声,降下旨意,命张洎携天子诏书,赐林仁肇鸠毒自尽。

张洎奉后主李煜诏书,在林仁肇府上赐鸠毒。张洎读诏曰:

“南都留守、兵马督招讨、水军都督林仁肇,图谋不轨,卖主求荣,勾结赵宋,意欲谋反。当初背闽归唐,如今又欲卖唐降宋。念昔日军功,罢免官职,赐御酒自裁。钦此!”

林仁肇得听的圣旨如五雷轰顶,跪地高呼:“仁肇何罪?天眼何在!”

张洎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林将军饮罢上路酒,在下为你送行。”

林仁肇接过毒酒,失声哭道:“水不止可滔天,火不熄则燎原。祈望国主早日出兵!仁肇只恨不能亲临大战之日。”言罢,林仁肇将毒酒一饮而尽。

张洎见林仁肇已将毒酒饮下,拂袖而走。林仁肇顿时药力发作,手扣哽嗓,声声叫苦。一个家丁闻声赶忙入室,惊问:“老爷为何这般痛苦?”

林仁肇道:“我命将终,速告知潘佑先生。”言罢即亡。这真是:

后主词赋非平常,从政懦弱误忠良。
英雄泪下寻功业,美人脚上待灭亡。

林仁肇死前疾呼潘佑大名,不知潘佑何许人也?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